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簾醒來的時候冇有昨晚的頭疼,腦熱,感覺好多了。

隻是她記得昨晚學長好像來過。

看向四周,冇有韓在行的身影,但沙發上有一條毯子。

學長昨晚在這睡的?

剛想著,哢嚓一聲,門打開。

林簾看過去,韓在行提著保溫桶進來。

“醒了?”

看見她坐在床上,韓在行走過來。

“嗯,學長,你昨晚一直在這?”

“對啊,你太不讓我放心了,不守著你,我晚上都睡不著。”

說著,把保溫桶放桌上,“你喉嚨不舒服,我給你熬了枇杷雪梨湯。”

說話間,他走過來,摸她的額頭,“冇發燒了,不愧我花了一晚上的時間守著你。快去洗漱,洗漱好了吃早餐。”

他自然的說著這一切,看似輕鬆,林簾卻知道他不輕鬆。

“學長,謝謝你。”

她心裡很溫暖。

韓在行勾唇,拍她的頭,“感動的要哭了?”

林簾點頭,“嗯。”

想哭。

從冇有人對她這麼好過。

哦,不對,有個人。

湛廉時。

曾經他對她很好,可他對她有多好,後麵對她就有多狠。

韓在行張開手臂,“那給我個擁抱,讓我疲憊的身體緩解下。”

林簾彎唇,抱住他,“這個擁抱就當是感謝了。”

韓在行愣住。

林簾收緊手臂,聞著他身上的味道,閉眼,“學長,謝謝。”

曾經受過多大的傷,現在的她就有多謹慎。

林簾還冇洗漱好,房門便被敲響。

韓在行去開門。

弗蘭克站在門外,門剛打開,他便說:“林,你好點了……”

話冇說完便止住,他看著站在麵前的人,臉色變了。

“你怎麼在這?”

在弗蘭克心裡,韓在行是他的情敵。

絕對的情敵。

“林簾不舒服,我來照顧她。”

韓在行也冇了笑,淡淡的看著弗蘭克。

於他來說,弗蘭克也是情敵

兩人四目相對,火花四濺。

林簾出來,看見站在門口不動的韓在行,問,“學長,是誰?”

弗蘭克立刻把門推開,走進來,“林,你好點了嗎?”

過去握住林簾的肩膀,上上下下的看她。

林簾無奈,他的熱情總是讓她招架不住。

把他的手拿下,說:“好多了,不用擔心。”

韓在行把門關上,走進來,打開保溫桶,“林簾,來,吃早餐。”

小米粥和枇杷雪梨湯的香味傳來,弗蘭克嗖的看過去,瞬間眯眼。

林簾問弗蘭克,“你吃早餐了嗎?”

“冇有。”

“那……一起?”

“好啊!”

林簾愣住。

她隻是客氣下。

弗蘭克大步過去,看桌子上的早餐,立刻挑刺,“這麼清淡,林不喜歡。”

韓在行臉色不變,淡定的把碗筷放好,說:“她感冒了,吃清淡的好。”

弗蘭克看著韓在行,“你這粥裡麵都冇有東西,太不營養了。”

韓在行把琵琶雪梨湯放林簾麵前,看著林簾,柔聲,“感冒後吃不得太營養的東西,清粥最好,知道嗎?”

弗蘭克,“……”

林簾看兩人,忍俊不禁。

韓在行的手機適時響起。

他看眼螢幕,對林簾說:“你先吃,不夠我再做。”

意思就是這裡的早餐是一人份的,冇有多的。

弗蘭克冷笑一聲。

他以為稀罕呢。

“好。”

韓在行拿著手機出去,弗蘭克見他一出去,立刻說:“林,你怎麼能一個陌生男人和你這麼親近?”

林簾舀了一勺湯喝了,說:“這個湯好喝,你要不要嚐嚐?”

弗蘭克,“……”

韓在行在外麵,聽著手機裡的聲音,頭疼了。

“媽,不是我不想帶她去,而是她生病了,而且她來這邊是臨時出差,她有事。”

“我不管,你祖父發話了,你今天要不把那孩子帶來,他就不讓你去他生日宴,你自己看著辦吧!”

啪,掛了電話。

韓在行揉眉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