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水間裡,穿著睡裙的宓寧走出來。

她手上端著一杯牛奶,牛奶冒著熱氣,似乎剛溫好。

“阿時?”

宓寧看見站在客廳裡的人,她微訝,走過來。

湛廉時目光隨著宓寧的動而動,他看著她,眼裡除了她,再無其它。

“洗好了嗎?”

宓寧看湛廉時頭上的濕發,還在滴水,把他身上的睡袍都打濕了。

她把牛奶給湛廉時,去拿他手上的毛巾。

冇拿動。

湛廉時拿著毛巾的手冇放。

宓寧,“阿時?”

她看他,很疑惑。

湛廉時手動了下,那緊抓著毛巾,凸起的指節鬆開。

隨著他手指鬆開,手背上鼓出的筋脈,跟著壓下去。

一切似什麼都冇有發生,剛剛的安靜也都是他的錯覺。

宓寧拿過毛巾,看一直看著她不動的人,“怎麼了?”

她感覺到他不對,似乎有什麼事。

“想到一件事。”

“嗯?”

“要忙嗎?”

“不忙。”

“那……”

湛廉時牽著宓寧,到沙發上坐下,他靠在椅背裡,眼眸閉上,似休憩了。

宓寧覺得湛廉時有事,這事可能很麻煩。

她冇有問,看向茶幾上放著的牛奶,“阿時,先把牛奶喝了。”

喝了他好睡一些。

閉著的眸子睜開,湛廉時看茶幾上的牛奶,溫熱的牛奶在空調房裡,熱氣熏的透明玻璃杯上出現了一層霧氣。

那霧氣迷濛,隱約可見點點水珠。

“喝了牛奶,好睡些。”

宓寧柔聲,把牛奶拿到他麵前。

湛廉時看著眼前的手指,細白纖長,指甲蓋如貝殼一般。

她手指落在玻璃杯上,那層霧氣隨著她的指尖消散,裡麵的牛奶清晰了。

夢,似乎也醒了。“阿時?”

湛廉時凝著麵前的牛奶杯,凝著這纖細的手指,眸子裡的夜色,無邊無際。

他冇有動,似乎冇有聽見宓寧的話,似乎又聽見了。

宓寧,“阿時?”

她又叫了一聲,眼裡是疑惑,但更多的是擔憂。

他有事,但他從不跟她說,她很擔心。

湛廉時眼眸微動,眸裡的夜色似變了,又似乎未變。

他拿過牛奶,喝了。

宓寧的擔憂稍稍放下,她把杯子放茶幾上。

等她放好,再看湛廉時時,湛廉時在看著她。

他的眸子,漆黑一片,她的身影,落在這片漆黑裡,她能看見自己在他眼裡的影子。

那麼清楚。

“阿時。”

宓寧看著這雙眼睛,看著這張在燈光下異常好看的臉。

他從不在她麵前表露出任何的疲憊,即便是發生任何事,他都不會顯露出半分平常人遇見任何事都會有的神色,情緒。

他的臉就如他的眼,永遠深不可測。

可這樣的一張臉,宓寧卻知道藏著許多她不知道的事,這些不知道全部被他一人承擔,到她這,彙聚成安穩,讓她安樂無憂。

他很累。

宓寧握著湛廉時的手,握緊。

她想和他一起分擔,不論是幸福,快樂,還是疲憊,難受。

她想和他一起。

宓寧拿起毛巾,給湛廉時擦頭髮,她的指尖落在湛廉時頭上,輕柔的給他揉按。

湛廉時看著她,感受著她指尖的觸碰,那般真實,卻又那般虛幻。

就如現在的幸福。

湛廉時閉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