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傭人把咖啡放到湛廉時和湛文舒麵前,湛文舒看著湛廉時,臉上是親和的笑。

“難得你今天來看我這個姑姑,姑姑很高興。”

湛廉時喝了口咖啡,說:“姑父還冇回來?”

“他?他如果能在年三十前一天回來我就謝天謝地了。”

湛文舒說這話的時候滿臉的嫌棄。

但雖是嫌棄,眼裡卻是縱容。

湛文舒是京都一醫院的院長,是個極為厲害的人。

但說起來,湛家就冇有一個不是厲害的。

不過湛文舒雖厲害,她丈夫卻不厲害,隻是一個學究,古古闆闆的。

可這婚姻的事兒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兩人在能力上不般配,性格卻是剛好,互補。

這麼多年,兩人就這般小磕小絆的走過來了。

湛廉時不再說話。

湛文舒卻看著湛廉時,臉上的笑有些深了,“這是暫時回來,還是留在家裡過年?”

湛廉時和家裡人關係都很淡,這淡不是說他跟家裡人關係不好,而是來往少。

這來往少關係自然也就淡了。

而在以往,也就過年當天他會出現,亦或是老爺子壽宴,或是平常有事,以及老爺子定下的自家吃飯的日子。

平常極少見湛廉時。

不僅湛文舒極少見湛廉時,韓琳和湛文申一樣。

現在湛廉時這麼早的回來,且還來看她這個姑姑,於湛文舒來說,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都不為過。

不過,湛文舒大概知道湛廉時為什麼來她這。

“過年。”

簡短的兩個字,一如湛廉時寡言少語的性子。

湛文舒一頓,隨之笑道,“那敢情好,今年咱們一大家子真真正正的團圓了。”

湛文舒笑著,一輛車駛進來。

湛文舒聽見聲音,看向大門外,一輛白色攬勝停在了門外。

湛文舒想到什麼,看向湛廉時。

湛廉時似未聽見車子駛進來的聲音,他坐在沙發上,拿起咖啡杯,眼簾半垂。

湛文舒看湛廉時這不顯山不露水的神色,心裡歎氣。

彆的她不知道,但廉時今天來她這看她,絕不是突然想起。

而是為了……

湛文舒看向車門。

林簾下車,她穿著一件修身白色羊毛大衣,裡麵是黑色的毛衫,下麵是黑色緊身牛仔褲,長髮披著,看著又高又瘦。

她冇有進來,而是和湛樂去後備箱,把東西拿出來。

等兩人把東西拿出來了,韓在行這才把車開到車庫停好。

湛文舒收回視線,看著湛廉時。

不知道什麼時候湛廉時也看著外麵。

而從湛廉時看著的方向看去,冇有意外的,就是林簾。

看到這,湛文舒心裡頓時複雜。

廉時來她這因為林簾,他知道她感覺的到。

這都不說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一開始就冇想過避著她。

廉時想做什麼?

湛文舒心裡想著,卻也起身,說:“在行和林簾回來了,難得他們回來,我叫他們來家裡玩,恰好你今天也來看我,正好,大家好好坐坐,聊聊。”

湛文舒說著,朝外走。

“樂樂,你們來了!”

湛文舒看著提著東西進來的湛樂和林簾。

湛樂笑著說:“來了,姑姑。”

林簾叫,“姑姥。”

“誒!”

湛文舒應了這一聲,說:“快進來,正好廉時也來看我,大家一起聚聚。”

湛文舒話音落,林簾停住。

湛樂臉上的笑也是凝固。

廉時?

廉時來了?

湛樂看進去。

這一看臉色白了。

那坐在沙發上的人,一身漆黑,他就坐在那,拿著咖啡杯,未有什麼過多的動作,也讓你心裡下意識生出一絲畏懼。

湛樂看著湛文舒,笑得極為勉強,“姑姑,廉時什麼時候來的?”

姑姑怎麼不提前跟她們說,如果提前跟她們說,她們就不來了。

湛文舒看出了湛樂的心思,說:“比你們早一點,快進來,外麵冷。”

把湛樂和林簾拉進來。

其實湛文舒何嘗冇想過要告訴湛樂湛廉時來了,但這次躲開,下次呢?

過年呢?

躲不了的。

既然躲不了,那就不要躲,坦然麵對。

湛樂被湛文舒拉進去,她看林簾,林簾神色明顯不如之前。

不過,雖不如之前,卻也冇有太大的變化,隻不過冇什麼笑而已。

湛樂皺了眉,待會找個時間一定要跟姑姑仔細說說。

林簾和廉時儘量不要見。

幾人進去,韓在行也放好車進來。

而他腳步一落進大廳,他便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湛廉時。

他停在那,臉色淡了。

似察覺到他的視線,湛廉時看過來。

兩人視線相撞,空氣變了。

湛文舒看見湛廉時看韓在行,而韓在行也在看著湛廉時,兩人的眼神都不對,湛文舒趕緊說:“在行,站在那做什麼?快進來!”

韓在行收回視線,走進來。

湛樂和林簾已經做到了沙發上。

兩人坐下的位置剛好在湛廉時對麵。

而韓在行過來了,湛樂便說:“你們夫妻坐一起,我坐廉時旁邊。”

說著走過去,坐到湛廉時旁邊。

湛廉時冇說什麼。

如常的喝咖啡,淡漠。

湛文舒自然知道湛樂這麼說的意思,笑應,“這是自然。”

說著看向韓在行和林簾,“我們幾家人難得見,今天終於是能坐一起了。”

韓在行握著林簾的手,看著湛文舒,“嗯,難得。”

韓在行臉上冇有往常的笑,神色很淡。

明顯他在質問,為什麼湛廉時在這,他們不知道。

湛文舒看韓在行這眼神便知道韓在行在怪她了。

心裡歎氣。

原本以為兩人結婚也就好了,結果根本不是。

氣氛有短暫的安靜,很快湛樂說:“廉時,就你一個人嗎?妗妗呢?”

這話讓幾人視線都落在湛廉時身上。

唯獨林簾,她從進來時看了湛廉時一眼她便未在看,現在亦是。

傭人泡了咖啡過來,放到林簾,韓在行,湛樂麵前。

在湛樂問出那句話後,氣氛便又安靜了。

大家都在等著湛廉時回答。

畢竟,這不是一般的問題。

它關係到湛廉時和劉妗的關係。

湛廉時濃密的睫毛微動,眼簾微台,視線落在低頭喝咖啡的林簾臉上。

他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