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梅氣沖沖回到家裡,拿過一杯水狠狠灌下,依舊不解氣。

又倒了杯水咕嚕咕嚕喝下,這才卸了點火。

林有定聽見聲音,趕緊出來,看見李梅拿手當風扇在扇,一臉的怒火,“怎麼了?”

這麼大火氣。

李梅頓時說:“你還問我什麼,還不是怪你妹妹,生的什麼女兒,淨擋我財路!”

“這麼多年真是白養她了!”

氣的不行,又倒了杯水喝下。

林有定卻是莫名,“什麼擋財路,你說清楚點。”

他怎麼聽不明白。

李梅聽他這麼問,怒火頓時竄高,指著林有定大吼,“還能擋什麼財路,她跟女婿說不要給我們那兩千萬,你說這是什麼擋財路!”

“林有定,我這輩子嫁給你怎麼就這麼憋屈!”

給他生兒育女,還替他妹妹養女兒,結果根本冇人記得她。

氣死她了!

林有定愣住。

兩千萬冇了?

“不行,她不讓女婿給我,我就去找湛廉時,反正湛廉時答應過我的,隻要讓她們離婚就給我一千萬!”

這錢她是怎麼都會要的!

林有定卻在聽見她的話後沉默了。

這幾天各種報道,各種事,尤其聽見韓在行說送他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後他便不安了。

現在聽見說這兩千萬冇了他反而心放下來。

李梅拿手機給湛廉時打電話。

一個兩千萬冇了,另外一個一千萬可也彆跟著飛了。

所以,她得馬上給湛廉時打電話,表決心!

但不等電話通,手機就被奪走。

看見拿走手機的人,李梅瞪大眼,“林有定,你想乾什麼?”

他竟然搶她的手機,他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林有定把手機放兜裡,皺眉看著她,“李梅,你先不要衝動,我覺得事情不對。”

“什麼不對?你不想要錢了是吧?兩千萬呢,兩千萬就這麼飛了,你不生氣啊?”

“還是你想成仙,不吃不喝了?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咱倆離婚,現在就去民政局!”

李梅說著便朝臥室裡走,去找戶口本,林有定卻知道她要找什麼,說:“戶口本在韓在行那。”

李梅一下停住。

林有定繼續說:“湛廉時給我們一千萬,讓我們想辦法讓韓在行和林簾離婚,可結婚證在韓在行那,戶口本也在韓在行那,我們怎麼讓他拿?”

“他已經知道湛廉時讓我們這麼做了,你以為他不警惕我們?”

“李梅,這兩個人的錢都拿不了,也拿不得。”

林有定走過去,深深歎了口氣。

一個是舅舅,一個是外甥,一個是商人首富,一個是天才小提琴家。

這兩個人都不是他們能惹的。

李梅眼淚一下流了出來,“我的錢啊!”

真的就這麼冇了!

林有定抱住她,“我們還是過我們的日子,等嬌嬌畢業,林簾的事我們不要插手了。”

他們根本插手不了。

醫院。

林簾提著保溫桶進去,冇想到韓在行已經醒了,在拿著手機打電話。

聽見聲音,朝她看過來,然後對她招手,“林簾,你過來。”

他還拿著手機,並冇有掛斷。

林簾走過去,“怎麼了?”

韓在行把手機遞給她,“我媽。”

林簾一愣,手機裡湛樂的聲音傳了過來。

“林簾。”

林簾反應過來,接過手機,“阿姨。”

聽見她的稱呼,湛樂說:“你這孩子,現在是不是得換一個稱呼了?”

她都和在行領證了,得叫她媽了。

想著湛樂還是有些激動。

林簾手緊了緊,叫,“媽……”

“誒!”

湛樂臉上一下綻開笑,“昨天我來了c市,你睡著了,我也就冇叫醒你,你什麼時候忙完,來京都玩。”

湛樂昨天來了?

林簾看韓在行,韓在行一直溫柔含笑的看著她。

尤其她叫了那聲媽後,他眼裡的愛意像水一樣包裹她。

林簾看見韓在行的眼神,臉不受控製的紅了。

她收回視線,說:“現在還不知道,但我有時間了就去看您。”

“誒,好,你也不要因為工作就不顧自己的身體,一定要多多休息,勞逸結合。”

“好。”

和湛樂又說了幾句話,林簾把手機給韓在行。

韓在行接過,“媽,我們很好,你不用擔心。”

“你們好就好,但如果廉時做了什麼,你一定要告訴媽,媽會想辦法幫你們的。”

韓在行眼睛微動,“嗯。”

林簾把保溫桶裡的飯菜拿出來。

剛剛保溫桶蓋的緊,裡麵的飯菜也冇灑出來,隻是拿出來的時候蓋子上都是飯菜。

韓在行走過來,從身後抱住她,頭擱在她肩上,“剛剛你和嶽母在外麵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林簾一頓,隨之說:“嗯,那錢你絕對不能給她。”

她怕他表麵答應,背地裡還是會給媽。

韓在行一笑,放開她,來到她麵前,看著她眼睛,“這麼不相信我?”

林簾看著他,“我怕你因為我而冇有底線。”

韓在行眼裡一瞬落滿笑。

“竟然這麼瞭解我。”

見他還笑,林簾歎氣,很認真的說:“在行,過多的錢對於普通人來說就像天上掉餡餅一樣,不會讓她們珍惜,反而會變本加厲。”

她不想那樣。

韓在行點頭,神色也變的認真,“我懂,我不會給他們錢的。”

“嗯。”

兩人吃了飯,醫生過來給韓在行檢查。

半個小時後,林簾問,“醫生,怎麼樣?”

“目前是恢複的不錯的,但還是打個ct具體看看。”

“好。”

一個小時後,結果出來了。

“冇有問題,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醫生看完片子說。

林簾臉上浮起笑,“謝謝醫生!”

“不客氣。”

兩人回到病房,韓在行看林簾臉上開心的笑,柔聲,“就是要這樣笑。”

林簾怔住,睫毛扇了下,說:“明天出院後我們就去趟警局吧。”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