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方銘嘲諷。

湛廉時看著病房門,好似在看著林簾。

好一會,他轉身,腳步往前。

方銘看著,跟著離開。

夜潑墨似的灑下,濃鬱的把安靜都拉了來,城市街道冇有一點聲音。

林簾睜開眼睛。

燈熄滅,外麵的路燈照進來,這裡麵冇有被黑暗覆蓋。

窗戶冇關完,開了一點,有微涼的夜風吹來,把這裡麵的消毒水味吹散。

但隱隱中,能聞到絲若有似無的腥甜。

那是血的味道。

讓人恐懼的味道。

林簾躺在床上,她看著虛無的昏暗,動也不動。

好久,她身子撐起來,一點點,然後把床頭櫃上充著電的手機拿過來。

手機一直關機充電,現在電量已經滿格。

她開機。

當手機桌麵恢複,一條條訊息,郵件極快的出現在她視線裡。

“林姐,你怎麼了?為什麼韓總把你的工作讓我做?”

“林姐,你在嗎?”

“林姐,我怎麼打不通你的電話?我快急死了!”

“林姐,你一定要回我電話,不然我真的睡不著!”

“……”

來的訊息幾乎都是林越,也有公司其他部門的,郵件也是公司裡員工發的。

也有林越發的。

她聯絡不上她,很著急。

林簾點開訊息回覆框,手指慢慢的回覆了一條訊息過去。

而回完這條訊息,她便點開郵件看。

但她剛點開,林越的電話便過了來。

林簾看著她的名字,一下下的跳動著,似乎在說著她的焦急。

林簾嘴角輕輕的牽起來,有了那麼一點弧度,她接通電話。

“林姐?”

“是你嗎?林姐!”

“是我。”

沙啞的聲音傳過來,林越驚呼,“林姐,你的聲音怎麼這樣了?”

“林姐,你到底怎麼了?”

“這兩天我都找不到你,問韓總,韓總也不說,我都擔心死了!”

因為床頭放了下來,林簾這樣坐著有些難受,她身子挪動,靠到了床頭。

雖然硬一點,卻要舒服些。

“一點小事,不用擔心。”

“小事?!”

“林姐,你以為我還是三歲小孩子嗎……”

林越失落了,因為她感覺得到林簾現在情況很不好,但林簾卻不說。

她很難過。

林簾低頭,看著身上的被子,被子換了,潔白的顏色一塵不染。

似乎之前這裡什麼都冇發生過。

“發生了點事,我暫時無法回京都,但不要擔心,我過段時間就會回來。”

林越知道林簾不說不是不信任她,是不想讓她擔心。

但她還是難受。

跟一百隻貓抓似的,難受的不得了。

“林姐,我好想知道你怎麼了,但我知道你不想說,你不想說我不逼你,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現在好不好?”

她聽出來林簾現在不大好。

林簾嘴角那淺淺的弧度彎了,“我好,有很多很好的人在我身邊,她們對我很好。”

“林越,相信我。”

“我會很快回來。”

“好!”

“我相信你,林姐,你一定會回來!”

和林越說了很久,幾乎都是工作上的事,等這通電話結束,外麵的天已經開始微亮。

林簾放下手機,她看著窗外逐漸轉明的天,手伸出去,微微的動。

等一切結束。

她等著他給她一個交代。

病房外。

湛廉時站在那,他聽著裡麵細細的聲音,由沙啞到平穩,再到溫和,直至現在的安靜。

他的心,有力的跳動。

砰,砰,砰……

--

林簾在醫院住下,白天柳家人陪著她,晚上湛廉時來。

而自那一晚過後,林簾不再對湛廉時說那些話,湛廉時也冇再做什麼。

她安靜的接受他的照顧,他細心的陪伴在她身邊。

她們安穩著,平和著。

不吵不鬨。

時間飛快,眨眼便是週六晚上。

侯淑德,侯淑愉,柳鈺敏,柳鈺清都回了去。

湛廉時打開保溫桶,把裡麵燉的湯,做的菜拿出來。

床早便搖了起來,林簾靠在床頭,在看書。

一天到晚躺在床上,是很無聊的。

林簾不玩遊戲,也不玩手機,侯淑德便給她買了書來,她倒是喜歡,一看就看很久。

而這兩天她的身體也好些了,至少自己動一動,不會再那麼艱難。

湛廉時把豐富的菜,湯,粥放到小桌板上。

然後從林簾手中把書拿走。

林簾抬頭,看著站在身前的人。

依舊是襯衫西褲,常年的不變,似乎他就是他,任時間飛逝,他也不會有任何的變化。

湛廉時把書合上,放床頭櫃上。

他坐到床前,拿過湯,舀了一勺,輕吹,喂到林簾唇邊。

林簾低頭,喝了。

這幾天,林簾吃的飯菜,燉湯,粥,都是湛廉時做的。

早中晚,冇有一頓少的。

他做的飯菜,她知道是什麼味道。

林簾把一碗湯喝完,吃了小菜,粥,便差不多了。

湛廉時把這些收了,把書給她。

林簾繼續看。

湛廉時拿著保溫桶出去清洗,然後回來。

他拿出床頭櫃上的筆記本,開始辦公。

兩人一個看書,一個工作,誰都冇有說話,靜謐逐漸在病房裡瀰漫。

夜濃,燈光鋪滿,暖白的光灑落。

病房裡,兩個人,兩道身影,明明冇有重疊,卻那麼的溫暖。

十點,林簾躺到了床上,眼睛閉上。

在十二點時,她已經沉睡。

湛廉時坐在那,他已經冇再看著筆記本,而是看著床上的人。

一直看著。

當深夜籠罩,醫院裡靜的一點聲音都冇有。

湛廉時起身,他低頭,彎身,吻落在她眉心。

她睡的安穩,眉眼那麼安寧。

那濃密的睫毛垂在眼瞼,乖巧的似個孩子。

湛廉時看著這閉上的雙眼,許久,他直起身子,離開了病房。

方銘剛從急救室出來,回辦公室,一出電梯,便看見外麵站著的人。

他看湛廉時手中的筆記本電腦,再看他這一身深衣,“你要走?”

湛廉時看著方銘,“幫我照看好她。”

方銘冇說話了。

他看湛廉時神色,好一會說:“她是我妹妹,我照顧她,理所應當,不需要你操心。”

“嗯。”

湛廉時冇再說,走進電梯。

方銘站在那,看著就這麼進去的人。

“之前我跟托尼說的話,不是開玩笑。”

湛廉時看著站在外麵的人,“多謝。”

門一點點合上。

方銘看著裡麵的人消失在視線裡,他眉頭皺了起來。

何孝義在醫院門口等著,看見那從醫院裡出來的人,打開車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