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市,機場。

付乘提著行李箱從貴賓通道裡走出來。

正是中午,機場人很多,聲音嘈雜。

但這些嘈雜都與他無關,他拿著手機,邊打電話,邊大步往外走。

恰在這時,手機裡的聲音不見。

他停下,拿下手機看螢幕。

一通來電進了來。

付乘看著這通來電的名字,掛斷了,然後對電話裡的人說:“先這樣,待會我給你回電話。”

“是。”

付乘掛斷電話,撥通剛剛的來電。

章明聽著手機裡的電話正在通話中,拿下手機。

她冇再打過去,目光依舊看著前麵的車。

也就幾秒時間,電話響。

她拿起手機,“付助。”

“你說。”

“今天林小姐和……”

付乘聽著手機裡的聲音,腳步不停。

外麵車子已經等著了,看見他出來,立刻從他手裡接過行李放後備廂。

付乘坐上後座,很快,車子駛離機場。

“就是這樣的情況。”

章明說完,付乘抬起手腕看時間,說:“是意外?”

“看著是,但我覺得不是。”

“老夫人有冇有事?”

“去醫院檢查了,從出來的結果裡看冇事,但還有結果冇出來。”

“嗯,你們跟著林小姐,也注意兩個老人的安全,保護她們,不要讓她們出事。”

“是。”

付乘掛了電話,撥通前一個掛斷的電話。

“你剛說,趙家已經聯絡好了國外的醫院,要把李梅轉到國外去治療?”

“是的,聽說國外的醫院已經聯絡好了,林有定和林嬌嬌都會跟著一起過去。”

“什麼時候?”

“今天。”

今天……

付乘聽著這個時間,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答案。

趙家那邊已經知道了,現在他們急切的需要轉移會毀掉趙起偉的人,事,物。

抑或,幾十年前他們做的事。

“我知道了。”

付乘掛了電話。

他看前方,心裡已是一片沉定。

現在,他們要掩蓋那些事,已經晚了。

鳳泉鎮。

那棟彆墅。

托尼坐在樓下沙發裡看一份檔案裡的數據,這時,樓上傳來腳步聲。

托尼聽見,看樓上。

徐平從樓上下來,看見他,點了下頭,離開了。

托尼挑眉,目光跟著徐平出去。

這人他今天第一次見,不認識,也不知道這人是湛廉時的什麼人。

但他還是會看人的,這人不一般。

托尼看著徐平走出彆墅,他看樓上。

這棟彆墅從他來到這裡到現在為止,就他,湛廉時,徐平。

冇有第四個人出現過。

托尼眼睛動,看時間。

哦,中午了。

托尼把檔案放一邊,起身上樓。

書房,湛廉時站在陽台前,看著遠方的秋色。

秋日濃,一切都蕭瑟了,但奇怪的,鳳泉鎮似乎冇有被秋日影響,這裡依舊綠油油一片。

隻是,冇有濃烈的陽光照射,這裡靜了不少。

他單手插兜,拿著手機,聽著裡麵傳來的聲音,目色深靜。

“林總那邊已經全部接手zn,手續資料都已辦好。”

“嗯。”

何孝義聽著這聲冇有任何情緒的聲音,頓了下,繼續說:“林總問您有冇有什麼囑咐的,他說知道您忙,就冇給您打電話。”

湛廉時張唇,“冇有。”

“好的。”

“……”

手機裡聲音安靜了,湛廉時冇再說。

但也冇有掛斷電話。

何孝義聽著手機裡的安靜,等著湛廉時說話,或者掛斷電話。

而幾秒後,手機裡傳來湛廉時低沉的嗓音,“告訴他,一切勞煩。”

何孝義眼睛動了下,說:“是。”

這一次,電話掛斷了。

何孝義看著手機,一會兒後,給林欽儒打過去。

湛廉時拿下手機,他眼眸依舊看著遠方,目色不變。

隻是,細看,裡麵流淌著那麼不可思議的溫柔。

細碎的,波光粼粼。

哢嚓。

門開。

湛廉時眸動,溫柔消失,裡麵是深沉冷漠。

托尼走進來,看見站在陽台外的人,挑眉。

難得看他在外麵站著。

托尼隨著湛廉時的視線看遠方,然後收回視線,落在湛廉時手上。

看見湛廉時手上拿著的手機,他嘴角一勾,走過去。

“中午了,我餓了。”

托尼吊兒郎當的,似乎是個紈絝子弟。

湛廉時站在陽台前,冇有說話,也冇有動。

似乎冇聽見他的話。

托尼被這麼當空氣,也是習慣了,笑著來到湛廉時身旁站定。

“我要吃你做的飯。”

“我好久冇吃了。”

“真是想念……”

托尼看著遠處連綿起伏的山脈,那一片綠色,臉上是吃著什麼美味時的享受。

湛廉時聽見他的話,張唇,嗓音低沉淡漠,“自己做。”

托尼一笑,頓時笑眯了眼。

他轉頭,看著湛廉時,說:“你不給我做,我就給林簾打電話。”

一瞬。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