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初五,過不了幾天便是初九。

韓在行和林簾的訂婚。

這件事外麵的人都知道了,湛樂那也在籌辦。

不出意外,初九那天的訂婚將會正常舉行。

而從目前情況看,不會有問題。

劉妗聽著手機裡的安靜,嘴角微勾。

廉時,你是不想去嗎?

還是害怕去?

“去。”

薄薄的單音節,劉妗抬頭,嘴角笑意擴大。

“我準備後天回去,你呢?”

後天初七,修整一天,剛好。

“初八。”

“那我要晚點看見你了。”

“不急。”

“是不急,就是想你了,你想我嗎?”

“你說呢?”

他尾音微挑,語聲卻很淡,聽不出喜怒。

劉妗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美眸微抬,裡麵是絕對的自信,“想。”

不管他是真的想,還是假的想。

她都當他想她。

“到了給我打電話。”

“ok。”

湛廉時掛了電話,劉妗把手機放梳妝檯上,叫助理進來。

“妗姐。”

“把後麵的日程排一排,我後天回京都。”

“好的。”

韓在行和林簾的訂婚,她絕對去。

京都。

湛樂一早起床,看日期。

初五了。

在行和林簾不知道忙的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回來。

她得問問。

畢竟今天都初五了,兩人要還不回來,這可就來不及了。

湛樂給韓在行打過去。

電話很快通,冇多久,電話接了。

隻是接韓在行電話的人不是韓在行,而是他助理凱莉。

“阿姨,在行在開演奏會,暫時冇辦法接您的電話,等他演奏會結束了我再讓他回您電話。”

“在開演奏會啊?”

“是的,大概還有兩個小時結束。”

“那冇事,等他忙完了給我回個電話吧。”

“好的,阿姨。”

湛樂掛斷電話,去樓下吃早餐。

等幾個小時冇事。

她吃了早餐便開車去了酒店。

看看酒店佈置的怎麼樣了。

這是兒子的終身大事,必須得仔細。

等她去了酒店,一再的確定,瞭解後,韓在行的電話回了過來。

“在行,你忙完了?”

“嗯,有什麼事?”

“冇事,就是這不是初五了嗎?你和林簾什麼時候回來?”

手機裡的聲音頓了兩秒,傳過來,“媽,林簾不會回來。”

湛樂聽見這句話,腦子一下嗡了。

不會回來?

這是訂婚!

訂婚新娘子不回來,那算什麼訂婚?

“在行,你說林簾不會回來,是不是你說錯了,還是媽聽錯了?”

不然,這怎麼可能呢?

“媽,我冇有說錯,你也冇有聽錯,林簾不會回來。”

湛樂頭暈了。

韓在行繼續說:“但你不用擔心,我們已經領證,她不回來是好事。”

領證……

是啊,她怎麼忘記了這件事!

她們隻要領證了,那彆的都是形式問題。

不重要。

可是,“林簾那天不回來,你們怎麼訂婚?你這怎麼招待賓客?”

“我一個人招待,到時候我會處理好。”

湛樂皺眉。

話是這麼說冇錯,可她怎麼都覺得不對。

“在行啊,你們是不是又出什麼事了?”

手機安靜了。

湛樂聽著這片安靜,握緊手機。

可彆又出什麼大事。

就在這時候,韓在行的聲音傳了過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