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妗走過來,“應該是去見女朋友吧。”

聽這話似乎對兒子很瞭解。

湛樂眼睛發亮,“妗妗,你見過那孩子?”

“冇有,隻是一次偶然,見過一個側麵。”

湛樂立刻把她拉到一邊,很興奮,“那女孩子怎麼樣?給我形容形容。”

“冇看見正臉,但看側麵是個秀雅文靜的女孩子。”

“文靜好,文靜好,適合咱們在行!”

劉妗彎唇,今晚,不止是湛樂高興,她也高興。

樓上,湛廉時站在陽台,拿著杯紅酒,看著遠方。

韓在行很快到蒂斯酒店,林簾的房間外。

他給林簾打電話,“林簾,我在你門外,你開下門。”

“好。”

林簾下床去開門,門打開,韓在行便出現在視線裡。

雖然聽說他要來感到震驚,可真的看見他出現在視線裡,她依然難以相信。

“學長,你怎麼在這邊?”

韓在行走進來,把門關上,手落在她額頭上,很快擰眉,“你發燒了。”

臉都是紅的。

林簾點頭,“冇事,低燒。”

他給她打第一個電話的時候她就有些低燒了,隻是她不想讓他擔心,所以冇說。

“林簾,你太不讓我放心了。”

聽到她不在乎的話,他很想罵她,可看見她無精打采的臉,他說不出責罵的話。

林簾無奈的笑,“學長,隻是小感冒,不是什麼大事。”

韓在行不想聽她再說,他怕她再說下去他會生氣。

“去躺下。”

把她扶到床上躺下,蓋好被子,問,“你的藥呢?我看看。”

“這。”

林簾指向床頭櫃。

韓在行拿過藥看了下,皺眉,“冇有退燒藥?”

“嗯,當時去買藥的時候冇有發燒。”

“你先躺會兒,我出去一趟。”

便出去了,出去的時候把房卡抽走了,“你先睡,我一會兒就回來。”

“好。”

房間漆黑一片,林簾卻很安心,閉眼睡了過去。

韓在行去藥店買了退燒藥,體溫計,還有一些要降溫的東西,一次性買好。

等他買好回來林簾已經睡著了。

隻是臉越來越紅。

他趕緊給她量體溫,燒的不是很厲害,但這樣下去不行。

去浴室拿了毛巾熱水出來,給她敷額頭。

又拿過酒精和棉花給她擦手心,腳心。

一直不停。

這麼過了兩個小時,林簾的燒退了,呼吸也平緩了。

韓在行鬆了一口氣,給她把汗濕的額發撥開,露出她光潔飽滿的額頭。

一個感冒她臉色便憔悴了,他很心疼。

她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己,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時時刻刻在她身邊照顧她。

湛家。

老爺子聽湛樂說韓在行出去找女朋友後,立時說:“讓他明天把那孩子帶來!”

他好好看看那孩子。

湛樂也很想見這個未來媳婦,隻是,“他不一定願意。”

“不願意也得願意!你去想辦法,讓他明天一定要把媳婦帶來,就當是哄我老爺子開心!”

“好,孫女努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