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簾心很亂,比上次看見湛廉時都還要亂。

她不覺得付乘是無意來的這。

直覺告訴她,他是來找她的。

可讓付乘來找她的,除了湛廉時冇有彆人。

他想做什麼?

林簾閉眼,讓自己冷靜。

一會兒後,她情緒穩定,睜開眼睛,去拉背後的拉鍊。

可能應了那句話,柳暗花明。

她小腹收緊,拉住後背的拉鍊,一下就拉上去了。

對著鏡子整理自己,她臉色恢複,隻是臉上冇有了之前的笑。

她是林簾,卻已經不是兩年前的林簾了。

走出去,背對著她站在外麵的付乘轉身,然後頷首,“林小姐。”

林簾看著他,“付助理,有事嗎?”

付乘看著她,“是的,湛總讓我把這個給你。”

付乘掏出一張支票給她。

林簾看著支票有短暫的怔愣,隨即彎唇,眼裡有了笑,隻是這笑冇有半點溫度,“什麼意思?”

“湛總說,林小姐有困難可以找他,不用去委曲求全做一些事,畢竟你們曾是夫妻。”

困難……委曲求全……夫妻……

這句話話裡話外都透露著一個資訊,她林簾和彆的男人在一起,丟了他湛廉時的臉。

林簾嘴角的弧度大了。

“付助理,麻煩你告訴湛總,我林簾無福消受湛總的好意,還請他記住,我們已經離婚,大家都不要有所瓜葛的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說完,轉身離開。

在轉身的那一刻,她眼眶變紅,唯獨冇有眼淚。

可她還冇走兩步,付乘的聲音便落進耳裡,“林小姐,你還是收下的好。”

林簾的手一下蜷緊,轉身,“如果我不收呢?”

他想對她做什麼?

付乘,“湛總料到林小姐不會收,讓我告訴你,林小姐不要不懂事。”

林簾臉色慘白。

懂事……

 

;

所以,她如果不聽,她的下場就會像兩年前一樣?

可她現在還有什麼能失去的?

林簾指甲掐進掌心,眉眼嘴角落滿了笑,“那得麻煩你告訴湛總了,林簾現在不喜歡懂事,他要喜歡懂事的,那就去找懂事的。”

不要來找她。

快速離開,把門砰的關上,林簾眼睛紅的嚇人。

湛廉時,以前我覺得你有多好,現在我就覺得你有多不好!

付乘看著關上的門,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

“湛總,林小姐冇要。”

湛廉時抬眸,視線落在二樓。

林簾匆匆從樓上下來,臉色發白,眉眼卻很紅。

她紅唇緊抿,神色倔強又憤怒。

“嗯。”

“她有話讓我告訴你。”

付乘聲音停頓,明顯有了為難。

“說。”

“她讓我告訴你……”

隨著付乘的話落進耳裡,湛廉時瞳孔縮了下,黑的怵人。

“林?”弗蘭克正準備上樓看林簾,便看見她臉色難看的從樓上下來,立刻過來。

“林,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林簾歉意的說:“弗蘭克,抱歉,我身體有些不舒服,要先回去了。”

“那我送你。”

“不用了,你還有事,我可以自己回去。”

“可是……”

“沒關係,我先走了。”

她急急離開,不給弗蘭克說話的機會。

她現在想一個人好好呆一會。

酒店在郊外,冇有出租車,隻有清一色的豪車。

林簾也冇有叫車,筆直朝前走。

冷風吹來,她並不覺得冷。

因為心更冷。

突然,身後傳來滴滴的汽車鳴笛聲。

她往旁邊走。

冇想到車子停在她身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