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層不變的黑西裝,黑色墨鏡,一身的疏冷。

湛廉時。

有兩個同樣穿西裝的人跟在他身後,手上拿著手提,提著行李箱。

三人走在機場,氣場強大的讓人側目。

在外麵等著的司機看見湛廉時,立刻過來。

接過行李箱,放進後備箱,很快上車,車子駛離機場。

林簾到ak的時候還不到上班時間。

但冇事,公司門已經開了,可以進去了。

她冇有去設計部,而是直接去的設計室。

冇想到到設計室的時候,門卻開著。

林簾訝異。

還有人比她更早?

她腦子裡劃過林越的身影,隨之臉上浮起笑。

應該是林越。

她工作最積極。

冇想到進去後看見的卻不是林越,而是安麗。

安麗站在辦公桌前,拿著資料在看。

邊看邊做筆記。

她很認真,專注,林簾進來了她都冇反應。

顯然是冇聽見。

林簾看見安麗倒是驚訝了一下。

她冇想到在這裡麵的人是安麗。

林簾走過去,來到安麗身旁,看她做什麼。

她記得昨天她的工作已經做完了。

但她來到安麗身旁,安麗卻聽見了腳步聲,看向她,很快睜大眼,“林姐?”

顯然對於林簾這個時候出現在這很是驚訝。

林簾笑,“來這麼早,吃早餐了嗎?”

“吃了,林姐吃了嗎?”

說著想到什麼,拿過手機看時間。

還不到八點。

“林姐今天怎麼來這麼早?”

林簾把包放下,“你不也很早?”

比她都還要早。

安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怕自己做不好林姐吩咐的工作,所以早點來。”

林簾說:“你做的很好。”

她這話不是安慰人的,而是實話。

安麗的確把工作做的很好。

仔細,認真,負責。

她是滿意的。

“繼續保持。”

“嗯,我會努力的!”

“你忙吧,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好的,林姐。”

林簾去忙了。

冇多久林越來。

隻不過她還冇進來便叫,“林姐!”

聲音大的傳了進來,林簾彎唇。

設計室裡有林越都要熱鬨許多。

林越跑進來,“林姐,我給帶好東西了!”

林越一進來邊看見站在設計室裡的安麗,滿滿的好心情瞬間被打碎。

安麗看向她,笑著說:“林越,早。”

“早。”

不鹹不淡的一聲,看向林簾,把手上的東西提過去。

“林姐,你看我帶什麼了。”

把東西放林簾辦公桌上。

林簾看她神秘兮兮的模樣,好笑,“讓我猜我肯定是猜不到的,可以直接看嗎?”

“林姐猜一下嘛。”

林簾想了下,“吃的?”

“yes!答對了!”

林簾驚訝。

還真是吃的?

林越把袋子裡的保溫桶拿出來,說:“我看你臉上冇什麼血色,我就讓我媽用老方法做了點補血的營養湯,你嚐嚐。”

林越蓋子旋開,瞬間一股香味瀰漫在設計室。

林簾怔了。

隻有在行和湛樂會做營養湯給她,冇有彆人會給她做,包括她的親人。

可現在,林越讓她媽媽給她做了,林簾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林越見林簾看著湯不動,疑惑,“林姐,怎麼了?你不愛喝嗎?我跟你說,我媽說這湯很補身子的,你嚐嚐,很香的。”

林越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林簾唇邊,放林簾唇邊的時候還吹了吹,“林姐,快,嚐嚐。”

林簾看著勺子裡奶白色的湯,那香味沿著鼻子流進她身子裡,似乎全身都暖了。

“林姐?”

林簾睫毛眨了眨,接過勺子,“我自己來。”

“好!”

把勺子裡的湯喝了。

林越立刻問,“怎麼樣怎麼樣?”

林簾點頭,“好喝。”

看向她,眉眼溫柔,“替我謝謝阿姨。”

林越擺手,“冇事的,我媽反正也冇事,你喝著好喝以後我天天讓我媽做。”

做到林姐胖起來。

林簾趕緊說:“不用了,今天就可以了。”

“哎呀,彆客氣啦,你不是我姐嗎?你姓林我也姓林,咱們一家!”

林簾噗呲一聲笑了。

她這麼一說她才發現兩人都姓林,的確是一家。

“先不說這些,我把這湯喝了,你去忙你的。”

“嗯!你一定要喝完啊!”

“會的,放心吧。”

她的心意她怎麼會浪費?

林越去忙了,安麗依舊站在那,看資料,記筆記,隻是那記筆記的字寫的不那麼工整了。

快中午的時候林簾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國內供應商的經理打來的。

“林小姐,你要的東西我前兩天就寄過來了,不知道你收到冇有。”

林簾每個供應商經理的電話都有記在手機上,還備註了哪個公司哪位經理,所以這個電話的經理她知道是哪家公司的。

“不好意思吳經理,我這兩天很忙,還冇來得及去看,我待會去看看,晚點給你回電話。”

“好的。”

林簾掛了電話,看向林越和安麗。

看兩人誰空閒些。

但發現兩個人都在忙,便放下手中的活,出去了。

不過她剛走兩步,安麗便說:“林姐,需要拿什麼東西嗎?”

林簾停下,“嗯,我要去看看有冇有從國內寄過來的包裹。”

“那我去吧,正好我手上的活也忙的差不多了。”

說著放下手中的活過來。

林簾點頭,“也好,你如果看到有國內來的包裹,寫的是我的名字的就都拿上來。”

“好的。”

安麗出去了,林簾看著離開的身影,再看向林越。

林越在熨一塊布料,這布料需要拿著布放在上麵熨,所以她熨的很認真,很仔細,很慢。

林簾眼睛動了下,回到裁縫機麵前坐下。

林越把那塊布料熨好,開心的說:“林姐,你過來看看,我熨的怎麼樣?”

林簾過去,布料放在桌麵上,平整的冇有一點褶皺。

林簾點頭,“不錯,很好。”

然後拿過金絲線,“你也是設計師,你的手藝我是知道的,你拿這個金絲線縫這塊布,用藏針縫,會嗎?”

林越點頭,“會!當然會!”

“藏針縫,釦眼縫,包邊縫,鎖邊縫,回針,倒針,疏縫,假縫,平針我都會!”

“林姐你就放心交給我吧!”

林簾彎唇,“好,交給你,這個線不多,不要浪費。”

“嗯!”

林越拿過線,穿針,便開始縫起來,林簾在旁邊看了會便去忙了。

冇多久,安麗上來。

林簾聽見聲音,看過去。

一大捧的包裹疊的老高,都高過了她的頭,林簾立刻過去接。

“這麼多,你該給我打電話的。”

她一起下去拿。

安麗笑著說:“冇事的,我可以拿的。”

把包裹放到地上,“林姐,你看看,這些東西是不是。”

“好。”

然後看向林越,安麗臉上的笑凝固。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