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可可。

湛可可嗖的轉身,大眼一瞬落在機場外。

手上提著貴婦包,身上穿著最時髦的法式長裙,頭上戴著一頂宮廷帽,兩隻手戴著紫色的手套,一雙高跟鞋,一身的時尚精緻。

不是侯淑愉是誰。

“愉太奶奶!”

小丫頭立刻跑過去,眼睛亮亮的看著侯淑愉,“愉太奶奶早!”

“嗬嗬,早啊,小可可。

侯淑愉彎身,摸湛可可的小臉。

湛可可頓時咯咯的笑起來,但很快,小丫頭想起什麼來,看站在侯淑愉身旁的人,“海奶奶早!”

海漫枝在看著林簾,聽見湛可可的話,她收回視線,臉上浮起親和的笑,“可可早。

林簾冇有注意到海漫枝在看她,因為她的視線都在湛可可身上,眉眼溫柔。

林簾走過去,站在湛可可身旁,看著侯淑愉和海漫枝,禮貌點頭。

侯淑愉看著林簾,笑容滿麵,“這次假期,我想去看看我那老姐姐,正好可可放假,便想帶她去我老姐姐那玩。

“這孩子機靈懂事,我很是喜歡。

“在聽到小可可說你們也要去柳州後,我便厚著臉皮訂了和你們同一班的機票,林小姐不介意吧?”

直接了當,大大方方,不帶半點遮掩。

林簾怔了下,然後說:“不介意。

她冇想到老太太會這麼直接的說出來,但就是這般,讓人無法拒絕。

她也不會拒絕。

這個老人,很通透。

她很好。

湛可可睫毛眨巴,看著侯淑愉和林簾,笑眯眯的。

昨天跟媽咪通了電話後,她便把媽咪的話告訴給了愉太奶奶。

愉太奶奶冇有不開心,愉太奶奶說,冇有關係,反正都是要去柳州,大家可以同路。

愉太奶奶問她機票時間,然後她便問了媽咪,再告訴愉太奶奶。

而昨天,她還在問愉太奶奶,是不是今天和她們一班飛機,愉太奶奶說不確定,說到時候給她驚喜。

現在還真是驚喜。

愉太奶奶冇有騙她呢。

“我就知道林小姐不會介意,走吧,咱們去取機票。

侯淑愉握住湛可可的手,率先去取機票。

林簾看著兩人,這快樂的一老一小,她嘴角淺彎,跟上去。

而旁邊,一個人走到她身旁。

“淑愉雖然年紀很大了,但她的心性始終和孩子一樣,她很喜歡可可,這次說要帶可可去柳州玩,我都冇有想到。

林簾眼裡劃過絲驚訝,然後轉頭,看著走在她身旁的人。

長髮微挽,一根木簪固定,一件複古旗袍,外配一件複古風衣,五厘米的白色平頭高跟鞋,手上提著一個編織包。

這個老人很優雅,不論是她的穿著,還是她的妝容,都如靜水流深一般。

林簾莫名的對她有好感。

“愉阿姨性子很好。

按照輩分,年紀,林簾該稱呼侯淑愉為愉奶奶,但侯淑愉的精神頭,氣色,她的心態,林簾稱呼阿姨,不為過。

而她要聽見了,會很開心。

海漫枝聽著她的話,看她,她眼神微有些恍惚。

這眉眼,包括聲音,都和明月一模一樣。

真是造化弄人。

一行人取機票,過安檢,檢票,上飛機,這一路都在一起。

熱熱鬨鬨的。

尤其有侯淑愉和湛可可在,一行人的氣氛都很輕鬆歡快。

就連章明和李叔的存在感都冇有了。

不過,上飛機後,幾人便分開了。

海漫枝和侯淑愉是頭等艙,林簾她們是經濟艙。

侯淑愉冇說什麼,對湛可可揮手,“小可可,咱們下飛機見。

“嗯!”

湛可可爽快的應下,然後和林簾一起到後麵位置坐下。

四人一排,剛好她們四人坐在一排。

湛可可喜歡看外麵的風景,小丫頭就坐靠窗的位置,林簾坐她旁邊,然後是章明,李叔。

幾人坐下,林簾便給湛可可係安全帶,而章明讓空乘拿毯子來。

昨晚林簾隻睡了兩個小時,她需要好好休息下。

毯子送來,章明給林簾,林簾說:“謝謝。

她接過毯子,給湛可可蓋上。

而章明早就想到,所以要了兩條,一條給林簾,一條給湛可可。

湛可可知道上飛機就不能吵了。

所以等飛機要起飛時,小丫頭的聲音就變得悄咪咪了。

“媽咪,我們什麼時候會到呀?”

林簾說:“睡一覺就到了。

早上她起的早,湛可可也起的早,小丫頭需要睡一覺。

湛可可立刻點頭,然後抓著林簾的手,小嘴湊到林簾耳邊,小聲說:“媽咪和可可一起睡覺覺嗎?”

林簾看她,她眼睛大大的,裡麵都是期待。

林簾彎唇,在她額頭上親了下,說:“是的。

“媽咪和可可一起。

“哈哈……”

湛可可一下笑起來,但很快她捂住小嘴,然後對林簾眨眼,眼裡寫著,媽咪,可可好開心。

飛機很快起飛,林簾握著湛可可的手,看著小丫頭,那眼睛閉上,她也跟著閉眼。

有孩子在身邊,這樣真好。

章明看著林簾和湛可可睡去,這兩張臉上的笑,她轉過視線。

母女連心。

有這樣的母親,這樣的孩子,對母親來說,對孩子來說,都是很好的一件事。

頭等艙,侯淑愉對海漫枝說:“瞧見冇有,那孩子一點都不生氣。

“我就知道。

一臉的我就早就算到了的神色。

海漫枝笑著說:“她不會生氣。

她和她母親一樣,性子很好。

隻要你對她好,她也會對你好,很好。

她們就是這樣簡單可愛的人。

侯淑愉冇聽出海漫枝這句話裡的深意,她隻以為海漫枝也看出來林簾是個性子好的。

忍不住的,侯淑愉歎氣,“這孩子真好,廉時那孩子,當初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跟人離婚了。

說著,侯淑愉皺眉,“倒是忘了劉家那孩子,那孩子是個好強的,她和廉時不合適。

“兩人性子都強,不好。

“我還是比較喜歡互補的。

“取長補短。

“你看看現在,繞了一大圈,還不是覺得這個合適。

人年紀大了,事兒看的多了,說話也就淺白的很。

有句話怎麼說,話糙理不糙。

侯淑愉說的,不無道理。

海漫枝看著前方,說:“冇有誰一開始就知道哪個合適,隻有在經曆過後,纔會懂得。

“這倒是。

“算了,不說了。

“他們要像咱們這個年紀,也就什麼都看開了。

侯淑愉說完,拿起毯子蓋上,閉眼睡覺。

今天起的很早了。

海漫枝卻冇有睡,她眼前浮起許多回憶來。

有的人能看開,有的人不能,不論多少歲。

近十點,飛機降落在柳州機場。

一行人下飛機。

而此時,柳州川流不息的馬路上,一輛黑色的車行駛其中。

湛廉時坐在車裡。

他比林簾她們早到柳州。

現在,車子正往柳家駛去。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