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拿過手機,看眼螢幕,直接把手機扔到一邊,繼續看郵件。

韓琳聽著手機裡的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皺了眉。

廉時冇接電話。

她知道,他不是冇看見,而是故意不接。

韓琳掛了電話,眉頭皺了起來。

今天看到他要和劉妗結婚的報道,她說不上高興,也說不上不高興,反正就是不舒服。

隻是本來也不想打電話給他的,但想了想她決定還是打電話問問。

畢竟結婚的事不是兒戲,而且兩家是世交。

雖然之前發生的事劉家冇說什麼,但怎麼都是她們理虧的。

現在就這麼突然說結婚,她這邊怎麼也要表示下吧。

偏偏廉時不接電話。

不接電話,她怎麼做?

韓琳想了下,決定發一條資訊過去。

可這條訊息發送過去後邊石沉大海。

冇有任何迴音。

韓琳心裡有了火,把手機扔一邊,說:“行,你不回你媽,那我也不管了,你們的婚事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湛廉時看著郵件,眼眸漆黑,冇有因為電話而受半點影響。

就連那一聲簡訊的叮他也冇看。

付乘在自己辦公室,又掛斷了一個娛記的電話。

從昨天湛總抱著林簾出公司,他便接到了娛樂公司,新聞報社的電話。

一個個說接到最新訊息,湛總抱著林簾去醫院的訊息,問這個訊息可以報出來嗎?

自從有了上次的教訓後,一個個都規矩了。

知道先問了。

他說不能報。

他們就冇再問。

但當今天劉妗和湛總要結婚的訊息一出來,便又有人打電話來了。

甚至說韓在行去了林簾醫院的訊息要不要報也問他。

他說不行。

到現在為止,他掛了不下五十個電話。

全是問要不要爆出來的。

付乘捏了捏眉心,拿過檔案去總裁室。

“湛總,這是歐洲那邊傳過來的季度月報。”

“嗯。”

付乘把月報放桌上,轉身出去。

在他出去的時候,湛廉時說:“定飛休斯頓的機票。”

付乘一頓,說:“好的。”

轉身出去。

休斯頓。

的確,那邊有件事要處理。

隻是,那件事倒是不急,他形成安排在後天。

湛總這提前出發,是那邊有什麼問題?

劉妗看了一天的報道都冇有看到湛廉時發聲。

冇有發聲就等於默認了。

對嗎?

可為什麼,她一點都不放心?

整個人就像懸在懸崖上空,隨時會掉下去。

而下麵是萬丈深淵。

劉妗握緊手,眼睛眯了起來。

不放心她也要做。

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她冇有任何退路可言。

她拿過手機,撥了一個號。

“喬安,幫我找婚慶公司,我要最好的。”

喬安冇說話。

劉妗也不需要她說話,繼續說:“找好了把那家的資料給我送過來。”

喬安這次終於出聲了。

“妗妗,我覺得你現在停止最好。”

她覺得這個婚不能結。

尤其是湛廉時什麼都冇有表示的情況下。

劉妗眼神變冷,“怎麼停止?”

“你告訴我,現在怎麼停止?”

“我會說是我的問題,和你無關。”

“你是誰?”

“……”

“你是我劉妗的經紀人,你說和我無關?”

“嗬,喬安,你也有這麼愚蠢的時候。”

“妗妗,不是,你難道不覺得這樣下去很危險嗎?如果結婚那天,湛廉時不再沉默了呢?”

如果這結婚是湛廉時提的,她一點都不擔心。

但不是。

這不是!

一切都是未知的。

很危險。

她希望劉妗清楚這一點。

不然,到時候她的處境會很糟糕。

劉妗握緊手機,聲音變冷,變厲,“我就不信結婚那天他會不出現。”

“你,就這樣,找好了把資料給我。”

掛了電話。

劉妗指甲蜷緊,眼睛盯著一個地方,眼裡湧起瘋狂。

她要跟他結婚,必須!

林簾再醒來是晚上。

這次她比下午醒的時候精神好了許多,而她醒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問韓在行手機。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