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啦啦啦~啦啦啦~可可要去見爸爸啦~”

“可可好開心~開心喲~”

酒店裡,湛可可唱著歡快的歌,小腦袋一晃一晃的,和湛起北出了酒店。

湛文舒和柳鈺敏走在兩人身後,兩人看著這快樂的小丫頭,心情也都似被太陽照著,明媚極了。

湛起北牽著湛可可,看她這歡樂的小臉,隻要看著這張小臉,有再多的怒,再多的沉重,都會消失不見。

劉叔打開車門,幾人上車。

韓琳,湛文申,湛南洪,秦斐閱都在醫院,他們幾人很早的時候便過了去,她們這些婦女老少,要晚些。

“小可可這麼開心,看來爸爸會很快就好。”

坐上車,湛文舒便逗湛可可。

湛可可眨眼,精神滿滿,“當然啦,有可可在爸爸身邊,爸爸一定會很快好的~”

“嗬嗬,咱們的小可可就是爸爸的靈丹妙藥!”

湛文舒對湛可可豎起大拇指。

湛可可歪頭,靈丹妙藥?

那是什麼?

“姑奶奶,靈丹妙藥是什麼東西呀?”

“喲?還有小可可不知道的呀?”

湛文舒學著湛可可的語氣說,聽的坐在後麵的柳鈺敏都笑了。

湛文舒雖說是可以做奶奶的人了,但她的性格卻一點都不似個老年人。

湛起北聽著兩人的對話,他看身旁古靈精怪的小丫頭,眼神始終慈愛。

前麵副駕駛座,劉叔看著前方,聽著後麵的歡聲笑語。

有這樣的一個孩子在,每個人都年輕了。

忽的,他兜裡的手機震動。

劉叔低頭,掏出手機,“喂。”

聽見這一聲,湛起北老眼裡的慈愛削弱。

湛文舒和說著話的小丫頭止住了聲音,看劉叔,湛文舒對小丫頭豎起食指,輕噓。

小丫頭捂住小嘴兒,對湛文舒點頭。

這秒懂的小模樣,著實讓人喜愛。

柳鈺敏冇說話,但她眼睛頓了下,神色也安靜下來。

車裡一時間安靜,唯有清晨的風吹來,涼爽不燥熱。

“好的。”

劉叔簡短的說了兩個字,掛了電話。

湛可可見劉叔掛斷電話,那捂著小嘴兒的手鬆開了,她張著嘴兒,一呼一吸,似乎憋了許久的氣。

湛文舒看劉叔,劉叔正常的掛了電話,冇有任何異樣。

她眼睛動了下,繼續和湛可可說笑。

車裡再次被歡聲笑語瀰漫。

車子停在了醫院,湛文舒帶著湛可可下車。

小丫頭和之前每一次一樣,一下車就往裡麵跑,湛文舒自然是跟著跑的那一個。

而照平常,這個時候柳鈺敏,湛起北都會隨後跟著,但現在,冇有。

湛起北看著裡麵跑進去的人兒,柳鈺敏站他旁邊。

劉叔看湛可可和湛文舒消失在視線裡,出聲,“剛剛得到訊息,趙老來d市了。”

趙老,趙宏銘。

柳鈺敏看湛起北。

意料之中,卻也意料之外。

湛起北臉上不見半點和藹,他看著湛可可消失的方向,眼瞼動了下,那一雙老眼似也微弱的眯了下。

付乘在走廊上,聽著手機裡的聲音。

他和任何時候一樣,氣息沉穩,麵色不變。

“爸爸~爸爸~”

歡樂的聲音傳來,付乘抬頭,然後出聲,“我知道了。”

湛可可從拐角裡跑出來,看見前方的付乘,她眼睛睜大,更快的跑過來,“付叔叔~”

小丫頭跑到付乘麵前,一張燦爛的笑臉洋溢著喜悅,興奮。

付乘拿下手機,“小姐。”

“付叔叔,爸爸醒了嗎?”

這個時候,湛廉時是醒了的,小丫頭也知道。

但知道也要問。

“醒了。”

“嗯!那可可去看爸爸啦~”

湛可可對付乘揮手,很快跑進了病房。

湛文舒跟在小丫頭身後,見小丫頭進了病房,她慢下來。

“湛院長。”

付乘打招呼。

湛文舒視線從病房收回,她看著付乘,“怎麼樣?廉時情況穩定嗎?”

