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遠處,一個外族女人出現在兩人視線裡。

鳳鳶腳步停下。

那人看見鳳鳶,腳步更是快,冇有多久便來到鳳鳶身前,“族長,那兩個外族男人要見你。”

這女人正是之前守在竹木屋外的另一個女人。

“見我?”

鳳鳶看著女人,燈光下,她眼裡是看不透的神色。

“是的,那二人說有事要與您說。”

鳳鳶看前方巷弄,出聲,“我過去。”

女人一驚,抬頭鳳鳶。

可鳳鳶已經走了過去。

隱芝跟隨。

女人看到這,隻能跟上。

此時,竹木屋院外,徐平和托尼站在外麵,一直冇離開過。

兩人的目光也都在湛廉時離開的巷弄,不曾移開。

外麵守著的幾個女人更是,動都冇動一下,像幾個門神。

“這應該去了不少時間了吧?”忍不住的,托尼出聲。

而說完,他抬手看時間,腕錶上的時間依舊停在了他們剛進錦鳳族的那一刻。

一點都冇變。

托尼看天色,估算著,“怕是有半個小時了。”

說著,他想到什麼,看守在門口的幾個女人,“請問你們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嗎?”

客氣一點,應該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

冇有迴應,一點聲音都冇有。

托尼皺眉,不想放棄,“能有人回答我一下嗎?我想知道現在幾點了。”

“……”

幾個女人似木頭,完全冇有反應。

托尼揉太陽穴,無語凝噎。

真是無情,比湛廉時都還要冷血。

這些人是怎麼存在的。

但就在這時,徐平出聲了,“來了。”

托尼一僵,立即看巷弄,“他回來了?”

這個‘他’自然是湛廉時。

“不是。”

徐平看著巷弄,神色微動,“是彆的人。”

“彆的人?”

托尼眉頭皺了,看徐平,“你怎麼知道?”

“……”

徐平冇說話了,他看著那邊,目光動也不動。

這一刻,托尼沉沉的歎息一聲,一個個的都是怪人。

隻有他是一個正常人。

冇多久,巷弄裡出現了三人。

鳳鳶,隱芝,那個去通報的女人。

看見幾人,托尼當即出聲,“來了來了!”

他一瞬就精神了,甚至差點就要跑出去。

但看見門口站著的幾人,他止住了,等著鳳鳶走過來。

徐平看著幾人,他冇有托尼的激動,反而是沉著冷靜。

“族長!”

守在門口的幾人此時有了反應,都躬身低頭。

鳳鳶說:“守在外麵,誰都不準進來。”

“是!”

鳳鳶走進院落,托尼和徐平立刻跟上。

而隱芝留在了外麵。

“湛廉時呢?他去見你,他人呢?”

托尼在跟著鳳鳶走進院子的那一刻便出聲了,話語極快。

徐平冇出聲,看著鳳鳶,等著她的答案。

然而,鳳鳶冇回答托尼,她走到裡麵的堂屋坐下,看著托尼和徐平,“我來這裡見你們,是有事和你們說。”

夜色裡,火光沖天,無數的錦鳳族人拿著水去撲火,一桶接一桶的水倒進去,卻是一點都冇把火撲下去,反而火燒的愈旺。

眼看著旁邊的房屋也跟著波及,大家都著急了。

“宿長老,這般下去不行啊,我們得想彆的法子,不然咱們族的房子都得被燒掉!”

一人拿著木杖站在外麵看著這火,一人在旁邊焦急的說。

這叫宿長老的女人冇有出聲,她拿著木杖,麵上神色不斷的變化。

她在想解決之法。

聽見身旁的人出聲,她凝聲,“族長可如何說?”

身旁的人說:“族長說不管用什麼辦法,定要把這火撲滅!”

女人眉頭皺緊了。

“我聽說是那外族男人做的,就是他咱們族裡纔會走水。”

“定然是那外族人!我們許久未曾走水了,如今他們一留在我錦鳳族,我們族中便走水,此時絕對於他們脫不了乾係!”

“我看就是觸怒了我族神靈,我族是不允許外族人留在我族的,這定然是對我們的懲罰。”

“是啊,是懲罰,不然咱們的排水係統怎會出事?”

“……”

四周傳來嘈雜的聲音,含著憤怒,恐懼。

女人聽著這些話,她對身旁的人說:“你在此守著,我去找族長。”

話落,便快步往那塔樓去。

而此時,暗夜中,無數看不到光的地方,有影子在動。

速度極快。

他們出現在冇有人發現的地方,來無影去無蹤。

而此時此刻,地牢。

滴答、滴答……

水珠滴落在石頭上的聲音,在這安靜的氣息中,似鐘擺的聲音,昭示著時間的流逝。

冇有人說話,冇有人有動靜,這裡麵好似一點活物都冇有。

湛廉時眼眸始終閉著,他坐在那,一動不動的,好似睡著了。

而守在門外的女人,也好似金剛石,誰都影響不了。

忽的,一股細微的風吹進來。

湛廉時睜開眼睛。

入目的是牆上插著的火把,無聲燃燒。

這裡什麼都冇有變,他之前閉眼前什麼樣,現在依舊。

湛廉時看著那火把燃燒的火焰,上麵的火焰在細微的飄動,他眼眸閉上。

而這一刻,空氣中生出一股隱隱的香,從前方入口而來。

很微弱,幾乎聞不到。

湛廉時聞到了,但他聞到了跟冇聞到一麵,麵色都未變一下。

隻有守在門外的女人,她們麵色一凜,當即看向入口處,神色滿含殺氣。

她們聞到了這味道,並且,不陌生。

她們立刻屏息,目光對視,然後握緊手中的長槍,厲視入口處。

也就在這時,前方小刀扔過來,直接往幾個女人身上刺去。

幾個女人反應極快,手中長槍動,小刀落在地上。

可是,她們再要動作,全身便無力,不過兩秒,她們便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這一刻,那藏在暗處的人終於出了來。

幾個高壯的男人,一身黑衣,蒙麵。

和之前在小巷裡和湛廉時搏鬥的人一模一樣。

現在,他們看著地上倒下的幾人,再看四周,待確定冇有人後,他們視線落在了牢房裡坐在石床上的湛廉時身上。

而這一看,他們都是一驚。

因為湛廉時冇有倒下。

這不符合他們一開始的計劃。

“怎麼回事?”其中一人出聲。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