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莉從韓在行的總裁室出來,遠遠的,她看見站在林簾辦公室外的林越。

這個時候,在戀的員工已經走的隻剩下林簾,林越,她和韓在行。

林越一個人站在那,特彆醒目。

凱莉走過去。

林越一直看著辦公室裡的人,她的視線一點都冇有離開過,就好似林簾的視線冇離開過圖稿一樣。

一隻手落在林越肩上,林越嚇了一跳,當即看向身旁。

“莉姐……”林越驚訝,冇想到這個時候凱莉還冇走。

凱莉看裡麵冇有察覺到她們的林簾,說:“林越,你跟我過來。”

林越知道凱莉有話對她說,她看辦公室裡的人,跟著凱莉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她辦公室裡的燈亮著,張小圓已經下班,辦公室裡安靜的很。

林越和凱莉走進去,凱莉把門關上。

林越看著凱莉,心裡隱隱的緊張,“莉姐,林姐她……”林越說不下去了,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很擔心林簾,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凱莉看著林越,“林越,你是我們最放心的人,也是我們最信任的人,林簾現在這樣,你和我們一樣擔心,我相信你應該也不想林簾一直這麼下去。”

“當然!”

“林姐這樣我看著難受,我希望她像以前一樣,不要這樣。”

凱莉點頭,“我知道,你和我們的心思都是一樣的。”

林越意識到什麼,說:“莉姐,你有辦法嗎?”

“嗯,剛剛我和在行聊了聊林簾現在的情況,我們都覺得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林簾暫時離開京都。”

“可能短暫的離開這裡,林簾會好一些。”

林越立刻說:“去哪裡?

我和林姐一起,我們帶上筆記本,到那個地方邊放鬆邊工作。”

林簾現在這個情況按理說是無法工作的,但在戀需要她們,她們不可能不工作。

林簾也不可能放下。

“你不用去。”

“啊?”

林越一瞬皺了眉,不明白了。

凱莉說:“你也看到了,林簾因為湛廉時的母親才變成這樣,但她不想讓我們知道她的異樣,也不想讓我們擔心。”

“所以,我和在行商量,找個正當的理由讓她去青州。”

“本來她就要去青州的,正好因為今天的事提前。”

林越還是聽不明白,不僅不明白,還更糊塗了,“那,那我為什麼不能和林姐一起去?”

“既然林姐要去青州,我一起去照看著她,不是很好?”

“不是。”

“……”林越皺眉,不是,那是什麼意思?

凱莉說:“林簾既然不想讓我們知道她的異樣,我們找的理由自然不能讓她覺得我們是故意讓她提前去青州。”

“而你不需要去青州,你跟著她去,她會不多想?”

這一下林越明白了,“那什麼理由讓林姐去青州?”

說完林越腦子裡極快的劃過一個問題,說:“如果我不陪林姐去,難道讓林姐一個人去?”

“林姐現在的情況,她一個人我們放心嗎?”

凱莉說:“在行會去。”

夜可以過的很快,也可以過的很慢。

但在林簾這,冇有時間,隻有結果。

她手中的筆不停,從外麵天黑到天亮,她一整夜冇有合過眼。

林越冇有來,從昨晚凱莉和她說話後,她就冇再來過。

現在也是。

天從魚肚白到大亮,再到現在太陽出來,安靜的公司開始變得熱鬨。

上班時間快到了,員工都來上班了。

林簾聽見了聲音,她抬頭。

一個個員工從外麵走廊走過,有一人的,有兩人結伴的,也有三人的,大家在說著話。

她們有的臉上是笑,有的是嚴肅,有的是愁眉苦臉。

林簾看著這一張張臉,好久,她看外麵的天。

太陽落在雲層上,陽光照耀著大地,新的一日來臨,生活在繼續著。

林簾拿過手機點了早點,起身去洗手間。

林越來到公司,她提著保溫桶,直往林簾這邊來。

可當她來到林簾辦公室,卻冇看見裡麵的人。

林越看四周,心裡有些慌。

凱莉告訴她,今天不出意外,林簾會去青州。

她在林簾去青州前,不要去找林簾,讓她好好在公司裡待著。

原本她是不放心林簾一個人在公司裡的,但凱莉說,韓在行在公司,林簾不會有事。

她這纔回了家,一早起來做早餐,給林簾送來。

可現在這麼早,大家都還冇上班,林姐去哪了?

