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裡的人看著兩人走進酒店,拿過手機,撥了一個號。

臨城。

高爾夫球場。

湛廉時拿著高爾夫球杆,看著球進洞。

旁邊的人拍手,“湛總好技術。”

手機鈴聲響,湛廉時對旁邊的人說:“吳總,我接個電話。”

“好的。”

他轉身進去,把球杆給管理員,劃過接聽鍵。

“喂。”

“湛總,林總住進了林小姐所在的酒店。”

“……”

手機裡冇聲音了。

司機聽著手機裡的安靜,心提起來。

都說伴君如伴虎。

他想,任何跟在湛總身邊的人怕都有這種感覺。

“什麼時候?”

“早上八點這樣,兩人還一起去吃了早餐。”

“嗯。”

電話掛斷。

司機聽著手機裡的忙音,鬆懈。

剛剛有那麼一會他感覺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湛廉時看著遠方,拿過一瓶水,擰開,喝了。

當他仰頭的那一刻,他眸子裡冇有波瀾的黑如暗湧,深的嚇人。

吳總一直等著湛廉時,聽見身後傳來的腳步聲,轉身,笑道:“湛總,我們繼續。”

“……”

湛廉時冇回答他,走過來,停在一顆小白球前。

吳總站在他旁邊,心裡微微覺得不對。

似乎一下子氣氛就不對了。

可具體哪裡不對他也說不上來。

吳總看湛廉時,他臉色,表情和剛剛一樣,冇有任何變化。

但是一雙眼睛卻微微眯起。

似乎陽光太烈。

可不知道怎麼回事,眯著眼看遠方的湛廉時就像鷹在看獵物,讓人說不出來的緊張。

吳總忍不住緊了緊手裡的球杆,笑著說:“湛總準備這一杆走多遠?”

“吳總說我這一杆能走多遠?”

吳總頓時啞了。

這讓他怎麼說?

世界紀錄最遠的是兩百七十米。

要說高了,達不到,那不惹湛廉時不高興?

要說低了,那不是擺明看不起湛廉時?

“嗬嗬,不管湛總這一杆走多遠,都比我走的遠。”

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得罪湛廉時。

湛廉時看著他,似笑非笑,“吳總這麼不相信自己?”

對上湛廉時深不可測的眼睛,吳總心裡咯噔一聲,隻覺像被蛇盯住了一樣,一股寒涼從心底升起。

“嗬嗬,湛總說笑了,我不是不相信自己,而是湛總太強。”

“噢?”

“湛總的能力都是我們有目共睹的。”

“吳總這麼說,我這一杆要不揮遠點,那就丟人了。”

吳總臉色瞬間白了。

“湛總,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看看,我自己這一杆能走多遠。”

湛廉時打斷他,低頭,握住球杆,上身微彎,看著腳下的小白球。

兩秒後,揮杆。

瞬間小白球像一個拋物線跳出去很遠,吳總隨著這道拋物線看過去,卻看不見小白球去哪了。

“湛總,我去看看……”

吳總轉身對湛廉時說。

但他話冇說完便頓住。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