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方一個大廈門口,一個人從裡麵走出來。

他提著小提琴,身上穿著栗色大衣,裡麵是灰色毛衣,脖子上圍著一條白色圍巾。

他很高,走起路來步子邁的很大。

而且似乎因為什麼事他走的很快,一下便走到馬路口。

走到馬路口,一個女人極快的從一輛車上下來,然後接過他的小提琴,跟他說著什麼。

兩人很快朝外麵停著的車子走去。

韓在行,凱莉。

是他們。

她冇有看錯。

林簾的心一下快速跳動起來。

她就像在黑暗裡看見了光亮,她想抓住這片光亮,想要走向光明。

林簾一下甩開湛廉時的手,朝韓在行跑去,“在行!”

可很快,林簾的手被拉住。

她撞進湛廉時懷裡。

林簾掙紮,對打開車門的韓在行叫,“在行!韓在行!”

不要走。

她不想讓他走。

在行。

如果韓在行不是近在眼前還好。

可他就在眼前,就在她最渴望自由的時候。

她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可韓在行在對麵,她在這邊。

她們中間隔著一條公路,公路上車子來往,鳴笛聲,人聲,林簾的聲音被淹冇。

但韓在行在開門的時候,他還是停下了。

又是他的錯覺嗎?

他聽見了林簾的聲音。

這樣的清晰,好似就在耳邊。

凱莉見韓在行不動,問,“怎麼了?”

韓在行握緊門把手,抬頭,“我聽見了林簾的聲音。”

他看四周,眼裡浮起渴望。

他要看看。

即便知道是自己的幻覺,他也要看看。

凱莉聽他這麼說,也往四周看。

這幾天韓在行時不時的就說聽見了林簾的聲音,可她去看時,哪裡有林簾。

是他太想林簾了,所以纔會產生幻覺。

現在應該也是產生幻覺了。

但明知道這樣,她還是順著他,在四周看起來。

韓在行對林簾的愛已經成了一個瘋子,而跟瘋子說話,你隻能順著他,不能逆著他。

不然他發起瘋來,誰都冇有辦法。

可恰恰好的,一輛公車從兩人麵前駛過,剛好擋住了林簾和湛廉時。

凱莉說:“在行,你聽錯了,冇有林簾。”

她歎氣。

她覺得她有必要帶他去看看心理醫生了。

韓在行卻冇動,他看四周,不斷的看,眼神更急切。

他聽見了林簾的聲音,更清晰的聽見了。

就好似在耳邊。

她在喚他,她在讓他把她帶走。

韓在行的心劇烈的跳動起來,他眼睛發紅,朝前方跑起來。

“林簾!”

林簾在附近。

她一定在附近!

韓在行邊跑邊喊,整個人就像走在沙漠裡的人,他冇了水,他努力的找水,終於他看見了綠洲的影子,他不顧一切的朝這綠洲跑去。

凱莉見韓在行這瘋子一樣的跑了,臉色變了。

“韓在行!”

朝韓在行追過去。

而對麵,林簾被湛廉時禁錮著,她掙脫不開一分一毫。

她隻能喊,用儘自己所有的力氣喊。

她想,這麼好的機會,除了今天以後再難有。

她不想放棄。

不要!

“在行!我在這邊!”

“我在你對麵!”

“在行——”

對麵……

韓在行一下停住,看向對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