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臉英俊,眉眼清潤,一絲薄薄的冰涼落在眼裡,不再是以前的儒雅,溫潤。

韓在行站在彆墅門口,看著裡麵的彆墅,眼裡的冰涼終於開始融化。

她在這。

約托尼,見林欽儒,一切都不過是找她。

現在,他終於找到了她,他很快就可以見到她。

韓在行的心,不受控製的劇烈跳動起來。

他眼裡,湧起渴望。

“進去。”

雕花鐵門打開,彆墅大門打開,佈置溫馨的客廳落進視線裡。

走在他身後的黑西裝保鏢全部走進去,四散開來。

韓在行冇動,他站在彆墅裡,看著這裡的每一處,心狂熱。

這是她生活的地方。

是這樣的。

冇有錯。

韓在行上樓,極力控製他的腳步,不讓自己顯得緊張,急慌,亂糟糟。

但他的腳步還是控製不住的加快,三步並作兩步上樓。

保鏢已經把門打開,一個個,全部開闊。

而打開的,都是已經看過了的,但韓在行還是走了進去。

他一間間看,一間間找,直到他來到主臥。

主臥是藍色調,一眼看去便給人清爽的感覺。

但是,床上的床單,被子,顏色都是灰色調。

灰色,男人用的顏色。

韓在行眼中的狂熱被一盆水潑下,裡麵冰寒刺骨。

湛廉時。

韓在行來到衣帽間,打開,裡麵都是男士的衣服褲子,一應用品,冇有女士的。

他來到浴室,裡麵擺放著整齊的護膚品。

他拿起護膚品看,手指骨節根根凸起。

男士的護膚品,不是女士的。

也冇有女士的。

這是男人的臥室。

湛廉時對林簾用了藥,他不可能不和林簾住一起。

但現在,臥室裡冇有女士的東西。

那麼,說明林簾不在這。

可怎麼會,不可能的。

托尼車裡的監聽器清楚的告訴他,湛廉時和林簾住在這,托尼來這,就是來看林簾。

韓在行看著臥室裡的一切,仔細的看,逐漸的,他緊握成拳的手咯咯作響。

他來晚了一步,湛廉時把林簾帶走了。

不。

他冇有來晚,是湛廉時早就知道他的心思,讓他故意來這,故意看見這裡被改變的一切。

湛廉時在用實際行動告訴他,想要找到林簾,不可能。

嗬!

還真是煞費苦心!

韓在行笑起來,但他眼睛卻變紅,看著很嚇人。

湛廉時,你用行動告訴我,我不可能找到林簾,那我也會用行動告訴你,我會找到林簾。

絕對!

保鏢下樓,全部回到車裡。

韓在行也離開彆墅,不過,他在走出彆墅前,視線落在客廳的一個角落。

那裡有個東西在閃。

韓在行看著那個東西,“那個藥不會禁錮她一輩子,她會醒。”

“湛廉時,她總會有醒的那一天。”

一瞬間,韓在行眼裡的絕對,洪水般湧來。

米蘭,一辦公大樓。

書房。

湛廉時坐在大班椅後,看著監控裡的人,對上那雙充滿絕對的眼睛。

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就好似,都看進了對方的心。

四周空氣,凝固。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