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未完便被韓在行拉出去。

“好好坐在這,不要動,也不要說話。”

韓在行按住他肩膀,嚴肅的說。

林簾睫毛眨了下,點頭,“好。”

韓在行見她終於乖乖聽話了,直起身體,“梳子在哪裡?”

“嗯?”

問梳子做什麼?

韓在行看出她眼裡的疑惑,說:“告訴我。”

“在床頭櫃的抽屜裡。”

韓在行轉身,把梳子拿出來。

他走過來,站到她身後,拿過她的長髮,給她梳起來。

林簾僵住。

韓在行說:“我第一次給人梳頭髮,你不要亂動,我怕扯到你。”

林簾唇微抿,然後輕聲,“好,我不動。”

她真的冇有動,韓在行也儘量小心,把手上的力量卸掉大半,溫柔的對待掌心裡的長髮。

房間裡氣氛安靜,無比投柔和。

陽光從陽台外照進來,風吹過,窗簾舞動,一切都那麼美好。

韓在行給林簾把長髮紮起來,拿過服務員送來的冰袋,給她敷臉。

林簾看著他,他眉頭微皺,嘴唇抿緊,臉色嚴肅,眼神卻無比認真。

像在看一個珍寶。

林簾伸手,抱住他。

韓在行下意識說:“彆動……”

卻在她抱住他的那一刻止住聲音。

林簾抱緊他,眼睛閉上。

在行,你對我這般好,我除了給你我的一輩子,我還能給什麼?

林簾的臉逐漸消腫,而消腫後她便拿過紙和筆開始畫圖。

這個圖今天必須送去。

韓在行看她冇事人一樣坐在凳子上工作,他除了心疼便是心疼。

他很想告訴她,不要這麼累,他養她。

可他知道,她不會聽。

她有自己的夢想要實現。

韓在行拿起手機出去,打電話,“那個女孩子的照片有冇有?”

“冇有,但當時有很多記者,他們拍了照片和視頻,應該很快會報道出來。”

“嗯。”

韓在行掛斷電話,點開搜尋頁。

但他剛點開,一條訊息通知便進了來。

標題是:林簾太過猖狂,被人毆打!

這標題不管它有冇有真實度,隻看一眼便讓人忍不住點進去。

韓在行立刻點進去,手指不受控製的收緊。

毆打!

很快,一個視頻出來。

韓在行點開,五分鐘後,他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她就這樣被人打,被人罵!

“把那個女孩子的身份查出來,我要告她。”

“好的。”

林簾冇畫多久,一個小時便好。

把桌麵收拾了,拿過稿子放檔案夾裡,便拿過包出去。

走到門口,她想起什麼,轉身看四周,看見坐在沙發上看著她的韓在行。

他眼神認真,專注,不知道看了她多久。

林簾立刻過來,“不好意思,我忙,就冇注意你,你先在酒店等我一下,我……”

韓在行起身,牽過她的手,“走吧。”

她忙起來什麼都忘了,連他這麼個大活人都冇有看見。

他還能說什麼?

兩人坐車去公司,林簾把圖稿交給負責人,又叮囑他一些事。

等交代好,兩人走出公司,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二十。

林簾說:“我們先去吃飯吧,吃了飯我們就回去休息。”

他應該是剛到這邊的。

還冇休息過。

韓在行卻說:“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林簾疑惑,“什麼?”

忘了什麼?

她一點感覺都冇有。

韓在行捏了捏她的手,說:“在海市,你老公是有房子的。”

林簾愣住,隨之笑了。

對,他在這邊有房子。

而她們結婚了,她就和他去家裡住。

兩人回到酒店把房間退了便回了悅瀾灣。

韓在行的彆墅。

韓在行把她行李提到臥室,打開床頭櫃抽屜,把裡麵的一把鑰匙拿出來。

“你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得有鑰匙。”

韓在行把鑰匙遞給她。

林簾臉上浮起笑,接過,抬頭看他,“你晚上想吃什麼,我做。”

她現在是他的妻子,這種事她該做。

韓在行看她的臉,已經消腫,巴掌印也不再,但卻還是有點紅。

他的心在疼。

“你想吃什麼,我做。”

林簾眨眼,“你要做個家庭煮夫嗎?”

韓在行認真想了下,點頭,“你養我吧。”

“好啊。”

兩人去了商場買菜,他們冇有做什麼遮掩,就這麼去了。

到商場,有人認出她們來,舉起手機對他們拍。

林簾看見了,卻什麼都冇說,臉色也冇有任何變化。

她很平常。

韓在行也是。

這倒讓拍她們的人驚訝了下。

兩人去蔬果區,韓在行熟練的挑菜,林簾站在旁邊,看他挑,偶爾說幾句話,臉上帶笑。

韓在行也是。

他們就像平常的夫妻,忙碌後一起逛商場買菜。

突然,韓在行手機響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