這兩天湛廉時情況都穩定,但湛廉時始終冇出icu。

隻要湛廉時一天不出icu,那麼就不能放鬆警惕。

付乘說:“湛總目前狀況良好,現在方醫生和大家都在病房裡。”

不出意外,湛廉時明天會出icu,這個事情,方銘已經跟大家說了。

所以,湛廉時現在的身體情況,他們非常在乎。

湛文舒說:“那就好。”

付乘頷首,便要離開,突然,湛文舒說:“付助理。”

付乘邁出的腳步停下,看湛文舒。

湛文舒看著他,臉上浮起一抹笑,這笑是湛文舒的招牌笑。

“林簾那邊還好嗎?”

這幾天,大家都圍著湛廉時,每個人都緊張著,但林簾那裡,大家也都時刻注意。

所以,林簾的情況,大家都很清楚。

包括她現在已經開始工作。

湛文舒,也知道。

付乘看著湛文舒,這張笑臉,這雙在笑的眼睛,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多此一舉的一問。

“林小姐很好。”

湛文舒點頭,“那我就放心了。”

“你忙,我不打擾你了。”

付乘點頭離開。

湛文舒看著離開的人,臉上的笑逐漸轉為認真。

林簾很好。

可她並不覺得。

付乘走過拐角,湛起北和柳鈺敏,劉叔從電梯裡走出來。

付乘腳步停了下,上前,“老爺子。”

湛起北嗯了聲,和柳鈺敏,劉叔去了走廊。

他們要去看湛廉時。

付乘聽著身後的腳步聲,走進電梯。

秦夫人去找了林小姐,不意外。

因為,她是和趙起偉見了後纔去找的林簾,她極有可能是受趙起偉支使。

而林簾今天對秦夫人說的一番話,在他聽來,更是一種肯定。

肯定的決心。

林小姐,確然和以前不同了。

她更堅強,更堅韌了。

也許,這就是forget的作用,從逃避到麵對,從不願意承受到走向徹底解決。

人,隻有直麵自己的脆弱,直麵黑暗,才能看到曙光。

突然,付乘神色一凜,他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

他想起一件事,托尼,這兩天冇再出現過。

病房裡,方銘給湛廉時做了一番最基本的檢查,然後告訴韓琳,湛文申,秦斐閱,湛南洪湛廉時現在的身體情況。

幾人認真聽著,冇有一人出聲。

“待會再做一個全麵的檢查,確定恢複情況,如無意外,明天他就可以出icu。”

方銘看著幾人說。

韓琳鬆了一口氣,她心裡一直壓著的沉甸甸的擔心,現在終於得以鬆懈兩分。

她特彆怕湛廉時一直在icu,很怕。

但現在,她不怕了。

隻要出了icu,湛廉時的身體就有了保障。

因為,湛廉時終於從危險的死亡線上離開。

他不會再有危險。

湛南洪說:“檢查吧,該怎麼來怎麼來,我們一切配合。”

方銘點頭,他看了眼腕錶,說:“我去安排,大概半個小時後開始檢查。”

“好。”

方銘離開,病房裡的氣氛輕鬆。

而這樣的輕鬆在湛可可的聲音出現後更是。

小丫頭跑進來,一下便撞到要出去的方銘腿上。

她小小的身子踉蹌,便要往後倒。

方銘彎身,一雙手扶住她。

小丫頭站穩了,她抬頭看扶著她的方銘,開心的說:“謝謝方叔叔~”

方銘見她站穩了,說:“不用謝。”

方銘離開了,小丫頭跑到床前,習慣性的抓住床欄,“爸爸,今天有好一些些嗎?”

小丫頭來,大家自動把位置讓開,之前那不管是擔心還是放鬆的神色現在全都轉變為溫和。

這個孩子的可愛懂事,讓他們這些做大人的都變了。

變得柔軟了。

湛廉時靠坐在床上,他不再平躺。

而其實,自他醒來,他就很少平躺。

除了他休息的時候。

他看著小丫頭,“嗯。”

湛可可頓時就笑了起來,“可可就知道!”

“爸爸每天都好一些些,這樣很快就會全好,咯咯……”

湛廉時看著這張燦爛的小臉,眸裡的深似不那般暗了。

湛南洪說:“可可在這裡陪爸爸,我們就先出去了。”

湛可可重重的點頭,“嗯!大爺爺,爺爺,奶奶,姑爺爺很早就來守著爸爸了,肯定早餐都冇有吃。”

“現在可可來這裡守著爸爸了,大爺爺,爺爺,奶奶,姑爺爺就可以去吃早餐了!”

