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似乎喝醉了,醉醺醺的,雙眼迷離。

穿著紅色襯衫,休閒西褲,白皙的臉也染了紅暈。

襯衫鈕釦解開三顆,領子似被人扯過,扯到了一邊,她能看見他脖子上的吻痕。

就連襯衫領子上也有。

林簾看著這張臉,一股強烈的情緒湧上來。

身體控製不住的顫抖。

是這個人,是他。

一切都是他。

因為他,她纔會遇到後麵的事,一切天翻地覆。

都是他!

林簾心裡叫囂著,眼睛逐漸變紅。

秦漢卻摸她的臉,打了個酒嗝,“小妖精,你這是什麼眼神,看的爺心癢癢的。”

林簾手握緊,忍住要打這個人的衝動,推開他,快速離開。

這些有錢人,她得罪不起。

現實的可怕,就是這樣。

可是,林簾要走,秦漢卻不要她走,拉住她,把她緊抱在懷裡,邪笑,“跑什麼?你是想跟我玩貓捉老鼠嗎?”

說著便去親她,林簾再也控製不住情緒,揚手給了他一巴掌。

秦漢被打的懵了,摸著臉說:“你打我?”

“對,我打了你。”

而且還想再打。

但不等她再次抬手,秦漢就突然抱緊她,哈哈大笑,“你竟然打了我?”

“小妖精,我真喜歡你!”

“走,跟爺回家,讓爺好好疼愛你。”

便抱著林簾跌跌撞撞的朝前走。

林簾覺得這個人瘋了,奮力推他,“你放開我!”

可不管她怎麼推都推不開秦漢的桎梏。

砰,秦漢一腳踢開包廂門,帶著她進去,“小妖精,我們到家啦!”

便把她抵在牆上,一把抽出皮帶,塞她手上,“小妖精,來,繼續,往爺這抽。”

說著,指著他身上。

林簾卻冇動手,而是看著他身後,那坐在高級鱷魚皮沙發裡的人。

一如既往的白襯衫,黑西褲,領口釦子解開三顆,袖子挽到手肘,白色的肌膚在燈光下散發著一層清冷的光。

他雙腿交疊,指尖夾著一支菸,渾然的貴氣就這麼逼過來。

湛廉時。

兩年不見,你還是這麼冷漠。

包廂裡不止有湛廉時,還有旁的人。

但不多,加上湛廉時也就三個人。

可秦漢帶著林簾突然闖入,這個包廂裡便多了兩個人。

而此刻,另外兩個人驚愕的看著秦漢和林簾。

誰都冇想到會突然出現兩個人。

“小妖精,你怎麼不動?”秦漢見林簾不動,等的不耐煩了。

林簾回神,看著眼前醉醺醺的人,突然一笑,嬌柔的說:“爺,我們走錯地方了。”

“嗯?走錯了?”

“是啊,你看,這裡還有其他人呢。”

秦漢轉身,可不是,湛廉時就看著他呢。

“咦,這不是湛總嗎?”

秦漢搖了搖頭,讓自己看清些,是湛廉時,點頭,“湛總,不好意思,走錯地方了。”

說著,醉醺醺的彎身,算是道歉。

看他那要栽倒的模樣,林簾扶住他。

秦漢順勢摟住她的腰,對包廂裡的幾人說:“今天我擾了咱們湛總的清靜,各位的單我買了,大家儘情喝,儘情玩!”

大方揮手,在林簾臉上親了下,又捏了捏她的腰,嘴唇窩進她脖子,“小妖精,走,我們回家,繼續快活!”

林簾低眉淺笑,柔的像含苞待放的薔薇,不嬌豔,卻讓人心裡一緊。

“好,聽你的。”

“真乖。”

“……”

兩人走出去,聲音漸行漸遠。

坐在包廂裡的俞海臨和趙連褚看對方,眼裡都是想不到。

湛廉時的婚禮他們去了,所以他們冇看錯,剛剛被秦漢帶走的人是湛廉時的前妻,林簾。

隻是,前妻成了小姐,不知道好友現在是什麼心情。

兩人同時看向湛廉時。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