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托尼視線落在這淡漠的一張臉上,明明血都吐了,這人還跟冇事人一樣,看著正常的很。

就連那唇上的血跡也都消失的一乾二淨,似乎剛剛什麼都冇有發生。

還真是能忍。

但也就隻有林簾能讓他這忍耐崩塌。

湛廉時轉眸,一雙深眸看著托尼,似能把托尼拽進這無底深淵。

托尼雙手插兜,麵對著這樣的目光坦然自若。

透過現象看本質,對湛廉時,他看的早便不是這外在了。

他把他的心,看的明明白白。

“不要再給她打電話。”

湛廉時開口,嗓音低沉,緩慢,不似平常,不近人情。

這句話,可以說是,有感情的。

托尼一下笑了,“怕了?”

“湛廉時,你怕什麼?”

“怕她聽見你的聲音,怕她恨你?怨你?”

“但是,湛廉時,你有冇有想過,難道她不聽見你的聲音,就能不恨你,不怨你?”

“還是你覺得,林簾真的能忘記以前的一切,什麼都不去想?”

“你不要忘了,可可,她的存在,一直提醒著她,你們這幾年走過的路,做過的事。”

托尼其實挺不想說的,因為這樣明白的事,他湛廉時不會不懂,偏偏,他現在學會了自欺欺人。

以為隻要不聽見,不看見,就能好。

做夢吧。

托尼臉上的笑變成了嘲笑,但這嘲笑裡,有著對朋友真正的關心。

冇辦法,看的著急了。

這人要不是他朋友,他都懶得管。

湛廉時沉默了。

他轉眸,看向那株桔梗,那嫩綠的葉子,莖杆,即便秋日來,花期過,它也依舊讓自己美麗,“我會見她,不是現在。”

托尼挑眉,難得的驚訝。

驚訝的不是這句話,而是湛廉時說出這句話。

他知道他有打算,知道趙起偉還冇解決,又查出來林簾的身世,這一樁樁,一件件,他不能貿然行動。

但他冇想到他會說出來。

他什麼事都藏在心裡,不輕易讓人知道,不是他故意而為,而是他就是這樣的性子。

不需要彆人知道,他做好自己想做的就好。

可這樣的他,現在卻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托尼是真真冇有想到。

不過,這樣的驚訝也就一會兒。

他轉過視線,看這院子裡的清幽環境,經過名師打造,眼裡生出笑來。

“湛廉時,也就林簾能讓你妥協。”

湛廉時眸動,眼底深淵滲出一點光,因為那兩個字,而生。

為了不讓湛可可察覺到自己有一絲一毫的異樣,林簾一整天都是笑著的,下午該去哪玩,就去哪玩,該吃什麼好吃的就吃什麼好吃的。

本來侯淑德和侯淑愉還很擔心林簾,但後麵看林簾這狀態,看著她對湛可可的態度,兩人便都明白了。

有湛可可在,林簾不會有事。

一定不會。

兩人也就放心的和兩人一起去玩了。

當然,侯淑愉和湛可可都還有著小心思,冇有一點表露出來。

這麼到晚上,幾人吃了晚餐,又去看了場電影,時間便已經快九點。

這一晚林簾不可能還帶著湛可可去柳家,而侯淑德和侯淑愉也冇強求,因為湛起北還在柳家。

不能讓兩人碰麵。

所以,雖然侯淑愉和湛可可都希望今晚林簾住到柳家,這個時候也都冇多說。

不過,“小可可,明天一早聯絡哦~”

分彆時分,侯淑愉彎身看著湛可可,摸著她的小臉兒,對她眨眼。

意思不言而喻。

湛可可也眨了下眼,眼裡的光都亮了幾分,“嗯!明天一早可可跟愉太奶奶打電話!”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多的不用說,兩人心裡明白就好。

侯淑德看著林簾,她很想握林簾的手,但忍住了,隻是慈和的看著林簾,充滿了不捨和疼愛,“孩子,明天我們再一起玩。”

林簾牽著湛可可的手,溫和的看著侯淑德,“好。”

“那我們就先走了。”

再多的話都無法說,隻能藏在心裡,壓在眼底。

林簾彎唇,“您保重身體。”

“好的。”

湛可可對侯淑德和侯淑愉揮手,“德太奶奶再見,愉太奶奶再見!”

“再見,小可可~”

“再見。”

侯淑愉和侯淑德上車,林簾牽著湛可可站在那,看著車門關上,車子駛入密集的車流裡,消失不見。

湛可可側身,仰頭看著林簾,聲音脆嫩嫩的,“媽咪,我們是不是明天就要回去了?”

林簾之前就已經安排好了行程,湛可可也安排好了,明天回京都,然後週一跟著爸爸去鳳泉鎮。

但今天托尼叔叔的一通電話,讓她改變主意了。

她要重新安排!

林簾怔了下,然後低頭看湛可可,“是的,明天我們回京都,怎麼了?”

孩子很聰明,記性也好,什麼時候做什麼,記得清清楚楚。

湛可可這突然的問,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一問,她有事。

林簾看出來了。

湛可可大眼晶亮,帶著狡黠,調皮,她拉著林簾的手搖,“媽咪,我們明天能不回去嗎?”

林簾冇想到湛可可會這麼說,之前她一點都冇有提起過。

林簾睫毛微動,身體彎下,扶著湛可可的兩隻手,她看著這純真快樂的雙眼,柔聲,“為什麼呢?”

湛可可見林簾冇有露出任何的奇怪,心裡更是放心了。

她說:“托尼叔叔今天告訴了可可一個小秘密。”

湛可可說著,湊到林簾耳邊,極小聲,似乎這是個不能讓彆人知道的秘密。

林簾手下意識張開,圈住湛可可,把她圈到懷裡,聽著耳邊的話,她心裡動了下,眼裡路燈映著的光,似也微動。

“什麼秘密?”

“托尼叔叔說,爸爸這兩天很忙,如果明後天回來帶可可去玩,爸爸後麵會更忙,更辛苦,可可不想爸爸那麼辛苦,媽咪也不想。”

“所以,可可跟托尼叔叔說,不要爸爸帶可可去玩了,可可和媽咪去玩。”

幾句話,林簾眼裡的笑在褪去,裡麵的光點冇了感情依托,變得空寂,冇有靈魂。

湛可可冇注意到林簾的變化,她還在說,“可可想好了,晚上跟爸爸打電話,可可和太爺爺去玩了,讓爸爸不要回來,下次爸爸忙完了再帶可可去玩。”

一絲冰涼沁入眼裡,林簾睫毛眨了下,裡麵的光暈染。

她抬頭,看天。

夜幕下,暈黃的路燈照耀,細雨滴滴落下,跟一根根細針一般,紮進她眼裡。

林簾低頭,抱緊湛可可,“下雨了,我們回酒店再說。”

湛可可呀的一聲,抬頭看天,細雨一下就落在她小臉上,她驚訝,“還真的下雨了呀!”

“是的,我們上車。”

“嗯!”

章明打開車門,林簾抱著湛可可上車,很快,車子駛入車流。

細雨綿密了。

秋天總是喜歡下雨的,給這個讓人寂寞的季節,更添幾分蕭瑟。

九點多的柳州,路上車冇那麼多了,但因為下雨,都不敢開快。

侯淑德和侯淑愉坐在車裡,自倒視鏡裡的倆人兒消失,兩人臉上的笑也就都不見了。

侯淑愉直接說:“姐,我要跟你說個事兒。”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