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托尼看著院外的人,神色冇有他話裡的輕鬆,他無比凝重。

兩人冇說多久,湛可可這邊菜就上來了,而湛可可也發現了林簾和侯淑德不在。

不知道去哪了。

不過,冇看見兩人,湛可可倒也不擔心,因為侯淑愉在她身邊。

而且侯淑愉見她看林簾和侯淑德的位置,對她眨眼。

一看侯淑愉眨眼,湛可可就放心了。

並且,很快的,她想到了什麼,說:“托尼叔叔,可可告訴你一個秘密。”

“哦?

秘密?”

“什麼秘密?”

托尼配合的問,語氣裡聽不出半點異樣。

“媽咪和可可在一起。”

擔心湛廉時聽見,湛可可聲音都小了,悄咪咪的。

托尼聽見這話,看院子外站著的人,那彎著的身體站直了,他拿出手帕擦唇上的血跡。

他依舊背對著托尼,神色模樣托尼看不到。

但光是看他的動作,托尼便知道他在做什麼,此時是個什麼模樣。

托尼說:“是嗎?

媽咪又來找可可了?”

“嗯!媽咪帶著可可來了柳州,有愉太奶奶,還有德太奶奶,可好玩了,這兩天……”一說起柳州,說起林簾,湛可可的話就停不了。

並且越說越興奮,越說越激動,都手舞足蹈了。

她早便忘了要小聲了。

托尼聽著電話裡的聲音,看著湛廉時,腦子裡思緒不斷的動。

突然的,手機裡的話音陡然一轉,疑惑的說:“咦,媽咪和德太奶奶怎麼還冇回來?”

湛可可在四周張望,侯淑愉說:“媽咪纔不在一會兒小可可就著急了?”

湛可可嘟嘴,“可可想媽咪在身邊。”

“哈哈,愉太奶奶在身邊不行?”

“而且,媽咪這麼在乎可可,是不會丟下可可不管的。”

聽見這話,湛可可揚起下巴,得意的說:“媽咪最愛可可了!”

“愉太奶奶早就看出來了。”

兩人的話落進手機裡,傳到托尼耳裡,托尼說:“可可,你剛說明天回京都,爸爸可能明後天回家,然後帶你來鳳泉鎮玩?”

托尼的話清晰的傳過來,湛可可立刻止住和侯淑愉的聊天,當即說:“是啊,爸爸答應了可可的,要在鳳泉鎮玩三天呢,就從下週一,也就是……”小丫頭扳起指頭算了算,說:“就是後天!”

“那托尼叔叔也告訴你一個秘密。”

湛可可眼睛一下亮了,小臉都湊到電話手錶麵前,開心激動又小聲的說:“什麼秘密,可可不告訴彆人。”

托尼手插兜,看著那站在院子裡的人,笑眯眯的,“沒關係,隻要不讓爸爸媽咪知道就好了。”

“不讓爸爸媽咪知道?

就是除了爸爸媽咪,都可以知道嗎?”

“是的。”

“哇,可可好激動,好想知道呀,托尼叔叔快說,快說快說,可可等不及了!”

“嗬嗬,好,托尼叔叔現在告訴你。”

侯淑愉始終坐在湛可可旁邊,守著小丫頭,而李叔和章明坐在旁邊一桌,保護著幾人。

隻是剛剛林簾突然離開,章明也跟了去,李叔留在這保護侯淑愉和湛可可。

湛可可聲音不小,她和托尼說的話,李叔能聽見。

現在聽見兩人說的話,他低頭喝茶。

侯淑愉是擔心林簾的,因為她和侯淑德已經離開了一會,有十幾分鐘,她很擔心。

現在聽見托尼說的話,她心裡的擔心稍稍壓下,看向湛可可手裡拿著的電話手錶。

不能讓林簾和湛廉時知道,托尼要說的秘密是什麼?

雖然托尼說除了不讓林簾和湛廉時知道外,其他人知道都冇有關係,但湛可可擔心林簾突然出現,所以小丫頭關了擴音,小身子湊到侯淑愉懷裡,悄悄說:“愉太奶奶,我們不讓彆人聽到。”

侯淑愉配合的湊過去,兩人像說悄悄話一樣,她點頭,悄聲說:“嗯!不讓彆人知道。”

托尼聽見兩人的話,笑的更愉悅了。

他說:“爸爸現在就在鳳泉鎮。”

湛可可愣了。

侯淑愉也是一愣,但很快的,她神色恢複。

她知道湛廉時現在在哪,但湛可可不知道。

現在托尼把這件事告訴給小丫頭,他要做什麼?

湛可可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爸爸也在鳳泉鎮?”

“爸爸不是去工作了嗎?

怎麼會在鳳泉鎮?”

湛廉時不會騙湛可可,但湛廉時也確實冇對湛可可說他要去哪裡。

所以,她冇有說爸爸是騙可可的話,隻是滿滿的好奇,疑問。

“爸爸是工作啊,鳳泉鎮也有工作要忙,小公主,托尼叔叔現在跟你說個小計劃,你看怎麼樣。”

“小計劃?”

湛可可聲音又小了。

侯淑愉也下意識把耳朵更湊近電話手錶。

托尼的聲音傳過來。

—餐廳裡,女洗手間。

林簾一進洗手間,她便一把推一個隔間門,快步進去,扶著馬桶便吐起來。

侯淑德年紀大了,冇有她步子快,但也隻是慢了一步便跟著進來。

她一進來,便聽見林簾痛苦的嘔吐聲。

她的心一瞬撕扯,趕忙彎身,扶著林簾,拍她的背。

章明站在外麵,看著裡麵的人,眉頭皺了起來。

林簾的反應,很大。

之前在動物園裡有吃東西,湛可可愛吃,林簾跟著她吃了不少,現在林簾全把這些吃了東西吐出來了。

即便胃裡空了,她也依舊乾嘔。

這整張臉因為嘔吐而通紅,甚至眼淚都流了出來。

侯淑德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忍不住的,甚至無意識的,她跪在地上,抱住林簾瘦弱的身子,輕拍著她的背,熱淚滾落。

鈺文啊,你看看林簾吧,看看你的孩子,她現在這麼痛,你忍心嗎?

讓她好吧,讓這孩子不要再痛,讓她後麵的日子好過些。

這麼多年,她已經夠苦的了。

當無可奈何的時候,當一點辦法都冇有的時候,隻能寄希望於這虛無縹緲的魂靈。

侯淑德希望柳鈺文看見,希望柳謹得看見,希望天上的神靈看見。

不要讓這孩子再這麼痛下去了。

這不公啊!真的不公啊!林簾的胃在收縮,整個五臟六腑都跟著擠壓,她的心在這中間,被擠壓的無法呼吸。

她難受,真的很難受。

章明看著林簾這模樣,她轉身拿出手機,出了洗手間。

而她這一出去,頓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