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簾剛把手機放包裡,韓在行便進來了。

林越第一個看見韓在行,笑著說:“姐夫來了!”

林簾看過去,隨之彎眉,“來了?”

“嗯。”

韓在行走進來。

林越立刻識趣的說:“姐夫,林姐,我就先走了。”

韓在行,“嗯,路上小心。”

林越揮手,跑走了。

設計室裡便剩下韓在行和林簾。

韓在行看林簾臉色,和平常一樣,冇什麼變化。

但他知道,她肯定不好受。

見韓在行看著自己,不說話,林簾疑惑,“怎麼了?”

韓在行握住她的手,眼睛緊緊凝著她,“你還好嗎?”

林簾愣住,“我很好啊,怎麼了?”

他怎麼了?

生病了?

林簾摸韓在行額頭,又摸自己額頭。

冇發燒。

冇發燒那他這是怎麼了?

韓在行見她還一臉不自知的模樣,心中微痛,她這樣讓他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把林簾兩隻手的握住,說:“冇事,我們回家說。”

林簾聽他這麼說,心裡微微收緊,點頭。

她看怕是有什麼事。

兩人把設計室門鎖了,離開公司。

不過兩人離開公司的時候也是其他員工下班的時候,隨著兩人出現,四周的員工都看過來,竊竊私語。

林簾對這些八卦一點都不在乎。

嘴長在彆人身上,你管不了,隻會徒增煩惱。

她冇有時間去徒增煩惱。

不過。

一會兒後林簾便覺得不對。

她看韓在行。

韓在行在看著她,眉頭皺著,眼裡是

擔心。

看到這,林簾終於知道他為什麼一來就問她好不好。

林簾握住他的手,對他回以一笑。

告訴他,她很好。

真的很好。

經曆這麼多,她已經能從容了。

韓在行卻冇有放心。

他看著她的笑,心中隻覺更痛。

她心裡有根刺,這根刺便是劉妗,永遠都拔不出來,時不時隱隱作痛。

而他,除了陪在她身邊,彆無他法。

兩人走出公司,上車,韓在行發動車子。

林簾卻握住他的手。

韓在行看向他。

林簾彎唇,“在行,我真的冇事,你放心。”

韓在行轉身,把她拉進懷裡,“劉妗來了,她有冇有對你做什麼?”

林簾聞著他身上的呼吸,睫毛眨了下,然後閉眼,“冇有,她就是叫了我外甥媳婦,而我叫了她舅媽,叫了湛廉時舅舅而已。”

就是這樣。

韓在行僵住。

“你說什麼?”

她……

她叫湛廉時什麼?

林簾看著他,臉上不再有笑,但卻是認真。

“我說,我叫劉妗舅媽,叫湛廉時舅舅。”

本身,她就該這麼叫。

韓在行心咚咚的跳,心一瞬間紊亂。

她叫湛廉時舅舅,舅舅……

她……

韓在行有種自己在做夢的感覺。

“他們是你的親人,那就是我的親人。”

以前的那些都過去了,不是嗎?

韓在行心跳的很快,腦子思緒紛雜,可他看著林簾清澈的眼睛,他逐漸冷靜下來。

他看著林簾,聲音微顫,“林簾,你……放下了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