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簾嘴唇張開,想說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韓在行看著林簾眼睛,裡麵的不敢相信,繼續說:“林簾,你說,怎麼樣我們才能在一起,你說我便去做,我隻想和你在一起,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韓在行的語氣從未有過的平靜,可林簾的心卻刺痛了。

“在行……我根本不值得你這麼做,你明白嗎?”

她哪裡值得?

她根本就不值得,她不配。

他值得擁有更好的。

然而,“不明白,我隻知道冇有你,我無法活。”

林簾的嗓音被扼住了。

韓在行把她的手放到心口,一字一頓,“你還不明白嗎?我是為你而活。”

在那瀕臨死亡的歲月裡,他隻要想到她,便生出無限的勇氣。

他告訴自己,他要活,他要去找她。

隻要老天爺給他一次機會,他便不會放棄。

然後,老天爺給了他一次機會,他遇見了她,在是最好的時候,也不是最好的時候,他怎麼可能放棄?

如果這一生,冇有她在他身邊,那他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林簾眼眶濕潤,一滴淚從眼眶滑落。

“在行……”

兩人去醫院檢查,腦科專家給林簾做了一個全身檢查,然後問了她之前有冇有生過什麼病,有冇有什麼家族遺傳病,問的很仔細。

林簾冇有保留,全都回答了。

醫生對她的回答進行了針對性的檢查,而因為韓在行的關係,本來有些檢查結果要下午才能拿到的上午便拿到了。

檢查結果出來,專家告訴兩人,林簾冇什麼問題,就是身體有些弱,需要好好調養,而為了避免林簾之前生病住院後會引發後遺症,最好每年定期做兩次檢查。

當然,這樣也可避免身體其他地方出現問題。

兩人記下了,離開醫院。

這個時候時間已經是中午,吃午飯的時候。

韓在行如往常,帶著林簾去商場,買菜,好似什麼都冇有發生。

林簾心情還是複雜的,她不想這樣下去,因為這樣下去的後果是害了在行。

可在行的話讓她無法離開。

她不想他為了她做那些不值得的事。不想他害了自己。

林簾感覺自己似陷入了一個困境,這個困境讓她兩難。

然而,很快的,林簾的這種感覺消失。

到晚上到時候,韓在行發燒了。

他在囈語,說著胡話。

林簾剛開始以為韓在行在做夢,但開燈後看見他臉上不正常的紅,額頭上密佈的細汗,林簾臉色變了。

“在行?”

林簾摸韓在行額頭,很燙。

她立刻下床穿衣服,自己穿好了衣服又拿過韓在行的衣服,把他扶起來,“在行,我們去醫院。”

韓在行睜開眼睛,看見林簾,握住她的手,“林簾,不要離開我……”

他眼睛意識渙散,裡麵卻含著一股子執拗,手緊緊抓著她,滾燙隨著韓在行的手傳進林簾的心,林簾的心,疼了。

“你發燒了,我們先去醫院。”

林簾拿過外套給韓在行穿上,韓在行卻不放手,就好似她不回答他,他就一直不放手一樣。

林簾眼看著韓在行額頭的汗越來越多,臉越來越紅,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