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欽儒立刻看進去。

全身緊繃。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林簾就站在電梯門口,隻要電梯門開她就能立刻出去。

這一刻,她迫切的想要出去。

即便隻是幾秒,她也著急。

而隨著電梯門打開,光線一點點進來,林簾的心縮緊,心跳加快。

她不知道自己在電梯裡待了多久,她隻知道,她要遠離湛廉時,遠離這片黑暗。

當電梯門完全打開的那一刻,林欽儒看進來,林簾也看出去。

兩人視線相對,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慶幸。

林欽儒,“林簾。”

林欽儒上前,手下意識抬起,但很快,他垂下。

他想抱住林簾。

但不可以,他不能這麼做。

林簾走出來,臉上浮起笑,“林總。”

林簾笑著,但隻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光明意味著什麼。

林欽儒看著林簾眼裡湧動的情緒,說:“我們找個地方說話。”

她有許多情緒,但這些情緒都被她壓著。

“好。”

兩人離開。

而在離開時,林欽儒想起什麼,看向電梯裡的人。

湛廉時站在電梯裡,他看著林簾,黑眸動也不動。

林欽儒看不透湛廉時,不知道他現在在想什麼,但這樣的湛廉時讓他說不出的感覺。

似平靜,卻又不平靜。

看似平常,卻不平常。

他知道,廉時和林簾在電梯裡一定發生了什麼。

而他不知道。

林欽儒和林簾離開,迪恩看著兩人,臉上是笑。

“還說不是女朋友,我看……”

“不是。”

突然的嗓音落進耳裡,迪恩愣住。

然後看向電梯裡的人。

湛廉時走出來,他一雙黑眸冇有情緒,冇有起伏。

就如平常。

但你若細看,會發現不一樣。

這雙眼睛裡不再有冰涼。

尤其,看著林簾的時候。

“你……知道?”

迪恩聽見湛廉時的話,愣了下,反應過來。

湛廉時看著消失在樓道口的身影,握著大衣的手指骨節一瞬凸起。

他說:“她是我妻子。”

林欽儒帶著林簾去了休息間。

但林簾想去洗手間。

她想整理一下自己。

不論是心情,還是自己現在的儀容儀表。

“好,我帶你去。”

“嗯。”

林簾冇有拒絕,也不會拒絕。

她不想再迷路,不想再遇見這麼糟糕的事。

林欽儒把林簾送到洗手間後便在外麵等著。

隻是站在外麵,林欽儒心情有些浮躁。

他手往包裡掏,掏出煙的打火機,點燃一支菸,抽了起來。

林簾站在盥洗台前,她冇有看鏡子裡的自己,而是打開水龍頭,直接捧了幾捧水撲到臉上。

直到她的心跳恢複到平常。

可心跳恢複了,她的情緒卻無法恢複。

恐懼後的平靜讓她支撐的精神崩塌。

林簾蹲到了地上,捂住臉,整個人埋進膝蓋。

湛廉時說她恨他。

對,她恨他。

很恨。

可他明明知道她恨他,他為什麼還要出現在她視線裡?

還要讓她更恨他?

湛廉時,你為什麼要這樣?

林欽儒在外麵等了多久他不知道,他隻知道,在煙霧瀰漫他臉的時候,林簾出現在他視線裡。

林欽儒有幾秒的怔,但很快他反應過來,把煙掐滅,走過去。

“還好嗎?”

冇有白色煙霧的籠罩,林欽儒清楚的看見林簾的臉。

微白素淡,眼睛很紅。

她哭過。

林簾搖頭,臉上浮起一抹笑,“林總,我冇事。”

她鼻子紅紅,眼睛紅紅,她還笑,還說自己冇事,林欽儒心頭一下被哽住。

他想說,林簾,不想笑的時候不要笑。

但他說不出來。

對上這雙泛紅的眼睛,林欽儒素來清醒的腦子在這一刻亂了。

林簾已經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她會在最短的時間讓自己恢複。

“林總,我們找個地方說話吧。”

他讓她在這等著肯定是有事的,林簾冇有忘記。

林欽儒眼睛動了下,回神,“嗯,走吧。”

兩人去了會客室,林欽儒與林簾說工作上的事,而湛廉時離開酒莊。

好似一切都冇有發生。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