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鳶看著外麵那一張張憤怒的臉,她嘴角勾了起來,極冷。

隱芝跟在鳳鳶身後,一張臉依舊麵目表情。

似乎眼前的一切,掀不起一點波瀾。

“族長,你不顧族規把那幾個外姓族人留在了我錦鳳族,觸怒了我族神靈,現在我族遭受災難,正是那幾個外姓族人的原因,我們必須把他們抓起來,讓我族神靈息怒!”

站在最前麵最中間的其長老義正嚴辭,語聲激烈。

而隨著她出聲,站在她身後的人都高舉火把,大喊,“抓起來!”

“抓起來!”

“抓起來!”

一瞬間,這裡的氣氛緊張了。

鳳鳶看著這一張張憤怒的臉,她嘴角的笑變濃。

冷意也更甚了。

“我是把他們留在了我錦鳳族,但從他們幾人入我地界開始,他們就從未再我錦鳳族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過。”

“我族族規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回之。”

“他們幾人冇有犯我錦鳳族任何一人,亦未傷我錦鳳族一人,我為何要把他們抓起來?”

“如若我因此把他們抓起來,那是否也觸犯了族規?”

“……”

一瞬,院子裡安靜了。

後麵那些女人一下都看向了其長老,眼中是疑惑。

其長老看著鳳鳶,臉色沉了,“族長要這麼說,那今夜這場無妄之災與那幾人毫無關係?”

“若是這般,我不信。”

“誰都知曉,昨日來我錦鳳族的三人中有兩人,正是年節那日來過的二人。”

“那日那二人未在我錦鳳族留宿,我錦鳳族相安無事,我們自冇有為難他們。”

“但今日,在他們留宿我錦鳳族之夜,就發生這般之事,若說與那幾人毫無乾係,我其長儘第一個不信!”

“對,其長老說的對!”

“一定跟那幾人脫不了乾係!”

“我們必須把他們抓起來,直至火滅!”

“抓起來!”

“抓起來!”

“抓起來!”

“……”

一個個又喊叫起來,麵上儘是怒恨。

其長老聽著身後的聲音,她臉上浮起笑,然後躬身,“還請族長把那幾人抓起來,待火滅後,再行定奪。”

“請族長把那幾人抓起來,待火滅後再行定奪!”

隨著其長老這最後的一聲,後麵的人都跟著她出聲,躬身。

一下子,這裡安靜了。

隻有火把劈啪燃燒,襯得這裡火紅一片。

鳳鳶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她嘴角的笑垂下,冰冷也跟著不見。

她就像一個站在高處的人,俯瞰下麵的一切。

“如果我說不呢?”

其長老一僵,她身後的人也都一愣。

所有人都抬頭看著鳳鳶。

鳳鳶此時看著其長老,冷漠出聲,“現在錦鳳族的族長是我,還是你其長老?”

“還是說,在你們眼裡,我鳳鳶不是錦鳳族的族長,其長老纔是?”

鳳鳶目光落在這一下看著她的一張張臉上。

頓時,這些女人都嚇到了,當即跪在地上,“族長,我們隻是擔心我族幾千年基業就此毀於一旦,並無他意啊!”

“是啊,族長,我們並不是要逼迫您,而是一切都來的太巧了。”

“族長三思啊!”

“……”

大家都著急起來,誠惶誠恐。

而這一刻,其長老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抬頭看著鳳鳶,“本身我族就不允許外族人在我錦鳳族留宿,外族人太過狡詐,陰險,心思多詭,我們錦鳳族族人善良單純,哪裡鬥得過他們?”

“當年公主若不是被那奸惡之人所惑,我們何至於蝸居在此?又豈會有不讓外族人留宿我錦鳳族的族規?”

“今日不論族長如何想我其長儘,我其長儘即便拚了這條命,也要請族長把那幾人抓起來!”

話畢,其長老拿起那根木杖,抵住脖子,一臉堅毅的看著鳳鳶,“還請族長定奪!”

“其長老!”

一瞬,眾人大驚失色,難以置信的看著其長老。

她們有反應快的,立刻便要過來攔住其長老,其長老手一伸,厲聲,“都彆過來!”

“為了我族千年基業,我其長儘死而無憾!”

說完,她手用力,那脖頸處便生出血痕。

眾人看到此,當即頭磕在地上,“族長!”

隱芝站在鳳鳶身後,她看著其長老那一點點流出的血攀爬上木杖,冇有出聲。

鳳鳶看著其長老,她目光一動不動,其長老亦是。

兩人誰都冇有說話,都在僵持著。

看最終誰會先退縮。

氣氛冷的嚇人。

“族長!”

突然的,一個女人極快跑過來,來到鳳鳶身前。

看見這人,一個個目光都落在這人身上。

其長老亦是。

鳳鳶看著這女人,出聲,“何事?”

“那姓湛的男子要見您。”

鳳鳶看其長老,其長老握緊木杖,冇有半絲鬆懈。

鳳鳶冷笑一聲,轉身進了堂屋,“讓他來!”

“是!”

女人極快離開,鳳鳶坐到了堂屋裡等著,而此時,院子裡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不知道該如何了。

隱芝還站在那,她看著其長老,“隱芝在此說一句,莫要因外人而傷了自己。”

其長老一震,看著隱芝。

隱芝不再看她,轉身進了堂屋。

其他人都反應了過來,趕忙上前,扶住其長老,“其長老,隱執事說的對,莫要因外人而傷了自己啊!”

“其長老,先等著吧。”

“看那人來族長會如何。”

“……”

其長老看著明晃晃的堂屋,裡麵坐著的人,她握緊木杖,然後鬆開。

竹木屋。

徐平站在院門口,他冇有出去,就在那聽四周的動靜。

那兩個守在門外的女人,一個還在門口守著,一個去了鳳鳶那,把湛廉時的話帶過去。

冇多久,湛廉時出了來。

托尼一起。

守在門外的女人聽見動靜,看過去。

見湛廉時托尼都走了出來,她轉過視線,冇再看。

徐平聽見聲音,轉身,看向走出來的人。

湛廉時來到院門口,他看著外麵夜色,視線落在一處特彆明亮的地方。

火光沖天,在那一片,光始終要亮堂些。

托尼手插在兜裡,和湛廉時一樣看著那一片天,嘴角微微勾著,“看來火不小。”

聽見他的話,輕鬆的很,那守在門口的女人臉上冷了。

徐平感覺到了,他看那女人,然後說:“相信錦鳳族能解決。”

“嗬嗬,我也相信。”

“存在了這麼幾千年的民族,肯定有過人之處。”

女人臉色逐漸恢複。

兩人冇再說話,大家都看著那一片火光,安靜蔓延。

湛廉時始終冇有出聲,他看著那片天,眸中也是一片火光,無聲燃燒。

突然的,遠處傳來腳步聲。

湛廉時眼眸微動,看過去。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