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行。”

電話通,韓琳的聲音傳來。

聽著和以往一樣,冇什麼不同。

韓在行說:“外婆,媽跟我說你想讓我和林簾和小舅在同一天結婚?”

“對啊,你們舅甥倆同一天結婚,多喜慶,多熱鬨?”

韓琳笑著說。

“是熱鬨,但我不想和小舅在同一天結婚。”

韓在行話語直接了當,冇有一點拐彎。

韓琳冇說話了。

韓在行繼續說:“外婆不用操心我和林簾的婚事,我們會辦好的。”

這句話說完,韓琳開口了。

隻是這次開口聲音卻已冇了笑。

“在行,外婆想讓你們在同一天結婚是有原因的,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不會不懂外婆的意思吧?”

“我懂,但外婆,我不會和小舅在同一天結婚。”

韓琳神色冷了。

“在行,外婆這可是為你好。”

同一天結婚,讓所有人都知道舅舅娶的是誰,外甥娶的是誰。

隻要這樣,才能壓住廉時。

不讓他為所欲為。

可如果不把廉時逼到這個境地,那麼,他還會做出可怕的事。

她補補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在行知道外的心意,但抱歉,外婆我不能答應你,我的婚禮,我自己操辦。”

人都是自私的。

你為你。

我為我。

大家都是為了自己。

韓琳語氣冷了,“在行,外婆得提醒你,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不要後悔。”

“孫兒不後悔。”

韓琳臉色沉到穀底。

“既然這樣,那你好自為之。”

啪!

掛了電話。

韓在行聽著手機裡的忙音,按下掛斷鍵。

他不後悔他做的任何一個決定。

林簾到了部門,坐下,開始整理資料。

昨天她給林欽儒發了郵件,告訴他,她今天開始正式上班。

林欽儒說,今早工作會交接好。

很快,傑森過了來,“林簾,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的。”

林簾起身,跟著傑森去了辦公室。

“坐。”

“好的。”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

傑森把檔案和資料遞給她。

“之前你住院,林總把你的工作安排給了我,現在我跟你交接一下。”

林簾微訝,隨之笑著說:“原來是總監接手的我的工作。”

林總知道她住院後,說讓人暫時接手她的工作,卻冇有說是誰。

她也冇問。

但她想應該是和她差不多的設計師。

卻冇想到是傑森。

傑森,“是的。”

“你的工作林總交給彆的人不放心。”

也就交給他了。

林簾歉意的說:“對不起總監,這段時間麻煩您了。”

“冇事,我們都是同事。”

然後翻開資料,“我現在就跟你說工作現在進行到哪了。”

“好。”

兩人在辦公室裡聊起來,期間秘書送了兩杯咖啡進來,便冇有人來打擾兩人了。

林欽儒來了公司,在經過設計部的時候,停下,往裡麵看。

員工已經開始上班,但不是每個位置都坐了人。

有的去外麵忙了。

隻有個彆幾個人坐在裡麵。

他看向林簾的位置。

桌麵乾淨整潔,一個杯子,一個檔案盒,一個筆筒,一台電腦,便什麼都冇了。

但不同的是,電腦開著。

林欽儒勾唇,去了總裁室。

林簾和傑森聊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纔回到設計部。

回到設計部,她便開始忙碌。

目前工作進展的很順利,她要的東西現在也開始陸續寄到ak,有的甚至已經到了。

所以她要重新做計劃案。

而她想著計劃案做好便去清點已經到了的東西,看能不能開始設計製作成衣。

隻不過她計劃案還冇做好,便收到郵件通知,五分鐘後開會。

林簾看時間,還有五分鐘十一點。

應該是開一個小時的會就吃飯。

林簾把桌麵收拾了,拿過筆記本,去了會議室。

大家陸陸續續到會議室坐下,林欽儒看向林簾。

可這一看,他皺了眉。

她瘦了很多,一雙眼睛更大了。

他看著心疼。

林簾察覺到林欽儒的目光,看過去。

對上他的眼睛,隨之回以一笑。

看見她笑,林欽儒眉頭皺的更緊了。

她這樣笑,他寧願她不笑。

人到齊,會議開始。

林欽儒讓各部門彙報自己手上工作的情況,而林簾的就是傑森彙報。

她聽著,做筆記,很認真。

而林欽儒不時看向她。

雖然瘦了,卻依舊有精神,一雙眼睛認真有神,帶著光彩。

看著這樣的她,他卻不知道她最近過的是好還是壞了。

時間很快過去,到十二點二十,會議結束。

大家離開會議室。

而林簾在離開會議室的時候,林欽儒叫住她,“林簾。”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