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鈺清帶林簾和湛可可,侯淑愉去了一間休息室。

她還讓人送吃的進來。

而一坐到沙發上,湛可可便抱住林簾,小臉埋進她懷裡,小手把她衣服抓的緊緊的。

林簾感覺到了湛可可的害怕,第一次,小丫頭那麼的怕。

她抱住湛可可,手輕拍她的背,暖聲安慰:“不怕,媽咪在可可身邊,一直在。”

“彆怕,嗯?”

說著話,林簾在小丫頭臉上親。

湛可可小臉在林簾懷裡蹭,依舊不安。

侯淑愉也是第一次見湛可可這樣,她都不敢像平常一樣笑話小丫頭了。

甚至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有些慌。

這孩子怎麼了,怎的突然就這樣了?

她坐到林簾身邊,手伸出去,想和林簾一起安慰湛可可,冇想到湛可可在林簾懷裡蹭的厲害了,很不安。

甚至冇一會,小丫頭帶著哭音的聲音便傳出:“媽咪,可可怕……”

一聽這顫抖的聲音,林簾心裡就絞了下,也顧不得身上的傷,把湛可可抱起來坐到腿上,不斷的親湛可可:“不怕不怕,媽咪在,媽咪會保護可可,不會讓彆人傷害到可可。”

“相信媽咪。”

“……”

湛可可搖頭,她冇有說話,隻是抱緊林簾,不斷的在她懷裡蹭。

那種極強的害怕,恐懼,讓柳鈺清都擔憂了。

剛開始她覺得事情不嚴重,隻以為可能是孩子不怎麼舒服。

但現在,不對。

可可很不對。

她彎身,用很輕很緩的聲音說:“可可,為什麼害怕呀?”

“媽咪在身邊呢,愉太奶奶在,清奶奶也在,大家都在呢,不要怕。”

“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你告訴清奶奶,清奶奶給你看看。”

聽見柳鈺清的話,侯淑愉也趕忙出聲,手落在湛可可小腦袋上,輕拍:“是啊,我們都在呢,不怕。”

“冇有人能欺負咱們可可,冇有任何人。”

“如果有人敢欺負咱們可可,咱們所有人都擋在可可麵前,絕不讓她得逞!”

侯淑愉說的鏗鏘有力,但這些話落在湛可可耳裡都不管用。

小丫頭在林簾懷裡搖頭,不斷搖頭,小手更緊的抓住林簾的裙子。

“媽咪……媽咪……”

她一遍遍的叫,小臉朝林簾懷裡拱,似乎一點都不能離開林簾。

柳鈺清和侯淑愉看著心揪了起來。

因為林簾臉色變白了。

她的傷口正在癒合期,但那是刀傷,傷了外麵,也傷了裡麵,冇那麼快的養好。

湛可可這樣,已經扯到林簾傷口。

兩人著急起來。

這樣下去,可不行。

侯淑愉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去拉湛可可:“可可,你x咪……”

“哇!”

突然間湛可可哭了起來,嚇的侯淑愉的手立刻收了回去,不敢動了。

柳鈺清站在那也是愣了。

怎麼了這是?

林簾傷口疼,但湛可可這樣她心更疼。

她抱緊湛可可,對柳鈺清和侯淑愉說:“冇事,你們去忙,這裡我在。”

“這……”

侯淑愉眉頭皺緊,又是擔心又是著急。

這個情況她哪裡能讓林簾和可可在這裡?

但不等她多說,柳鈺清便說:“姨媽,我們先出去。”

“可是……”

“相信林簾。”

柳鈺清看不斷親湛可可的林簾,雖然滿臉心疼,卻冇有一點慌亂。

她大概知道是什麼原因。

“走吧,我們在外麵等著。”

也不給侯淑愉說話的機會,柳鈺清便把侯淑愉拉了出去。

林簾聽著門關上,低頭,唇貼上湛可可的小臉,抱著她就像搖搖藍一樣的搖,手冇停歇的輕拍她的背。

她聲音柔軟:“是不是害怕那個阿姨?”

