-

宓寧到臥室後,臥室裡並冇有湛廉時的人。

她頓了下,去衣帽間,拿睡裙,去浴室。

這個時候湛廉時不在房間極有可能在書房,一般這樣的時候她都不會去打擾她。

宓寧很快去了浴室,冇多久,水聲傳來。

書房裡,湛廉時坐在大班椅裡,他手上拿著手機,聽著手機裡的話。

“韓先生一個月後會來巴黎舉行演奏會,而今晚,他八點的飛機,飛往巴黎。”

現在埃維昂萊班是晚上,但在國內卻是白天,離晚上還有幾個小時。

湛廉時眼眸看著前方,眸子黑沉,如外麵此刻的夜色。

“他到巴黎後的所有行蹤,全部彙報。”

“是。”

電話掛斷,湛廉時手機拿下,他指腹落在手機螢幕上,有一下冇一下的摩擦。

宓寧洗好澡出來,一身的熱氣,好在臥室裡開著空調,並不熱。

她手上拿著乾毛巾,擦頭髮。

她洗了頭,長髮都是濕的,她要去吹乾。

光是靠毛巾擦,很難乾。

但她剛走出來,到床的位置,臥室門哢嚓一聲,打開了。

宓寧停住腳步,看向走進來的人。

湛廉時亦停下,看著拿著毛巾擦頭髮的人。

兩人打了個照麵,而湛廉時視線很快落在宓寧身上。

臥室裡是開著空調的清涼,但她剛洗了澡,從浴室裡出來,浴室裡都是沐浴露的芬芳,隨著她出來,香味亦跟著出來。

她洗了頭,頭上帶著洗髮露的香味,淡淡的,和著沐浴露的香味交織,瀰漫在整個臥室。

她身上穿著宮廷袖睡裙,一字領,露出她纖細的脖子,以及精緻的鎖骨。

睡裙長至小腿,寬鬆,不露,不顯瘦,但湛廉時看著,心中就是燥熱。

對她,他從來都有玉望。

宓寧感覺到湛廉時落在身上的視線,她被熱氣熏的微紅的臉一下子更紅了。

她微微抓緊毛巾,眼睛看向彆處,“不早了,你去洗吧。”

說著,走到衣帽間,拿吹風機吹頭髮。

衣帽間裡有單獨吹頭髮的地方。

湛廉時看著走進衣帽間的人,他解開領口的兩顆釦子,然後走進浴室。

和劉妗在一起,他從冇有過男人的玉望,他以為這是正常的,因為他們認識很久。

但和林簾在一起後,他不是這樣。

她的一舉一動,聲音,話語,如空氣一般,無孔不入滲進他的心,永久停駐。

他開始注意她,開始想和她靠近,開始想和她接觸。

然後,一切自然而然。

他不知道那是喜歡,更不知道那是愛。

他以為,那是男人的正常需求,也以為是對劉妗背叛的報複。

也就是這些以為,他錯了。

他傷害了最愛的人,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傷痛。

他對不起她。

林簾,這輩子,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罷,我要你,我便不會放手。

宓寧吹著頭髮,聽著外麵的聲音,心跳有些快。

她想著要接受湛廉時,但是,他一出現在自己麵前,他一看著她,她便想到逃。

她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他不是她的丈夫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