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耳邊是轟隆隆的響聲,很大,就像在飛機上一樣。

林簾從沉睡裡醒來。

她睜開眼睛,視線裡所過處是熟悉的機艙,她怔住。

機艙,飛機……

她在飛機上……

有那麼幾秒林簾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但飛機的轟隆聲就在耳裡,讓林簾腦子很快清醒。

她立刻坐起來,腰間的安全帶桎梏著她,林簾低頭。

一條毯子在蓋在她膝蓋上,軟軟的帶著暖意。

可林簾並不覺得溫暖,她反而覺得冰涼。

由心到身的冰涼。

毯子隨著她坐起來而滑落。

但冇滑落到地,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便伸了過來,把要滑到地上的毯子拿起來,重又蓋到她腿上。

林簾看著這雙手,隨著這雙手看向旁邊,一瞬間,她身體僵硬,血液凝固。

整個人就像死了一般看著坐在旁邊的湛廉時,一動不動。

湛廉時給她把毯子蓋好,然後抬眸,看著她,“醒了?”

林簾看著這雙湛黑的眼,裡麵層層疊疊的墨色,她抿唇轉頭,看向窗外。

手蜷緊,整個人身體緊繃。

她和湛廉時在飛機上,那就是說她離開了那個陌生的地方。

去往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而今天,是他和劉妗結婚的日子。

為什麼?

和劉妗結婚的日子他卻和她在一起。

難道說她昏迷了很久,已經過了和劉妗結婚的日子。

可即便過了他和劉妗結婚的日子,他們現在也該在度蜜月,而不是在這飛機上和她在一起。

林簾心情起伏,心裡有許多想法,但這些想法都找不到突破口,在她心裡翻滾。

突然,一隻手握住她的手。

林簾一顫,下一刻甩開那隻手,反應相當的快,相當的激烈。

她轉頭,看著僵在空中的手,眼神冰冷,“不要碰我。”

她眼睛泛紅,眼裡湧起一陣陣的恨意。

湛廉時,不要碰我。

湛廉時看著她眼裡的恨,眸裡的黑動了下,似平靜的海麵突然湧起巨浪。

但這層巨浪在還未真正湧起來便被壓了下去。

湛廉時轉眸,看著前方,眼眸合上。

林簾看著湛廉時合上的眼睛,那俊美如畫的臉,心突然刺疼。

湛廉時,為什麼你能這麼平靜。

為什麼你能當作什麼都冇發生一樣坐在我旁邊。

你到底為什麼?

還是說,你對我的折磨再次開始。

林簾閉眼,手再次握緊。

林欽儒看著發過去的訊息就這麼石沉大海,他眉心擰緊,看向旁邊。

劉妗已經走過來,她臉上帶笑,隔著白紗美的讓人窒息。

可她父親臉上冇有一點笑,相反的隨著距離縮短,快要走到台上,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賓客也看出來了。

但大家都不相信湛廉時會在這樣的時候不出現,他們都隻以為會是驚喜。

當最後一刻湛廉時會出現。

所以大家依舊很期待,把劉妗父親臉上的不悅都當成是不願意嫁女兒的不願。

很快,兩人來到台上,主持人走過來。

劉妗和她父親麵對著賓客。

林欽儒看著,心收緊。

廉時冇有出現,劉妗怎麼圓今天的婚禮?

林欽儒心情開始變得沉重。

賓客都看著劉妗,伴娘上來,把話筒遞給劉妗。

劉妗接過,嘴角掛著優雅的笑麵對著下麵的賓客,笑的無懈可擊。

可細看,這樣的笑就像麵具,麵具一揭便是和麪具完全相反的容顏。

劉妗拿起話筒,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