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湛廉時到京都的時候是次日早上五點二十。

他剛下飛機,付乘的電話便過了來。

“湛總。”

“什麼事?”

“十個小時前,劉小姐的助理來了電話,問你在哪。”

湛廉時看前方,“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給喬安打過去。

很快,喬安的聲音傳來。

“湛總。”

“妗兒在哪?”

“在您的彆墅,她從昨天回來後精神就不大好。”

湛廉時眸光微動,“調查結果出來,給我一份。”

“好的。”

司機來接的湛廉時。

看見湛廉時從機場裡出來,立刻過去。

“湛總。”

“回帝豪麗景。”

“好的,湛總。”

車子在一個小時後停在帝豪麗景。

湛廉時走進去,一股濃烈的酒味撲麵而來。

他看過去,劉妗躺在沙發上,茶幾上是傾倒的酒瓶,以及酒水。

他走過去,把劉妗抱起來,上樓。

司機把行李放到臥室便離開了。

劉妗聞到熟悉的味道,抓住湛廉時西裝,臉埋進他懷裡。

湛廉時腳步頓了下,看她一眼,邁步上樓。

劉妗聽著沉穩的腳步聲,像鐘聲一樣,一聲聲敲進她心底,讓她浮躁的心安穩。

平靜。

睜開眼睛,看抱著自己的人,啞聲,“你回來了?”

湛廉時停下腳步,看著她,“回來了。”

劉妗摸他的臉,眼神朦朧,“是嗎?我又在做夢了。”

他怎麼可能這個時候回來。

他說過的,他初八回來。

今天才初七。

劉妗閉上眼睛,“廉時,隻有夢裡的你纔是愛我的。”

現實中。

他不愛她了。

他心裡有了彆的女人。

那個和他在一起一年,懷過他孩子的女人。

嗬嗬……

劉妗再次埋進他懷裡。

湛廉時看向前方,眸深若潭,抱著劉妗回了臥室。

……

林簾忙完後想起一件事,給媽回電話。

她拿過手機,螢幕上有五個未接來電,還有幾條簡訊。

簡訊內容都是讓她接電話,回電話。

林簾看時間,快十二點。

媽她們應該睡了。

她明天再給她回電話。

然而,李梅並冇有睡,一直抱著手機守著,等著林簾給她回電話。

倒是林有定睡了,現在正打呼嚕。

李梅一直冇等來林簾的電話,林有定又睡的這麼死,李梅氣的一巴掌拍在林有定身上。

林有定被嚇的一下坐起來,“怎麼了怎麼了?”

“怎麼了,林有定,你就一點都不操心嗎?”

李梅怒聲。

聽見李梅的話,林有定鬆懈,躺回床上,“我操心,可我操心有用嗎?林簾她是成年人了,我不可能每天守在她身邊,看著她吧?”

李梅瞬間火冒三丈,“所以你就不管了?!林有定!我李梅怎麼就嫁了你這麼個窩囊廢!”

李梅拿著枕頭就打林有定,最後林有定被打的趕出了臥室,去了側臥睡。

李梅氣的胸口起伏,看時間。

淩晨一點了。

好,很好。

林簾,你明早要不給我打電話,我就去你公司找你!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