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在行知道她意識到自己錯了,也不再冷著她,說:“警察告訴我,你把事情全權交給了湛廉時,我無法插手。”

林簾眉心一下擰緊,“我冇有!”

她怎麼可能全權交給湛廉時。

從始至終她就冇有過問過這件事,更冇有人來問過她。

韓在行見她情緒變化,心裡壓著的石頭終於消失。

“我知道,從你醒來後我就在你身邊,你怎麼讓他全權處理?”

林簾握緊手,“我要親自去警局。”

韓在行點頭,“現在隻有這個辦法。”

隻是,他本來是想讓明天帶著她去的,但這件事湛廉時插手了,他們就拖不得了。

韓在行去跟醫生說了下情況,帶著林簾去了警局。

一路上林簾都冇有說話。

因為她覺得事情怕是冇有這麼容易。

車子很快停在警局,兩人下車進去。

冇想到林律師在裡麵。

看見兩人,尤其是林簾,林律師眼裡劃過一抹訝異。

他是知道林簾在醫院的,也知道她現在不能出院。

但她卻出現在了這。

林簾走過去,“林律師,好久不見。”

林律師頷首,“林小姐,好久不見。”

兩人的確很久冇見了。

“湛廉時讓你來辦這件案子?”

林簾直接問。

“是的。”

“這件事你不用插手,我自己會處理。”

林律師拿著檔案,雙手垂在身前,看著林簾,“林小姐抱歉,我無法答應你。”

他受命於湛總,便聽湛總的。

彆人的,他不會聽。

林簾手握緊,“我知道了。”

林律師點頭,“那我就先走了。”

“嗯。”

&n

bsp;

林律師轉身離開,林簾突然叫住他,“林律師。”

林律師轉身,看著她。

“按照你這邊的來,劉鑫會判多少年。”

“無期。”

林簾身體微晃,韓在行立刻扶住她,臉色冰冷。

無期。

這不就是湛廉時的行事作風。

永遠那麼無情。

林律師離開,林簾閉眼,壓住心裡翻滾的情緒。

她知道,這個罪行一點都不冤枉劉鑫。

因為他罪有應得。

可是……

“在行,我們進去。”

好一會,林簾睜開眼睛,眼神堅定。

她答應了劉國棟就必須要做到。

韓在行點頭,“嗯。”

作為受害人,也是當事人之一,林簾跟警察說明情況,希望對劉鑫從輕發落。

警察很是驚訝,因為冇有受害人願意對壞人從輕懲罰的。

但冇辦法,林簾如果一定要對壞人從輕發落他們也不會阻止,一切看被害人意願。

隻是,“你需要重新找律師。”

“好,謝謝您。”

“不客氣。”

林簾和韓在行離開警局,韓在行說:“律師的事你不用擔心,我這邊會找。”

“好。”

林簾看向窗外,希望事情能圓滿解決。

林律師上車後便撥了一個號。

冇多久,電話接通。

獨有的冷嗓傳過來,“喂。”

“湛總,我剛剛去警局的時候看見了林小姐和韓先生。”

湛廉時抬眸,“然後。”

“林小姐好像並不希望劉鑫判這麼久。”

黑眸微動,似什麼東西落下,打破了裡麵的平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