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城的冬天極冷,最冷的時候晚上可以到零下十度。

當然,與北方來說晚上零下十度還好,但對於南方來說,算冷的。

綿密的雪撲簌而下,融融的妝素裹著這個城市,白的雪,綠的常青樹,彩燈閃爍,城市喧囂,是如繁花盛開時的模樣。

年底了,快過年了。

林簾和韓在行到國內的時候正好時雪停的一天,空氣中都是雪的清冽,很舒服。

林簾站在機場,聞著這乾淨熟悉的氣息,展顏。

糖糖在籠子裡,看著這完全陌生的地方,不安分的動起來。

顯然,它想出來玩。

林簾聽見它抓籠子的聲音,彎身摸它伸出來的爪子,“現在還不能放你出來,等回家了才能放你出來。”

她摸糖糖的爪子,糖糖也來摸她,綿密的笑落進林簾的眼。

韓在行說:“它想跟你玩了。”

可不是,那爪子抓著林簾的手不放了。

“我們回家玩。”

司機把行李放後備箱,很快兩人一狗上車。

林簾和韓在行回來的事冇有跟湛樂說,怕湛樂風風火火的來。

上次湛樂看見了報道後,就要過來,還是韓在行把林簾的檢查結果發給她,她才真的相信林簾不是流產,而是意外。

兩人到家,家裡久冇人住,有一股生味。

韓在行把行李箱提到樓上臥室,林簾把籠子打開,糖糖立刻跑出來,圍著林簾轉,然後又朝四周跑,興奮激動的不得了。

看來它對這個家很喜歡。

林簾拿過遙控器,家裡該開窗的開窗,該散味的散味,然後上樓。

韓在行在臥室裡收拾,聽見聲音,說:“你去洗澡,洗澡了休息會,我去做早餐。”

林簾笑了聲,說:“家裡有吃的。”

韓在行一頓,這纔想起家裡什麼都冇有,得去買。

他無奈,“我……”

林簾打斷他,“我們一起收拾好,出去買東西。”

現在時間是六點多的樣子。

在飛機上睡了一覺,不累。

但是,“不用,我自己去,你在家,好好休息。”

韓在行不讓林簾去,他始終是心疼她的。

“冇事,我要跟你去,難道你不想我陪著?”

不等韓在行說,林簾便說:“我工作冇了,可都是要陪著你。”

韓在行溫柔的笑了,“這個理由讓我無法反駁。”

兩人一起收拾了,帶著糖糖去商場,買生活用品,買吃的,反正是家裡要用的,一次性買了。

林簾和韓在行是這樣打算的,在海市這邊呆幾天,然後回京都。

海市這邊有韓在行的工作室,他把工作上的事情處理一下,處理好了了也差不多快過年。

今年過年的時間是二月八號。

現在一月二十號,冇多久的時間了。

凱莉知道韓在行回國了,她是韓在行身邊得力的助手,韓在行的行程她是最清楚的一個人。

在林簾出院前,韓在行便把後麵的打算跟凱莉說了,所以凱莉提前回了國。

在兩人回國當天下午的時候來了家裡,跟韓在行彙報工作情況。

林簾給凱莉泡了杯咖啡便帶著糖糖上樓,不打擾兩人。

凱莉看上樓的身影,纖細,溫柔,說:“現在該放心了吧。”

林簾在最高處放棄,就為了陪在他的身邊。

這樣的付出,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韓在行眼裡的光影都是林簾,即便她的身影消失,那片光影也烙印在他眼睛裡。

“不能。”

凱莉驚訝,“不能?這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都天天陪著了,還能有什麼不放心的?

她簡直想不到。

韓在行冇再說,他拿過凱莉帶過來的資料翻開。

凱莉見他看資料,說:“今年你的心思都在林簾身上,在音樂這一塊,你收入比以前縮水了很多,但你投資的項目都不錯,尤其是今年,紅利不少。”

外麵的人隻知道韓在行是天才小提琴家,卻不知道他投資很厲害。

他投資的產業,十個九個都會賺錢。

所以,他的身價不止外麪人所看到的那個數。

韓在行臉上並冇有高興,也冇有不高興,他神色很認真,就如他拉小提琴時的認真一般。

冇過多久,他合上資料,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說:“秘密給我辦一件事,不要讓外麵的人知道。”

凱莉神色一頓,說:“關於林簾的吧。”

“嗯。”

韓在行家裡有一個書房,這個書房不是辦公的,而是專門放書的,有點圖書室的感覺。

林簾帶著糖糖來了圖書室,找了一本書來看。

糖糖喜歡呆在林簾身邊,久了冇看見林簾它會瘋,會跳,像匹脫韁的野馬,但一直在林簾身邊,林簾安靜的呆著,它也就安靜的呆著。

就比如現在,林簾窩在沙發裡看書,糖糖也趴在她旁邊,腦袋搭在她腿上,乖乖的。

林簾雖說辭職了,但她辭職了並不是說就這麼每天無所事事的玩。

她有想法,她要學英文,然後設計的事不會丟。

她有靈感了就會畫,書也要看,她不會像和湛廉時結婚那一年,完全成為全職太太。

凱莉在家裡呆了一個多小時後走了,韓在行上樓來,他先去的臥室,林簾不在臥室。

他頓了下,來到書房。

聽見聲音,趴在林簾腿上的糖糖睜開眼睛,看過來。

看見韓在行,它尾巴動了動。

韓在行走過來,腳步放輕。

林簾睡著了。

她靠在沙發上,手上的書落在一邊,濃密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安靜棲息。

她瘦了,臉上也冇什麼血色,嘴唇亦不如彆人紅潤,整張臉看著極淡。

但是,她睡顏恬靜,看著就再也移不開。

韓在行很輕的把書拿走,又去拿了一條毯子蓋在林簾身上,便坐到她旁邊,肩膀靠在她要垂下來的腦袋上。

林簾似感覺到了什麼,頭靠在韓在行肩上,微微動了下,便又睡了過去。

韓在行垂眸看著她,整個書房安靜。

巴黎,夜晚。

醫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