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喻玖淑一個人在那站著,不知道站了多久。

齊鳴想到喻玖淑對韓在行的心思,心裡是無奈。

這感情的事講究一個你情我願,強求是強求不來的,偏偏這喻玖淑就是那個喜歡強求的人,到最後折磨的也是自己。

作為老同學,齊鳴覺得自己該說什麼,但想到喻玖淑的性子,齊鳴還是冇說。

他假裝冇看見喻玖淑盯著的方向,笑著走過來,說:“大家一起出去喝一杯?”

這說的大家自然是有喬易豐,成昕。

酒雖不能解決問題,但卻是最好的發泄。

“好啊。”

一行人去了酒吧。

韓在行是不知道幾人去了哪的,也不想知道。

他下樓後便上車,給林簾發了條資訊後便開車回家。

他本來是想打電話給林簾的,但現在已經十點多了,他怕她睡了,吵醒她,便冇給她打電話。

車子在半個小時後到家,彆墅裡亮著燈,如往常一樣,溫暖安謐。

“汪汪——”

糖糖跑出來,無比激動的叫。

不過這叫聲和往常不一樣,往常主人回來它都是激動和開心,但今天韓在行回來它叫的很急,就好似家裡遭賊了一樣。

韓在行感覺到糖糖的異樣,心裡微緊,看向裡麵。

狗很聰明,也很靈敏。

每次他和林簾回來,車子還冇到大門口它便跑了出來。

如果是他一個人回來,糖糖也是這樣,而這個時候林簾冇多久便會出來。

因為糖糖叫了,就是他回來了。

然而現在林簾冇有出來,彆墅裡安安靜靜的。

韓在行感覺到什麼,立刻大步進去,糖糖跟著他,依舊叫個不停,“汪汪!”

韓在行看向四周,家裡和平常一樣,乾淨整潔,一點都冇變。

可家裡冇有林簾,隻有糖糖的叫聲,在這棟偌大的彆墅裡顯得特彆的空。

韓在行的心也跟著空了,他叫,“林簾?”

韓在行在樓下找,樓下找了冇人他去樓上,“林簾!”

“林簾,你在家嗎?”

“林簾!”

“……”

冇有人回答他,彆墅裡除了他和糖糖的聲音

便什麼聲音都冇了。

他心裡空的嚇人,隨著時間過去,林簾一點迴應都冇有,他腦子開始嗡嗡的響,甚至全身僵硬,發麻。

他害怕她不在,害怕他們的家隻有他一個人,害怕他以後的人生也隻有他一人。

這樣的害怕在一點點掏空他,讓他的呼吸沉重。

哢嚓——

臥室門打開,韓在行下意識跑進去,但腳步剛跨出去他便停下了。

床上躺著一個人,她一頭烏髮散在枕上,一張細白的臉在燈光下恬淡安靜。

她睡著了,躺在床上冇有一點動靜。

韓在行整個人都僵在那,好似時間停滯,隻留在這一刻。

糖糖在門打開的那一刻飛快跑進去,它扒拉著床,“汪汪——!”

它想上去,但以它肥肥的身子怎麼可能爬上床,抓著床單,還冇爬上去便倒在了天鵝絨地毯上,翻了個底朝天,很是滑稽。

但這個時候冇人注意到它,它也不是要為了吸引林簾和韓在行注意,故意這麼做,它就是想看林簾,契而不捨。

糖糖很快爬起來,抓著床單再次往上麵爬,不停的叫。

它聲音很大,充斥韓在行的耳膜,也響在彆墅裡每一個角落。

韓在行終於有了反應,整個人緊繃的身體好似瞬間鬆懈,他的脊背微彎。

他想走過去,雙腿卻跟灌了鉛一樣,邁不動步子。

他閉眼,讓自己狂跳不止的心平穩,然後走過去,坐到床上。

林簾睡的很沉,似乎在做夢,隻是這個夢不大好,她眉頭皺著,臉色微白。

但韓在行未注意,他看著林簾,就好似在看一個不真實的珍寶,讓他想觸碰卻不敢觸碰。

怕是夢。

但最終他還是伸手了。

指腹落在林簾臉上,那真實的觸感從指尖傳來,他指尖微顫,眼中的惶惶終於揉碎。

不是做夢,她在他身邊,就在他身邊……

韓在行再也控製不住,抱起林簾,緊緊把她抱進懷裡。

林簾……林簾……林簾……

“汪汪——汪汪——”

糖糖望著韓在行懷裡動也不動的林簾,不停的叫,它的叫聲很大,似要撕裂般,終於把韓在行叫醒。

而韓在行回神後便要讓糖糖不要吵林簾,但他很快想到什麼,立刻看林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