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機下車,打開後座車門,一雙筆直的雙腿邁出,然後一身黑西裝的湛廉時出現在林簾視線裡。

一瞬間,林簾的指甲掐進掌心。

林越看見湛廉時,睜大眼,驚撥出聲。

湛……

湛廉時……

湛廉時看過來,那一雙湛黑的眸,隻看一眼便讓人發怵。

林越閉緊嘴,往林簾身後躲。

真人湛廉時,第一次見。

比網上看到的還要冷漠。

她很害怕。

湛廉時看著林簾,一雙冷漠的眸子裡倒映著林簾的影子,清晰的林簾都能看見。

然而,她並不想自己出現在湛廉時眼裡。

如果可以,她一輩子都不要看見他!

林簾手緊握成拳,轉身走進ak。

似完全忘了ak湛廉時也有股份,他也是她老闆。

她看見他,得叫一聲湛總。

林越見林簾就這麼走了,愣了下,趕緊跟上去。

“林姐!”

林欽儒看著走進去的身影,手插進兜裡。

林簾是恨廉時的。

在他不認識林簾的時候,他不知道這一點。

但認識她後,他知道了。

她恨廉時,恨的他都連坐了。

林欽儒走過來,站到湛廉時身旁,“走吧。”

廉時昨天突然打電話給他,說要瞭解新品釋出的情況。

以前他從不管這些的,一直都是他在管。

現在他突然說要瞭解,他是驚訝的。

但驚訝過後他便不覺得有什麼了。

不論廉時是真關心ak的新品釋出,還是假關心,他相信他都不會讓ak的新品釋出出現問題。

有這點在,他便什麼都放心了。

湛廉時看著林簾消失在視線裡,走進去。

林越追上林簾,兩人進電梯。

林簾直接按下關門鍵,樓層鍵,電梯便緩緩上升。

林越看林簾,有些無措。

關於林姐感情的事她是知道的,但都是從網上知道,具體怎麼樣她也不清楚。

但林簾感情上的事和她無關,她也不在乎林姐之前嫁過誰,現在又嫁給誰。

她隻知道林姐是好人,她喜歡林簾。

這樣就夠了。

隻是剛剛自己叫了那一聲,湛總看過來,林姐生氣了。

林越握緊手,想說什麼,卻不知道該從哪說。

叮——

電梯門開,林簾走出去。

林越趕緊跟上。

安麗在設計室裡忙,聽見腳步聲,看過去,便看見林簾和林越一前一後進來。

隻是兩人這進來的臉色和出去時的臉色完全不同。

安麗眼睛微動,看向林簾,然後看向林越,見林越一副犯了錯的模樣,安麗放心了。

轉身,繼續忙碌。

林簾坐到辦公桌上,看著電腦,臉色冰冷。

在國內,她幾次遇見湛廉時,她不覺得是偶遇。

儘管看著像。

而這次,他來了ak,這便不是偶遇了。

他想做什麼?

辭退她嗎?

應該是了。

在她把所有東西都設計好的時候辭退她,不正好給她沉重的一擊?

以達到他給她的懲罰。

湛廉時就是這樣。

永遠知道怎麼傷人傷心。

林越見林簾一直看著電腦,眼睛動也不動。

麵無表情的有些嚇人。

她很害怕。

害怕這樣的林姐。

林越忍不住了,小聲叫,“林姐。”

林簾看向林越,她眼睛微紅,眼裡都是小心。

心裡微動,林簾臉上神色和緩,“林越,去忙你的。”

頓了下說:“我現在有點情緒,和你無關。”

聽她這樣說,林越頓時說:“真的嗎?”

真的和她無關嗎?

林簾笑了下,“當然,這是我的私事。”

林越咬唇,唇動了動,說:“林姐,不要想太多,我是一直都支援你的。”

“嗯,謝謝。”

“那我去忙了。”

“去吧。”

林越還是不大放心林簾,但現在她說什麼都冇有用。

林姐的私事她幫不上忙。

隻能做好工作讓她輕鬆些。

安麗聽著兩人的話,手上忙碌的動作緩了。

林簾看著電腦,一會兒後開始工作。

但這次她做的工作不是接著上午的,而是把手上的工作整理了。

湛廉時要辭退她,那就辭退。

她的設計給彆人,那就給彆人,

冇什麼大不了的。

不管他做什麼,她都不會向他妥協。

林欽儒和湛廉時來到總裁室,秘書送了兩杯咖啡進來便離開了。

林欽儒把桌上早就整理好的一份資料拿過來,遞給湛廉時,“昨天你說要瞭解新品釋出的情況,我便早早讓人把資料整理好了,你看看。”

資料很厚,有詞典那麼厚,全是新品釋出的心血。

其中有大半是林簾的心血。

湛廉時接過,開始翻看。

林欽儒坐到他旁邊,拿起咖啡喝咖啡。

不時看湛廉時。

在他心裡,廉時突然說瞭解新品釋出,他覺得是因為林簾。

直覺這麼告訴他。

即便現在他拿著資料看的認真,他也這麼認為。

總裁室氣氛安靜,不時是書頁翻過的聲音。

時間滴答過去。

二十分鐘後,湛廉時合上資料,看向林欽儒,說。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