她認真又堅定的說,似乎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讓大家心裡又是柔軟又是憐惜。

“看咱們小可可多懂事,大哥,二哥二嫂,你們就不要在這裡了,好好去填飽肚子。”

湛文舒的聲音傳來,病房裡的氣氛瞬間輕鬆。

湛南洪說:“方銘剛走,廉時的情況你應該知道了。”

湛文舒剛在外麵碰見了方銘,依照她的性子,不可能不問。

所以,湛廉時現在的情況她知道。

“當然。”

“大家放心,待會的檢查我會一直跟著。”

這最後一句話是對韓琳和湛文申說,為的就是讓兩人放心。

湛南洪說:“有什麼事電話聯絡。”

“會的。”

湛南洪回來,韓琳和湛文申看湛廉時,湛廉時冇看他們,而是看著湛可可。

小丫頭爬到了凳子上,抓著湛廉時的手,對湛廉時笑。

湛廉時看她的頭髮,眸裡是這紮著不同於以往的辮子的小腦袋。

兩人心裡酸澀,梗痛,卻也轉了頭,和湛南洪離開。

秦斐閱對湛文舒:“廉時檢查完就讓他休息。”

這句話的意思是,在適當的時候帶走湛可可,不要讓湛可可一直在湛廉時身邊,給湛廉時足夠的時間休息。

湛文舒怎麼會不知道秦斐閱話裡的意思?

她說:“是忘了我的職業了?”

秦斐閱冇再說,離開了病房。

大家出去,正好和湛起北打了個照麵。

幾人叫湛起北,湛起北嗯了聲,湛南洪把湛廉時的情況告訴湛起北。

湛起北冇什麼神色變化,似乎他早便知道。

“趙宏銘來d市了,你們安排好,不要怠慢了客人。”

聽見這話,幾人神色皆是一頓,尤其是韓琳,反應最大。

趙宏銘,趙起偉的親外公,一個他們並不喜歡的老人。

現在,他來了。

為了什麼?

韓琳冷笑,“他來?替秦漢求情?”

“一個小小的秦家,竟然能勞駕他這樣一尊大佛來,還真是讓人意外。”

這話嘲諷又憤怒,大家都聽了出來。

湛起北看了韓琳一眼,說:“南洪,這件事你處理好。”

“我會的,爸放心。”

“嗯。”

湛起北不再說,去了病房。

不過,在他從韓琳身旁走過時,湛起北說了一句話,“不要再給他拖後腿。”

韓琳臉上的憤怒,一瞬不見了。

她像失了魂魄的人,站在那,動也不動。

湛廉時的檢查安排的很快,檢查的也很快,儘管是所有項目,但檢查完也不過一個小時。

隻是,結果冇那麼快。

湛文舒在湛廉時檢查完後便帶著湛可可出去了,留下湛起北和柳鈺敏在病房裡和湛廉時說話。

時間無聲過去。

快中午,一輛車停在了醫院門口。

司機下車,打開車門。

穿著不下於年輕人的淺灰休閒褲,一件時尚條紋v領t恤,一頂咖啡色禮帽。

這下車的人不像已經年過七十的人,倒像是正值壯年的男人。

“趙叔,裡麵請。”

湛南洪下車,來到趙宏銘身旁,禮貌伸手。

冇有錯,這下車的人是趙宏銘。

湛南洪親自去機場把他接了來。

趙宏銘點頭,神情嚴肅,“走吧,我得快點看看廉時,這孩子到底怎麼樣了。”

兩人上樓,此時走廊上除了保鏢便冇有人了,這裡安靜的很。

湛南洪領著趙宏銘來,趙宏銘看四周,說:“廉時在哪?”

他視線掃過這些保鏢,落在湛南洪臉上。

湛南說:“在icu。”

趙宏銘一瞬抿緊唇,身上的氣息也都變得沉重,似乎他聽到了一個非常不好的訊息。

趙宏銘冇再問,湛南洪也冇再說,他領著趙宏銘來到icu病房外。

“病房裡現在有人守著嗎?”湛南洪問旁邊的保鏢。

保鏢說:“有的。”

“誰?”

“老爺子。”

湛南洪點頭,敲門,“爸,趙叔來了。”

“……”

裡麵冇有聲音,很安靜,就像這外麵的走廊。

趙宏銘眉頭皺起,說:“老哥,是我啊,宏銘。”

“我看廉時來了。”

趙宏銘聲音不似平常,他很擔心,卻又努力讓自己鎮定。

這樣的聲音,真的滿含感情,讓人不動容都不行。

可是,裡麵還是冇有聲音。

趙宏銘著急了,說:“老哥啊,我……”

哢嚓,門開。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