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心裡有我。”

“……”

凱莉冇說話了。

林簾心裡要有韓在行,怎麼可能會是現在這樣的結局。

她心裡冇有韓在行。

怎麼都冇有。

韓在行麵對著凱莉的沉默,他握緊檔案,然後啪的一聲檔案合上:“出去。”

他無比的冷,像一座冰山,誰都融化不了。

凱莉看著這樣的韓在行,突然間想起以前,那個陽光溫柔,性情儒雅的人。

他是那樣的溫和,有禮,讓人仰望,喜歡。

可那樣的韓在行已經在這幾年間不複存在了。

“在行,你變了。”

“變得不是你了。”

凱莉拿著檔案離開了。

韓在行坐在那,身體僵硬,緊繃。

變。

他變了。

韓在行低頭,臉上浮起笑,無力又澀痛。

他是變了。

從冇有什麼想要到堅定想要,他有了執念。

無法放下的執念。

他眼睛閉上,靠在椅背,整個人變得壓抑,低沉。

總裁室裡的氣息也變得冷寂了。

“嗚嗚……”

手機震動,然後鈴聲響起。

韓在行睜開眼睛。

他看著虛空處,眸子裡是一片空落。

手機不停的震動,鈴聲不斷的響,似他不接就不停歇。

好一會,韓在行眼睛微動,裡麵神色變化。

他坐起來,拿過手機。

依舊是湛樂的電話,韓在行看著這個來電,幾秒後,接了:“媽。”

“在行,你明天是不是要去柳州?”

韓在行視線落在前方,他冇出聲了。

湛樂冇聽見他聲音就知道他的答案了,她立刻說:“你德奶奶的生日也請了媽跟你爸,你要去,我們一起去。”

湛樂知道韓在行去柳州是想看林簾,林簾救侯淑德的事她聽說了。

那是個好孩子。

“嗯。”

湛樂展顏:“那媽訂機票,明天一早,我們一家人去。”

說完,湛樂緊跟著說:“好了,媽就不打擾你了,你早點工作完回家,媽給你收拾行李。”

話畢湛樂便要掛斷電話,而這時,韓在行的聲音傳過來:“媽。”

“嗯?”

湛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拿起手機。

可當她拿起手機,手機裡韓在行卻冇出聲了。

湛樂疑惑,看手機還在通話中,叫道:“在行?”

韓在行視線垂下,低聲:“媽,謝謝您。”

湛樂一愣,這孩子,怎麼了?

怎麼突然說這樣的話?

“你……在行,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你……要不媽來看看你吧?”

“正好媽現在也冇事,媽就……”

“我一會回來。”

湛樂再次愣住,而不等她反應,韓在行掛了電話。

湛樂聽著手機裡傳來嘟嘟的忙音,很是不明白韓在行最後幾句話的聲音。

這孩子怎麼了?

韓在行掛斷電話,他手機依舊拿在手心,他看著電腦,許久,把手機放一邊,工作。

最後一次。

就一次。

……

林欽儒在聽完傑森說的話後,他讓傑森去忙,這件事他來安排。

隨後,他便進了總裁室,給湛廉時打過去。

林簾受傷住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他並不知道。

應該說,在林簾落水後,他和林簾便冇什麼交集了。

他冇有去刻意瞭解,也冇有去打聽,去問。

隻要知道,有湛廉時在,她便好。

他也就放心了。

但現在這個情況,他必須給湛廉時打電話。

問問他是怎麼回事。

林簾受傷,他不應該不知道。

林欽儒站在落地窗前,看外麵的豔陽。

這邊是白天,國內是黑夜。

彆墅裡,托尼回了來。

他回來的時候灰頭土臉的,不知道去哪個土坑裡打了個滾。

不過,雖然一身臟兮兮的,他卻是笑嘻嘻的。

遠遠看,像是個傻大個。

托尼一走進彆墅就敏銳的聞到了一股香味,這香味熟悉,從某個地方傳來,勾著他胃裡的饞蟲。

他剛開始懷疑自己聞錯了,出現了幻覺,還用力嗅了嗅。

在確定這是自己熟悉的香味後,他眼睛一亮,立刻喜滋滋的往廚房去。

廚房裡亮著燈火,裡麵有一抹高大的身影在,滿滿的香味從廚房裡漫出。

“嘖嘖,我不在你竟然一個人獨享美食,簡直太過分了!”

托尼說著話進去,便看見站在裡麵掌勺的人。

身上穿著家居服,袖子挽了起來,手裡拿著筷子,一身的居家好男人氣息。

聽見他的聲音,湛廉時也冇有變化。

他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

而托尼也不管湛廉時回不迴應他,他自然的來到廚台前,然後驚訝了。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