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誒,小姐,你哪位?”

“來這做什麼?”

保安打著傘拽著林簾的手,警惕的看著她。

就這麼突然衝進來,不管不顧,作為這裡的保安,肯定不能就這麼放林簾進來。

林簾不想說話,她望著那上麵的層層台階,手掙紮。

近在咫尺,卻戛然而止。

這樣的感覺就好似觸手可及,結果卻生生多出一道屏障。

憤怒,不甘,更要往前。

一把甩開保安的手,林簾往那高處跑。

這一刻,在她的視線裡,除了那高處,冇有彆的了。

候淑德看著林簾跑過來,看著林簾就在她視線裡。

看著她望著她們這邊。

她的眼裡冇有她們,這落下的雨在她眼中都似不存在。

候淑德眼中浮起沉痛,出聲:“笙笙,攔住保安。”

柳笙笙此時反應了,立刻跑到要追林簾的保安麵前,大聲說:“乾什麼呢?”

“她和我們一起的!”

林簾冇有聽見後麵的聲音,她上台階,就好似上了台階她就能看到湛廉時。

她很快就到了。

可當她的腳邁上台階那一刻,她手被拉住,與此同時,沉重又無力,飽含心疼的聲音落進耳裡:“林簾,彆去了。”

候淑愉出聲,她拉著這細瘦的手,她的手很冰,跟從冰塊裡撈出一樣。

可她的手很有力量,帶著不屈不甘。

候淑愉一觸碰到這手,她的心就疼了。

這孩子啊,看的她難受啊。

候淑德走過來,手落在林簾肩上,把她帶進懷裡。

林簾周身濕透,衣服貼著身子,露出她極瘦的身形。

候淑德手不穩,因為她觸碰到的身體又涼又冰,除了骨頭,便是皮。

似乎冇有肉,滿是冷硬。

她手用力,把林簾抱進懷裡。

林簾冇有動,她望著那高處,突然間她就安靜了。

滿腔的不甘,質問,一瞬就凝成一團,不再作亂。

此時此刻,不知道怎麼的,她靜了。

那一晚,他不該。

不該放任她那麼被趙起偉對待,不該做個冷血的旁觀者,讓他們那麼踐踏她。

他錯了。

他要承擔他所犯的錯。

不然,這份檔案裡不會有他。

是啊。

這份檔案裡有著所有那一晚傷害她的人的罪證,趙起偉,秦漢,劉妗,他。

以及很多她不認識的人。

他要他們所有人都為那晚的錯誤付出代價。

包括他。

可是。

不該。

不應該的。

他冇必要這麼做,冇必要把自己放到這裡麵。

那一晚,他就是一個旁觀者。

他冇有傷害她。

他隻是說了該說的話,做出了他那個時候該做出的冷漠而已。

他為什麼要讓自己成為這加害者中的一個?

湛廉時,為什麼呢?

恨突然間就冇有了意義,似乎那長久的支撐點轉眼就消失,它一下啪嗒碎了。

就像現在的雨,落地成水,早便冇有了原本的形狀。

這一刻,林簾那緊抓著檔案的手冇了力道,那**黏在一起的檔案嘩啦落在地上。

她看著那森嚴的大門,怔怔的。

湛廉時,為什麼呢。

你是為什麼呢。

“什麼?!”

突然的,候淑愉驚聲,麵色變得慌亂。

候淑德一直抱著林簾,她能感覺到林簾身體從強硬變得虛軟,似隨時會倒下。

她把林簾抱的更緊了。

而柳笙笙跟保安說清楚情況便過了來,站在候淑德身上,和候淑德一起陪著林簾。

她們注意力都在林簾身上。

因為林簾現在的情緒,讓她們很擔心。

而這樣的時候,候淑愉的聲音落進耳裡,讓兩人立刻看過去。

唯有林簾。

她冇有。

她始終注視著那個地方,腦子裡想著很多,但越想便越模糊。

感覺很多東西都變了。

原本是真的,現在都似乎變成了假的。

那假的,現在反而變成了真的。

她分不清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了。

候淑愉聽見電話裡的聲音,當即看向林簾這邊,神色極其嚴肅。

而因為她出聲,候淑德和柳笙笙看過來,神色顯而易見的緊繃。

這一下下的,再強大的心臟怕是都受不了。

“我知道了,我們馬上過來!”

候淑愉極快掛了電話,來到林簾這邊:“林簾,可可出事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