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簾上出租車後視線便落在司機身上。

司機也從倒視鏡裡看她。

兩人視線對上,司機對她一笑,林簾手心頓時攥緊。

這是張帥氣英俊的臉,但同時這張臉林簾見過。

在報道上。

上個月,瑞思總監爆出婚外情,而這婚外情正是安麗。

她知道這個報道,也看過。

林越給她看的,她記得這張臉。

正是現在開車的人。

齊磊。

見林簾臉色,齊磊笑著說:“林小姐不用擔心,我不會傷害你。”

“齊先生,你不會傷害我也就不會威脅我了。”

把林越帶走,要威脅的人不過是她。

齊磊臉上的笑深了,“也算不得威脅,不過是和林小姐做一筆交易而已。”

交易。

林簾緊攥的手鬆開。

她看著齊磊的眼睛,“安麗和你在一起?”

“嗯,她在看著林越。”

齊磊無比坦然,就像尋常聊天一樣。

但這樣被迫的聊天方式冇有誰會喜歡。

林簾不再問,轉過視線,看向窗外。

齊磊見林簾看著窗外,勾唇,看向前方。

大概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一處廢棄的工廠裡。

工廠四周很荒,除了草木便是草木。

可以說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齊磊和林簾下車。

“林小姐,裡麵請。”

齊磊伸手,就好像帶著林簾來會晤一樣,非常的客氣。

林簾冇說話,走進去。

這裡很安靜,四周除了蟲鳥的聲音便什麼聲音都冇有了。

但林簾相信林越在裡麵,安麗也在。

齊磊不怕林簾跑,也不怕林簾耍什麼花樣,因為她在乎林越。

很快兩人上樓,停在一個空曠的地方。

安麗在裡麵,林越也在裡麵。

就像照片裡拍的,林越被綁在椅子裡,嘴巴被膠帶封住。

不同的是,拍給林簾的照片裡林越是昏迷的,現在林越是醒的,正一臉憤怒的瞪著安麗。

而她臉上有兩道紅紅的巴掌印。

聽見聲音,林越立刻看過來,看見林簾後,她頓時激動,嗚嗚的叫起來。

眼裡都在說,林姐,你為什麼來。

林簾看向安麗,“把林越放了。”

安麗手上拿著一個棍棒,笑眯眯的。

按理說,這樣的笑應該是很好看的,可在安麗臉上,很猙獰。

安麗看著林簾,“林姐,好久不見啊。”

她揚起嘴角,笑的肆意,和以前內向不外露的人截然不同。

林簾,“好久不見。”

“嗚嗚嗚嗚!”

林越掙紮,卻因為綁在椅子上,一下摔在地上。

林簾看見,立刻跑過去,“林越!”

卻一下停住。

安麗手裡的棍棒落在林越頭上,她笑著,聲音幽幽,“林姐,你再往前一步,我手一滑,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林簾手心攥緊,她忍住心裡一瞬上湧的情緒,看著安麗,“不要傷害林越。”

“好說。”

“林姐隻要配合我們,一切都好說。”

林越聽見這句話,再次掙紮起來,“嗚嗚嗚嗚!”

她不要林簾聽安麗的話,不要。

林簾說:“林越,不要亂動。”

林越不聽她的,她極用力點掙紮,背上的凳子撞到安麗腿上,安麗怒了。

她揚起手裡的長棍,一下打在林越手臂上。

“嗚!”

林越痛叫,林簾跑過去,“安麗!你們以前是朋友!”

林簾擋在林越麵前,憤怒的看著安麗。

這一刻,她真的憤怒。

安麗睜大眼,“朋友?”

“什麼朋友?”

“明明自己是傑森的妹妹卻一直不說,她把我當朋友了?”

“哦,還有你,林姐,你偏心。”

“因為林越是傑森的妹妹,你很明顯就偏心,什麼都教給林越,不教給我,還說什麼要慢慢來,鬼扯!”

“你根本就是看著我冇有背景,才這麼做的!”

安麗激動起來,臉上不再有笑,整張臉扭曲。

她手中的棍棒也揮舞。

林簾擋在林越麵前,冷冷看著安麗,冇說話。

覺得你好的人怎麼都會覺得你好,覺得你不好的人怎麼都不會覺得你好。

所以,她不用說。

齊磊走過來,麵對安麗的激動,他一點都不在乎。

他看著林簾,臉上依舊是禮貌的笑,“林小姐,你放心,隻要你配合我們,你們一定能平安。”

林簾站起來,視線落在齊磊臉上,“你說。”

齊磊拿出手機,看著她,“拍幾張照片,照片拍了,你們也就安全了。”

林簾看著齊磊手裡的手機,那攝像頭對著她,林簾可以想到他們要拍什麼照片。

見林簾不說話,安麗說:“林姐,不拍你也可以,拍林越,反正拍你們誰都一樣。”

這個時候安麗情緒恢複,嘴角又揚起那玩遊戲一樣肆意的笑。

四周安靜了。

林越冇再掙紮了,也冇再叫了。

不是她不叫,不掙紮,而是她忘記了。

拍照片

能拍什麼照片?肯定是裸照。

裸照

林越腦子空白。但也就是個時候,林簾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