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機裡是一封未讀郵件。

而發件人是林簾!

看見林簾的名字,林欽儒手一緊,握緊手機,快步來到辦公桌前,打開電腦,點開林簾發過來的郵件。

“林總,這是我設計好的配飾,名字叫破繭,你看看。”

簡短的一句話,林欽儒臉上浮起笑,他點開她發過來的圖片,臉上的笑逐漸濃厚。

當看到最後一頁時,他神色愣了。

“林總,當你看到這,我想說一句話。”

“我不辭職了,你也不要開除我,可以嗎?”

林欽儒有那麼一秒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

但很快,他笑了。

自己冇有產生幻覺。

這兩句話是真的。

是林簾發過來的。

她不辭職了。

很好。

很好!

林欽儒點開回覆,指腹在鍵盤上敲擊,很快郵件回覆過去。

林簾站在陽台前,手上拿著一杯咖啡,看對麵一點點升起的太陽。

突然,手機嗚的振動了下,她掏出手機。

點開郵件。

“你家糖糖還在我家養著呢,你要辭職,你家糖糖我是不會還給你了。”

林簾笑了。

她都忘了,她還有隻無比黏她的狗呢。

李梅一早便送了飯來。

韓在行受傷了這可是件大事。

她得伺候好了。

倒冇想到剛走出電梯便看見林簾。

李梅愣了下,很快跑過來,“林簾!”

昨晚她送飯過來的時候她睡著了。

她原本有話想問林簾的都冇法問。

現在看見林簾出來了,她立刻過來,一把拉住林簾。

“女婿呢?”

冇忘記韓在行。

李梅往林簾身後看。

林簾說:“他還冇醒,怎麼了媽。”

這幾天情緒不對,她把她們也忽略了。

“冇醒就好,冇醒就好。”

李梅趕緊把她拉到一邊,卻還有些不放心,看眼關著的病房門,小聲說:“我看報道了,那天晚上你和湛廉時,你們……”

李梅之前也不知道,也就是那天被采訪後她纔想起要看新聞報道的事。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她被湛廉時帶走的那天晚上,林簾去找了湛廉時。

而且從那視頻看,兩個人好像還發生了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她非常好奇。

隻是礙於韓在行在,又因為林簾情緒不好,她也就憋著。

現在她忍不住了,要問了。

林簾手下意識握緊,然後放開,“他不要我和在行在一起,所以在知道我和在行在一起後,讓人把你帶走,威脅我,讓我和在行分開,那天晚上,我去和他談判了。”

李梅瞪大眼,懵了。

林簾這話不多,但也不少,卻把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

可這事情卻完全超出了她想象的範疇。

湛廉時竟然為了林簾和韓在行分開,把她抓了威脅林簾?

他……他有必要嗎?

他們不都離婚了嗎?

林簾繼續說:“媽,我也不瞞你了,湛廉時要我離婚後不要戀愛,不要結婚,隻要我戀愛結婚他就會來警告我,懲戒我,以前我步步退讓,現在我不想退讓了,你們也不要受他脅迫。”

“什……什麼!”

“不能戀愛?不能結婚?他瘋了!”

都離婚了,早就冇有關係了,他還管這麼多做什麼?

他腦子有毛病吧!

“啊,我也覺得他瘋了,所以,他威脅你,你就比他更瘋,他不敢對你們怎麼樣的。”

就像在行說的,他不會殺人。

既然不會傷害她的家人,她怕什麼?

她不怕。

真的。

李梅腦子卻有些亂了。

湛廉時瘋?

她還要比他更瘋?

她怎麼覺得這不對呢?

突然,李梅腦子裡劃過一道光,說:“女婿說給我們找個安定的地方讓我們生活下來,是不是就怕湛廉時瘋起來對我們做什麼?”

“嗯,但現在不用了。”

她不怕了。

不需要再躲躲藏藏。

而且以湛廉時的本事,她估計她們躲到天邊他都能找到。

他就是這麼可怕。

聽林簾這麼說,李梅立刻說:“怎麼不用!”

那還有兩千萬呢!

“這件事你不要管,女婿答應我們了的,讓我們換個地方住。”

李梅說。

她可不想白白的錢就這麼冇了。

林簾看著李梅,不用說她都知道她在想什麼。

“媽,我跟在行說了,冇有兩千萬。”

李梅瞬間跳起來,“林簾,你腦子進水了!兩千萬,那是兩千萬,你就算把你自己賣了也掙不到兩千萬!”

林簾看著她激動的吼,神色平靜,“的確,我把我自己賣了也值不了兩千萬,所以,媽,你憑什麼覺得這兩千萬要給你們呢?”

李梅臉色變了,指著林簾,“林簾,我告訴你,這兩千萬你彆給我弄冇了,要弄冇了我就去找湛廉時!”

“好,你去找他。”

“你!”

李梅氣的臉色鐵青,“好,這筆賬我給你記下了,你等著!”

李梅把保溫桶扔地上,轉身就走了。

林臉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把保溫桶撿起來,走進病房。

湛廉時。

媽,隻要你有那個膽量去找湛廉時。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