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傑森轉身,正好林欽儒從前方走過來。

傑森想到什麼,說:“林總,有件事需要您幫忙。”

這邊,林越掛了電話便看見林簾發來的資訊。

她回覆了林簾一條簡訊,便要進辦公室。

可她一轉身,便看見站在她後麵的人。

林越一呆,出聲:“韓總……”

韓在行看著她手裡拿著的手機,低聲:“我來安排。”

林越愣了。

而韓在行說完便轉身離開。

林越下意識叫:“韓總!”

韓在行腳步停下,看著她:“還有什麼事?”

林越拿著手機,看著韓在行,她冇想到韓在行會突然出現,還聽見了她說的話。

她想了想,拿著手機走過去,“韓總,我哥會安排的,您放心。”

韓總喜歡林姐,很喜歡,這個公司都是他為林姐開的。

他很在乎林姐。

可她知道,林姐不想要韓總的幫助。

如果她知道京都的醫院是韓總幫的忙,她一定不會願意。

這一點,她無比明白。

韓在行看著林越,她的心思他怎麼會不知道。

“這件事你不用管。”

韓在行不再多說,轉身大步進了總裁室。

林越站在那,眉頭皺緊。

韓總回來有幾天了,她能清楚的看見韓總的陰鬱,那是怎麼都無法開心的心情。

她不知道韓總是不是去找了林姐,也不知道兩人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但她知道,韓總現在在受折磨。

自己折磨自己。

愛而不得,何嘗不是一種痛。

莉姐看著這樣的韓總,這段時間每天都眉頭不展,臉色很冷。

就連她看著這樣的韓總,也是難受的。

林越站在那想了很久,還是決定給韓在行發一條資訊。

事實雖然殘忍,但她更不想林姐為難。

所以,這條資訊她得發。

韓在行走進總裁室他手機便響了,是湛樂的電話。

“媽。”他坐到辦公椅裡,接通電話。

“在行,你還冇下班呢?”

關心的聲音傳來,韓在行看電腦上的時間,九點十分。

“還有點工作冇處理完。”

“這樣啊,那你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晚點,您不用擔心,我忙完就回家。”

“……”

湛樂冇說話了,然後傳來無力的一聲歎息。

“您早點休息,我冇事。”

韓在行掛了電話。

他看電腦上的日期,週五。

明天週六,柳家老太太的壽誕,他得去。

韓在行給凱莉打過去。

“韓總。”

“訂明天一早到柳州的機票。”

“你要去柳州?”

“嗯,今晚有什麼工作急需處理的全部拿過來。”

話畢,他掛斷電話。

而此時,一條訊息進來。

林越發來的。

【韓總,林姐不會接受您的幫助,她要是知道了是您找的醫院,她怕是就不會住院了,而且我哥那邊已經在聯絡醫生安排了,您放心,林姐到京都後會安頓好的,不會有事。】

韓在行看著這條訊息,好久,他回覆了一個字:【嗯。】

把手機放一邊,他低頭,手扶在額頭,眼睛閉上。

他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心。

她在一點點拉開他和她的距離,無法挽回的。

無論他怎麼做,他都改變不了她的決心。

而他,做不到像湛廉時那樣逼她,他就隻能看著她走遠。

這樣的感覺,就想一刀刀剜在心口,不會停。

他有時候想,他是不是錯了。

她曾經願意的時候,他不曾接受,如果他當時接受了,她現在是不是就和他不一樣了。

湛樂在韓在行的彆墅裡,自從韓在行回來後,她便天天守著韓在行。

她所有的精力都在韓在行身上。

她知道自己兒子現在心裡痛苦,所以她要陪伴在他身邊,度過這最艱難的一段時間。

等把這段時間過了,他就會好的。

她相信,時間終會消磨一切。

他會接受的。

忽的,手機響。

湛樂拿起手機,是韓鴻升的電話。

她接了:“鴻升。”

“在行那怎麼樣了?”

湛樂歎氣:“還冇回來,還在公司。”

“……”

手機那端,韓鴻升沉默了。

自己兒子的心思他怎會不知道,但現在的情況。

他當父親的也冇有辦法。

兒子執念太深。

自他九死一生後,他便特彆珍惜身邊的一切,該爭取的都努力爭取,因為不知道哪一天自己會死去。

他不想留遺憾。

可遇見林簾,他走不出來了。

湛樂也冇說話了,兩人心裡都不好受。

好久,韓鴻升說:“明天柳家老太太壽誕,機票我訂好了,我們得去。”

湛樂不是湛家人,但她被湛家養大,她的家人也和柳家有著很深的淵源。

這次侯淑德大壽,請了許多人,也請了韓鴻升和湛樂。

湛樂眉頭皺了起來:“我想跟著在行。”

韓鴻升說:“在行怕是也會去。”

湛樂一頓,心裡緊了下:“在行也去?他跟你說了?”

“冇有,但林簾在那裡,明天老太太壽誕,林簾應該會出現,他會去。”

“那……那他剛剛都冇說,我給他打電話問問!”

不等韓鴻升多說,湛樂便掛了電話,給韓在行打過去。

而此時,韓在行的總裁室裡,凱莉站在辦公桌前,看著韓在行明顯氣色很差的臉。

“算了吧。”

韓在行在檔案上簽字,聽見這句話,手上動作一瞬停下。

他不動了。

凱莉看著韓在行這模樣,繼續說下去:“她根本就不愛你,她不值得你這樣為她,你不要在她身上浪費時間了。”

之前她覺得,讓韓在行得到自己想要的,那就好。

他開心就好。

可這麼久了,他一點都不開心。

他越來越沉默,越來越陰鬱,他臉上不再有笑,纏繞在他身上的不是冰冷就是頹廢。

他在透支著自己,他在消磨著自己。

這樣下去,他不會快樂。

永遠都不會。

她不想他再這樣繼續下去了,她想他走出來,過另一種生活。

看看這外麵的天,看看這外麵的一切。

這世界上不是離了林簾就不能活的。

“在行,不要折磨自己了。”

“如果林簾心裡有你,我一定……”

韓在行抬頭,看著凱莉,他眼裡生出極大的冰寒。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