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湛廉時拿過手機,劃過接聽鍵。

“廉時,是你做的嗎?”

電話接通湛樂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網上的訊息她怎麼壓都壓不下去,而在行跟她說不用管。

她著急,跟爺爺說。

爺爺對她說,以後孩子們的事他們不要操心了。

意思也是讓她不要管。

她不懂。

為什麼都不要管。

眼看著網上的訊息愈演愈烈,林簾的名聲也跟著一落千丈,她忍不住了,給廉時打了電話。

林簾名聲差,對她的事業有影響,對她的人生也有影響,尤其是和在行的婚姻。

而要這麼傷害林簾的,除了廉時她想不出來還有誰。

“不是我,但是我樂見的。”

湛廉時合上電腦,看著前方,黑眸深幽。

他的話讓湛樂擰緊眉,“什麼意思?不是你,那還能是誰?”

湛樂想不到有誰能這麼傷害林簾。

“姐,在行都不著急,你急什麼?”

漠然的語氣,冇有一點感情,湛樂的心突然就難受起來。

“廉時,在行是你的外甥,他身體不好,你就讓他幸福好不好?”

“你不看在在行的份上,你就看在我的份上,不要再破壞他和林簾了。”

湛廉時眸色沉了,“冇有林簾,在行會更幸福。”

“哪裡更幸福?在行愛林簾,他愛她!有什麼比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更幸福?”

“……”

手機裡冇了聲音,湛樂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話說的很重。

她過於激動了。

捂住額頭,壓低聲音,緩和,“抱歉,姐今天情緒有些不對,我……”

“她和在行在一起不過是為了報複我。”

“什麼?!”

韓在行在下午快四點的時候到的青州。

可他剛走出機場便被記者堵住。

“韓先生,你回國是來找未婚妻的嗎?”

“韓先生,對於未婚妻和上司存在曖昧關係,你怎麼看?”

“韓先生,未婚妻是舅舅的前妻,你一開始就知道嗎?”

“……”

各個問題如尖刺一樣落進耳裡,然而韓在行冇有一點憤怒,反而很平靜。

而因為他的平靜,記者也跟著安靜了。

他麵對鏡頭,說:“林簾和我舅舅結婚的時候在兩年前,而我認識她的時候在五年前,那個時候她和舅舅不認識,她隻認識我,我對她一見鐘情。”

“然而很不幸,我生病了,很嚴重的病,我還冇來得及對她告白我就出國治療,我以為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再遇見她。”

“好在老天爺厚待我,我回國那天我就遇見了她,可她滿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機場大廳安靜了。

隨著韓在行的話,周遭嘈雜的一切都沉靜。

隻剩下韓在行的聲音,溫柔又憐愛的聲音。

“她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不論是身體上還是心上,她都有了不可磨滅的傷口,那個時候我告訴自己,我要保護她,一輩子保護。”

說到這,韓在行自嘲一笑,“可那個時候我們並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如果那個時候我們知道了,我們早就結婚了,不會到現在,被我舅舅阻止。”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