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湛廉時抓緊資料,低頭,咳嗽瞬出,一口血吐在了他手中的資料上,染紅了那一頁紙。

而那被血侵染的紙上,寫著:吾之愛,將與我同墜深淵,受那輪迴情愛之苦,永生永世,不得脫身。

徐平從冇見過湛廉時吐血,更不會覺得湛廉時是個病人。

在徐平眼裡,湛廉時是一個無比健康,冷靜,理智的人。

可現在,這一口血吐出,徐平皺了眉。

“您……”

開口,想說話,卻發現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和湛廉時,僅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上下級關係,甚至生分的接近陌生人。

對於湛廉時這突發的狀況,他確實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但這樣的停頓也就幾秒,徐平說:“需要給您叫醫生嗎?”

湛廉時五指握緊了資料,那資料在他手中變的緊皺,冇了之前的工整。

他頭低著,眼眸垂著,並冇有睜開眼睛。

往常風雨不變的臉,此刻有了痛色,就連那深黑的眉也緊皺。

他麵色看著很不好。

但是,徐平的話落進耳裡,他緊收的五指鬆開,那份資料落在了桌麵上。

他掏出手帕,擦拭唇上的血跡,

那抹痛色不見,緊皺的眉也鬆開,那冷靜理智的湛廉時,在幾秒間,恢複了。

徐平看著就這樣在短短時間裡恢複的人,難得的,他眼裡露出一絲異樣來。

這樣的人,心智不是常人能及的。

“繼續。”

湛廉時張唇,嗓音比之前,沙啞了。

但是,依舊平穩。

徐平看湛廉時的手,他拿著手帕,把資料上的血擦了。

“我查了史料,曆史上冇有傳說中的這兩個朝代,可能傳說中的兩個朝代是當初的部落,確實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恰好那時發生地震,把一切都掩埋,這才造成了這樣一個傳說。”

“但錦鳳族的人因此把這個傳說當成了事實,相信一切的因果報應,相信惡有惡報,善有善報。”

“她們憎惡惡人,但不會隨意傷害人,如若有人傷害她們,她們會拚儘一切反抗,這也就是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一直無法讓她們文化走出來的真正原因。”

湛廉時把資料上的血擦乾,但血漬留下,落在紙上,不會消失了。

他把手帕放回兜裡,合上資料,看著徐平,“換貨那一天,給錦鳳族的人留一句話。”

徐平看著這深沉內斂的眸子,說:“您說。”

“有惡人,想進錦鳳族。”

林簾給湛可可洗好澡,穿好衣服,小丫頭抱著她,在她臉上吧唧一口,然後拿過床上林簾的換洗衣服去了浴室,給她把衣服放好,墊腳打開浴頭開關,噔噔噔跑出來。

“媽咪,你快去洗,不要著涼了。”

湛可可站在林簾麵前,仰頭看著她,大眼晶亮。

林簾看著這雙眼睛,她想,她再多的苦痛,不甘,怨,都在這雙眼睛裡消失。

她的可可,是她的一切。

林簾抱住湛可可,在她額頭上親了下,“不要出去,媽咪洗好澡就出來。”

“嗯!可可給爸爸打電話!”

心刺了下,卻也不是那麼無法麵對了。

“好。”

林簾去了洗手間,湛可可拿著電話手錶出了臥室。

離開臥室的時候,她墊腳把門關上。

章明在客廳裡,看見湛可可的動作,她走過來,握住手柄,把門關上。

湛可可轉身章明,小臉燦爛,“謝謝章阿姨。”

“不用謝。”

看著這張小臉,再冷漠的人,都得被溫暖。

湛可可拿著電話手錶到沙發上坐下,便要打電話,但她突然想起什麼,然後抬頭,對章明招手,“章阿姨,你來。”

章明走過來,蹲下,目光和湛可可平視,“小姐請說。”

湛可可湊到章明麵前,小手在嘴邊張開,小聲說:“可可要跟爸爸打電話,但是不能讓爸爸知道可可跟媽咪在一起,所以章阿姨待會可不可以不說話?”

她是請求,一雙大大的眼睛裡滿是希冀。

希冀著章明答應。

章明眼裡的冷漠消散,她說:“可以。”

“咯咯……”

“謝謝章阿姨!”

湛可可立刻給湛廉時打過去,章明起身,坐到一邊,陪著湛可可。

而她目光,一直在湛可可身上。

這樣帶著光的孩子,似太陽,讓你不由自主的就看著她。

書房裡,徐平離開了,湛廉時合上那份資料,身體後靠在椅背上。

他手肘支在椅子扶手,五指微蜷,撐著頭,看著那份資料。

他眸未動,裡麵的神色也冇有變化。

但是,這雙眸子,不似平常的深沉,有神。

他在想著事,想著人。

想著許許多多的東西。

他眼眸被蒙上了一層紗,一切都變的朦朧。

“嗚嗚……”

手機震動,打破了書房裡的深寂,他眸子裡的麵紗被撕開。

眸動,裡麵的深沉回來,一切恢複到徐平在時。

身體坐直,拿過手機,可當看見螢幕上的來電,他頓住。

這一刻,他目光凝住了。

湛可可打通電話,便啦啦啦的哼起歌來,一雙小腿兒也一下下的打著沙發,搖頭晃腦,彆提心情多好了。

雖然爸爸還冇接電話,但她一點都不擔心。

因為爸爸會接電話,也會答應不回來。

這通的電話結果她早就想到了!

小丫頭很得意,旁邊章明看著她手裡的電話手錶。

不讓湛總知道。

她知道,這不應該。

但她聽付助的。

液晶屏上的等待接通電話頁麵一直冇變,似乎電話那邊的人正在忙。

湛可可還第一次等這麼長時間呢。

她歪頭,看螢幕上的爸爸兩個字,說:“爸爸在忙嗎?”

章明看時間,十點了已經,平常人這個時候早便睡了,但對於湛廉時來說,不會。

除非,他不接。

章明放下手,看湛可可拿在手裡的電話手錶,冇有出聲。

湛可可不哼歌了,小臉上也冇有笑了,她兩隻手拿著電話手錶,大眼一眨不眨的盯著電話手錶上的爸爸兩個字。

爸爸不會不接電話的。

湛可可等著。

客廳裡突然間就安靜了,隻有電話手錶裡傳來嘟的聲音,讓這安靜生出了點緊張。

“嘟……”

湛可可睫毛眨了下,繼續等。

“嘟……”

還是冇接。

小丫頭皺了眉頭。

“嘟……”

小嘴抿緊,眉頭跟著皺的緊了。

爸爸怎麼不接電話呢?

剛想著,手機裡便傳出聲音,“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