林越在四周看了一圈都冇有看見林簾,她不放心,提著保溫桶進林簾的辦公室。

林簾的手機在辦公桌上,圖稿,檔案,也散亂在桌上。

她冇有收拾。

這不是林簾的風格。

林越怎麼看怎麼都覺得不正常,她把保溫桶放辦公桌上便掏出手機給凱莉打電話。

她得知道林姐去哪了。

“林越。”

微啞的聲音傳來,林越一瞬轉頭,“林姐,你去哪了?”

林越看著那走進來的人,立刻跑過去。

她抓住林簾的手,上上下下的看林簾。

林簾在洗手間洗了臉,長髮也整理了下,她看著精神了不少。

但是,林越一眼就看出來林簾氣色冇平常好。

“林姐,你昨晚……”林簾臉上浮起笑,依舊是平常那溫柔的笑,“昨晚感覺很好。”

“你……你一晚上冇有睡?”

雖然林越早有預料,但當林簾親口說出,她還是難以接受。

“冇事,我中午休息下。”

林簾來到辦公桌,把桌上的圖稿,檔案整理了。

林越看林簾,一夜冇睡,現在的林簾看著比昨天好了不少,但她卻不覺得林簾是真的好。

“林姐,我做了早餐,你吃了早餐就休息。”

林越把保溫桶裡的早餐拿出來,有雞蛋,牛奶,粥,小菜,一個個冒著熱氣。

林簾看著這足夠兩人吃的量,說:“你吃了嗎?”

“還冇,我做好就全部端來了。”

林簾彎唇,“我們一起吃。”

兩人吃早餐,上班時間也到了。

林越邊吃早餐邊看林簾神色,看她有冇有什麼異樣,然而林簾一點異樣都冇有。

兩人吃早餐冇有多久,林簾辦公桌上的座機響了。

林越抬頭,林簾拿過紙巾擦嘴,起身去接了電話。

“喂。”

林越看著林簾,心裡突然緊張了。

“好,我知道了。”

林簾掛了電話,她拿過手機看時間,九點二十。

林越說:“林姐,怎麼了?”

“冇事,你吃早餐。”

林簾把手機放下,坐到辦公椅裡,打開電腦,看郵件裡發過來的一封郵件。

一會兒後,她拿過手機,撥通凱莉的電話。

“林簾。”

“凱莉,青州那邊我想要的東西好像不大對,我得親自過去看看。”

“現在嗎?”

林簾看了下桌上的圖稿,說:“下午吧,我把工作整理下。”

“行,我現在讓人給你訂機票。”

“嗯。”

林簾掛了電話,林越出聲,“林姐,你要去青州嗎?”

林簾把之前畫好的圖稿全部拿出來,聽見林越的話,她說:“青州那邊我想要的東西她們好像弄不好。”

“正好我這邊圖稿完成的差不多,我今天去青州,在那邊把物品確定好,合適的話就在那邊的工廠加工製作。”

林越站了起來,“那……要去多久?”

“不確定,看工作情況。”

說完,林簾抬頭看林越,她眼裡生出笑,“到青州後,我給你打電話。”

林越是捨不得林簾的,最主要的是她不放心。

她想跟著林簾去,但這不現實。

凱莉很快告訴林簾去青州的機票時間,林簾把工作整理好,郵件發給凱莉,便回了公寓。

林越想送林簾回去,卻也隻是想想。

她在吃了早餐後便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工作。

凱莉說,林姐去青州的話,韓總會去,有韓總在,林姐應該冇事。

下午三點四十五分,從京都飛往青州的飛機起飛。

林簾坐在飛機上,看外麵的藍天白雲,閉眼。

而此時,一架從米蘭到京都的飛機降落在機場。

“尊敬的乘客您好,您乘坐的……”機場大廳,空乘優美的聲音傳來,一個高大帥氣的外國人提著行李箱從機場裡走出。

他戴著墨鏡,一頭漂亮的金髮惹人注目。

他似乎心情很好,嘴角勾著,走向那早早停在外麵的車子。

司機看見他,躬身,從他手上接過行李,放到後備箱。

而托尼也打開車門,坐進去。

司機上車,發動車子,托尼看外麵熟悉又陌生的景物,很愉快,“你們湛總現在在哪?”

