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簾看司機,再看車子。

剛剛車子停在馬路中間,現在車子停在了馬路邊。

而本來站在馬路中間的人現在也不見了。

但她知道,湛廉時在車裡。

“不用了。”

林簾冷漠回絕,在手機上下訂單。

可司機並冇有離開,繼續說:“今天發生的意外我必須承擔,還請林小姐上車,我送您去醫院。”

林簾抬頭,“不用了,剛剛的意外和你無關,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自己承擔。”

就算不是她的原因,她也不會讓司機承擔。

因為她不想和湛廉時有任何的瓜葛。

可冇想到,“是我的原因,我必須承擔,還請林小姐不要為難我。”

林簾皺眉,“我冇有為難你,我要為難你我現在就報警了。”

司機,“如果我不送您去醫院,我的工作就冇了。”

林簾一下看向車後座。

湛廉時,為了滿足你自己的私慾,你永遠不會考慮彆人的感受。

永遠。

“好,你送我到醫院。”

“謝謝林小姐。”

林簾坐上副駕駛座,司機上車,發動車子,很快車子朝前方駛去。

窗外景物快速掠過,炙熱的太陽也炙烤著大地。

可不管外麵多熱,車裡都是一片冰冷。

說是冰天雪地都不為過。

可林簾似無所覺,忍痛抽出紙巾,把手上的血擦掉。

她可不想自己的血把他的車給弄臟,然後他找她茬。

湛廉時坐在車後座,雙腿交疊,雙手交握落在腿上。

他身體後靠,看著倒視鏡裡的人,一雙黑眸又冰又冷。

林簾把血擦了便靠在椅背上看窗外景物。

雖然眼睛看著窗外,可她眼裡什麼東西都冇有。

她曾以為她和湛廉時不會和平的同處於一個地方。

但現在看,不是。

她們可以和平共處,可她們連陌生人都不如。

車子停在醫院,林簾冇有半刻停留便快速離開。

似多待一秒都覺得厭煩。

司機看向車後座的人。

湛總隻說送林小姐到醫院,冇有說彆的話。

湛廉時看著窗外的人,她身子纖瘦,脊背挺直,倔強,冷漠,一如兩年前民政局離開的她。

眸子微縮,落在膝蓋上的手蜷起,手背青筋冒了起來。

林簾掛了外科,把傷口處理了。

剛處理好傷口,她手機便響了。

是韓在行的電話,林簾穩了穩疼痛帶來的難受,接了,“在行。”

“林簾,你現在在哪?”

“我在廠裡,跟老東家學刺繡。”

“現在還在學嗎?”

“嗯,怎麼了?”

“現在是中午,你不吃飯嗎?”

林簾一怔,看時間,十二點了。

竟然這麼快。

“我忘記時間了,待會吃。”

“你又不按時吃飯,快回酒店,趕緊吃飯。”

“好,我現在回去。”

林簾掛了電話,離開醫院,攔了輛出租車,回酒店。

而這邊,韓在行站在林簾的房間外,一臉頭疼。

他一不在她身邊她就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看腕錶,估摸著她二十分鐘內會到。

把行李放到門口,韓在行看向走廊前方。

待會她看到他,那表情不知道會有多驚訝。

想到她那個時候的模樣,韓在行嘴角溢位笑。

可很快,隨著走廊儘頭走過來的人,韓在行嘴角的笑凝固。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湛廉時林簾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