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場裡,湛可可掛了電話,特彆的開心。

整個人都和剛剛不一樣。

像變了個人似的。

侯淑愉見她這模樣,摸她的小腦袋,忍不住打趣她,“瞧咱們可可,一跟爸爸打電話就開心的要飛起來。”

“愉太奶奶怎麼覺得小可可看見媽咪不是這樣的呢?”

“難道,在小可可心裡,小可可更愛爸爸?”

侯淑愉故意逗小丫頭,而如她所想,她這麼一說小丫頭便立刻大聲說:“纔沒有!”

“在可可心裡,爸爸和媽咪是一樣重要的!”

“誰都不能少,可可對爸爸和媽咪的愛都是一樣重的!”

“冇有哪邊多,哪邊少,就像爸爸和媽咪對可可的愛,都是一樣的!”

小丫頭特彆認真,聲音還特彆大,好似恨不得告訴所有人,在她心裡,就是湛廉時和林簾最重要了。

侯淑愉知道自己再這麼逗下去,小丫頭肯定得生氣。

彆看小丫頭平時特彆好說話,但有時候可是很執拗的。

“知道知道,愉太奶奶是在逗咱們小可可呢,瞧咱們小可可,竟然這麼認真。”

湛可可嘟嘴,“愉太奶奶不能這麼逗可可,可可會生氣的。”

“喔唷,曉得了,愉太奶奶曉得。”

“在咱們可可心裡,爸爸媽咪都是最重要的,誰都取代不了。”

“嗯!”

“最重要的!”

湛可可很好哄,一會兒情緒便恢複,但很快她想起一件事,立刻湊到侯淑愉耳邊,小聲說:“愉太奶奶,爸爸明天要給德太奶奶過生日,你可不要跟彆人說,一個人都不能說。”

侯淑愉立刻說:“愉太奶奶答應了的,絕對保證不說!”

侯淑愉一臉的鄭重嚴肅。

湛可可非常放心,又去對章明和李叔說同樣的話。

剛剛按的擴音,湛廉時說的話兩人都聽見了,自然不會亂說。

但湛可可還是不放心,要著重提醒一下。

侯淑愉看著小丫頭,那認真的小模樣,回想剛剛湛廉時說的話。

他怕是不止是不想讓林簾知道,還有彆的原因。

不能讓彆人知道。

幾人在這裡等著,時間說的是一個小時,但湛可可和侯淑愉說話,感覺似一會兒就到了。

海漫枝穿著優雅長裙出現在湛可可和侯淑愉視線裡。

“漫枝。”

侯淑愉頓時抱住海漫枝。

對於海漫枝能今晚來柳州,她感到特彆的高興。

海漫枝柔和的笑,“還以為你想我想的都瘦了,我怎麼看好像還胖了?”

海漫枝上下看侯淑愉,打趣侯淑愉。

侯淑愉怎麼會不知道海漫枝打趣她,她給她一個眼神,“就你這麼說我。”

“嗬嗬。”

兩人一個眼神,一個笑都明白對方。

多的不說,海漫枝看向湛可可,她彎身,“你好啊,可可,我們又見麵了。”

她對湛可可伸手,湛可可立刻握住,聲音脆嫩嫩的,“海奶奶,你還是那麼好看~”

瞧這嘴甜的,海漫枝頓時笑眯了眼。

侯淑愉在旁邊吃醋的說:“海奶奶好看,愉太奶奶就不好看了?”

“也好看!但是不一樣的好看!”

看看這多會說話,侯淑愉和海漫枝都笑的不行。

“好了,走吧,我聽說林簾還在醫院裡,我也想去看看她。”

聽見說林簾,湛可可便激動了。

“可可帶海奶奶去,可可知道媽咪在哪裡!”

“嗬嗬,好啊。”

幾人上車,往醫院去。

而此時醫院裡,湛起北已經到醫院,他在和侯淑德說話。

“事情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了,你放心,安安穩穩的,他們會把事情處理好。”

湛起北杵著手杖,和侯淑德站在僻靜處,劉叔站在不遠的地方守著。

侯淑德點頭,“這次多虧了南洪和廉時。”

“不是他們,也不會這麼快的有結果。”

湛起北搖頭,看著外麵夜色,感歎,“都是造化弄人。”

兩人都冇再說話了,許久,侯淑德出聲,“湛老哥,林簾這裡你不用擔心,有我守著,她不會有事。”

“我讓鈺敏送你回老宅,你早點歇息。”

湛起北看著侯淑德,他想再說點什麼,最終沉默點頭,離開了。

林簾能接受柳家人,不能接受湛家人。

大家都知道。

湛起北來柳州,也不是來看林簾,主要是為著明天。

南洪已經跟他說了一些情況,他知道,明天會是非常不一樣的一天。

他已經做好準備。

柳鈺敏此時正好掛斷電話過來,看見湛起北,她立刻過來扶住湛起北,“爸。”

湛起北說:“回去吧。”

柳鈺敏看向後麵的侯淑德,侯淑德對她點頭,她明白,扶著湛起北離開了。

侯淑德站在那,看著湛起北的身影消失在視線裡,她心中蒙上了一層又一層的壓力。

湛老哥說造化弄人,事實確實如此。

她能說什麼呢?

什麼都說不出。

她除了心疼,便是無力。

柳鈺敏和湛起北上車,車子發動,駛離醫院。

湛起北出聲,“南洪來電話了?”

柳鈺敏輕‘嗯’了聲,看著車前擋風玻璃外的景物,“南洪說,今晚他就回柳州。”

湛起北一頓,杵著手杖的掌心微動,“鳳泉鎮的事差不多了?”

“他說差不多了。”

“嗯,那就好。”

湛起北也冇問具體的情況,似乎他已經知道鳳泉鎮那邊事情的如何。

而柳鈺敏也冇再說,她心裡沉重。

南洪不告訴她,她想問一些事,他隻說,等明天過後說。

他始終口封的很緊,而從他聲音裡,她能感覺到事情的嚴重。

她很不安。

忽的,柳鈺敏想起湛南洪跟她說的一件事,她轉頭看著湛起北。

“爸,南洪說,廉時明天會來,但為免打草驚蛇,這件事不能讓人知道。”

“他說,在趙宏銘那,廉時已經消失。”

消失。

聽見這個字,湛起北一瞬握緊手杖。

柳鈺敏感覺到車裡氣氛的變化,尤其是湛起北身上的氣息,她知道老爺子是擔心了。

她趕忙說:“您放心,廉時冇事,這隻是迷惑趙宏銘的手段。”

不然,南洪也不會特意跟她說這件事。

湛起北把身上的低氣壓壓下,說:“我知道。”

說完這句話,湛起北說不再出聲,但這一刻,他身上的氣息始終縈繞著一股沉肅。

人年紀大了,聽不得一些話。

即便知道這話隻是說說,並不是真的,但那心裡的不安就像螞蟻侵入,一口口咬著。

再也無法安穩。

柳鈺敏知道,自己不該對湛起北說這樣的話。

但明天很重要,不能出紕漏,所以很多事都得仔細。

現在她有些後悔。

柳鈺敏想說點什麼讓老爺子安心,但發現那些話出口,再說什麼都無法讓老爺子安心。

就這樣,車子一路沉默的回柳家。

而此時,病房裡。

林簾拿著手機在接電話。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