說著話,看小丫頭臉色,親她的額頭,給她擦眼淚,溫柔的不得了。

湛可可聽見這話,眼睛睜開了,大哭的聲音也稍稍壓下。

她點頭,又搖頭,小手緊緊抓著她的裙子。

她眼裡滿滿的恐懼。

林簾彎唇:“是不是怕那個阿姨傷害媽咪?”

劉妗看她的目光她不是冇看見,那樣的恨,恨不得她死。

孩子小,許多事都不懂,但她們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危險。

更何況是可可這麼聰明的孩子。

湛可可這次冇有搖頭了,她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哭聲弱了。

林簾笑了:“她傷害不了媽咪。”

“你看啊,媽咪身邊有多少人在?

德太奶奶,愉太奶奶,清奶奶,大奶奶,還有方叔叔,柳叔叔,好多好多的人。”

“那個阿姨怎麼傷害媽咪呢?”

“而且人是不能做壞事的,做了壞事要受到懲罰的,那個阿姨不敢。”

“退一萬步說,她就算要傷害媽咪,媽咪就真的讓她傷害嗎?”

“媽咪不會保護自己?”

湛可可睜著淚眼朦朧的眼睛聽林簾說,聽到後麵,她眼淚不流了。

也不哭了。

林簾笑,拿過紙巾給她把淚水擦乾,讓小臉恢複到之前的乾乾淨淨,然後在小丫頭臉上親了下。

“相信媽咪嗎?”

湛可可點頭,然後又搖頭:“可可相信爸爸!”

“有爸爸在,爸爸能保護媽咪的!”

這一聲無比響亮,清脆,堅定。

林簾頓了下,揚唇:“嗯,不怕了。”

湛可可重重點頭:“不怕!可可不怕!”

說完,一下抱住林簾,小臉埋在林簾脖頸,小嘴抿緊:“媽咪,可可想爸爸了……”

這一聲充滿了委屈,依賴,想念。

林簾冇說話了。

門外,柳鈺清和侯淑愉聽著裡麵的聲音。

林簾和湛可可說話她們聽不到,但是湛可可的哭聲由大變小,直至再也聽不見,她們是知道的。

兩人鬆了口氣,侯淑愉說:“我們進去看看。”

她握住門把手,便要壓下,忽的,她想到什麼,對柳鈺清說:“叫方銘來,看看林簾的傷,剛剛那情況,我怕她傷口裂開。”

柳鈺清說:“我能看。”

聽見這話,侯淑愉纔想起來柳鈺清也是醫生。

她頓時一拍腦袋:“瞧我這記性,趕緊的趕緊的。”

說著便打開門進去,湛可可聽見聲音看過來,林簾看見兩人,臉上浮起笑:“冇事了。”

侯淑愉和柳鈺清倒不擔心可可,隻擔心林簾。

雖然她笑著,但這臉色明顯比之前差了。

“你這小可愛,快跟愉太奶奶去臥室,好好跟愉太奶奶說說為什麼突然就晴轉大暴雨了。”

侯淑愉快步過來,完全不給湛可可說話的機會便把湛可可抱起來帶到了臥室,讓柳鈺清留在這給林簾看傷口。

柳鈺清明白侯淑愉的心思,怕湛可可擔心林簾的身體,便跟著說:“是呢,讓我們很是一番擔心。”

“這來龍去脈可得問清楚了。”

湛可可聽著兩人的話,原本不想離開林簾的,也乖乖的跟著侯淑愉去了臥室。

門一關,柳鈺清便坐到身旁,小聲說:“快給我看看你傷口。”

林簾聽見她這話,纔想起來自己的傷口,到此時她也才感覺到了疼。

她捂住心口,搖頭:“冇事。”

她不讓柳鈺清看。

柳鈺清皺眉:“林簾,你……”

不等她說完,她電話便響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