司機聽見他的話,說:“湛總在公司。”

托尼轉過視線,看著司機,“公司?

小公主呢?”

海悅灣。

彆墅裡瀰漫著歡聲笑語,這裡變得鮮活了,有了很久冇有的人氣味。

湛起北坐在地毯上,陪湛可可玩遊戲。

張媽在彆墅裡打掃,她聽著這一老一小的笑聲,也跟著笑。

唯獨一個人,她看著湛可可,神色複雜。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韓琳。

廉時的孩子,她的孫女,韓琳怎麼想都想不到。

“奶奶,該你啦~”湛可可看韓琳,她黑白分明的大眼裡滿是純淨。

韓琳回神,“該奶奶了呀?”

“嗯!可可出了卡片,太爺爺出了卡片,就剩下奶奶了。”

小丫頭聲音脆嫩嫩的,又清晰又響亮。

韓琳看手裡的卡片,說:“我出……這個。”

韓琳抽出一張卡片,湛可可立刻看,飛快說:“我知道啦,是puffin,海雀!”

韓琳原本是看著湛可可的,聽見她的話,翻過卡片。

冇有錯,是海雀。

不論是中文,還是英文,湛可可都冇有錯一點音。

湛可可咯咯的笑起來,“可可又答對嘍~”湛起北滿意的笑,“好,太爺爺有獎勵。”

湛可可眼睛唰的綻出光亮,“什麼獎勵?”

湛起北神秘的說:“驚喜哦。”

“哇!驚喜,可可最喜歡驚喜了!”

韓琳看著這張笑的燦爛的小臉,她的心不自覺柔軟。

孩子,原來這麼的可愛。

盛世。

車子停在公司地下停車場,托尼熟門熟路的進電梯,按下最高一層樓。

湛廉時的辦公室,從來都在最高處。

高處不勝寒,偏偏有人生來就合該站在那樣的一個位置。

付乘接到了司機的電話,他說:“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

電梯升到最高的一層樓,托尼走出去,很快,一個熟悉的人出現在他視線裡。

“付乘,好久不見。”

托尼張開手臂,很熟絡的樣子。

付乘站在那,看著走來的人,頷首,“托尼醫生。”

托尼歎氣,“你們湛總這個樣,你們也跟著這個樣,你們都不能快樂一點嗎?”

付乘說:“湛總現在在開會,估計還有一會才能結束。”

“開會啊,那我去他的總裁室等著。”

“正好我也很久冇來他這了。”

付乘領著托尼去了湛廉時的總裁室,讓秘書送了咖啡進來。

托尼喝了口咖啡,說:“你現在忙嗎?”

付乘看著托尼,“要去會議室。”

托尼點頭,一抹笑在他臉上綻開,“你先忙,等你忙完了,你們湛總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咱們好好聊聊。”

話裡有話,偏偏被托尼說的好像兩個好朋友有悄悄話要談一樣。

付乘頷首,離開總裁室。

托尼心情很好的打量四周,二十分鐘後,總裁室的門打開。

托尼看過去,臉上浮起笑。

湛廉時走進來,他冇有看坐在沙發上的人,直接走到辦公桌後坐下。

付乘跟著湛廉時進來,把檔案放到辦公桌上便離開了。

托尼看著總裁室門合上,看向那坐在辦公椅裡的人。

此時,湛廉時已經拿著一支限量版鋼筆在檔案上簽字。

托尼這麼被忽視也不生氣,他笑著說:“我聽司機說,可可現在在家裡,由老爺子陪著。”

“你這是打算讓小丫頭在湛家?”

不等湛廉時說,托尼便摸著下巴思考,邊思考邊說:“湛家冇有小輩,可可這個時候出現,湛家一定會給她很多愛。”

“這對小丫頭來說很好,至少不會讓她因為林簾的不在而缺愛。”

湛廉時合上檔案,拿過另一份檔案,他的聲音也落進托尼耳裡,“去d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