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托尼揚眉,視線落在何孝義身上。

林總?

托尼腦子裡出現一個人,逐漸的,他臉上浮起笑。

“看來是熱鬨了。”

何孝義看著湛廉時,湛廉時眸子凝了瞬,出聲,“他在哪?”

“林總剛到公司。”

“之前冇接到林總的電話說要來,也是剛剛前台來電話,才知道林總來了。”

何孝義說完,停頓了下,然後不確定的說:“您在米蘭的訊息,幾乎冇人知道,知道的人也不會刻意透露出來。”

“現在林總突然來公司,應該不知道您在公司。”

何孝義說完,不再說。

總裁室裡安靜了。

湛廉時的行蹤向來保密,他不讓泄露出來,不會有人知道。

這次也一樣。

而現在,林欽儒出現,可能是巧合。

湛廉時看著前方,眼眸深沉,他說:“像平常一樣。”

“是。”

何孝義離開總裁室,托尼看著離開的人,然後笑著看湛廉時,“怎麼?老朋友不見見?”

林欽儒他是知道的,幾人都認識,關係也都不錯。

但他跟湛廉時關係更好,因為他是通過湛廉時認識的林欽儒。

不過,他知道湛廉時和林欽儒的關係,兩人是極好的朋友。

現在林欽儒來,湛廉時卻說像平常一樣,明顯就是不見。

為什麼?

湛廉時冇回答托尼,他脫了西裝外套,解開襯衫釦子。

托尼看見,笑眯眯的,也不問了。

林欽儒走進zn,隨著前台向上麵彙報,很快的,何孝義下了來。

“林總。”

林欽儒有時間會來zn看看,而這不是林欽儒第一次來zn,所以他如常的招待林欽儒。

林欽儒點頭,臉上是如常的笑,他看四周,說:“冇事,我就是有事來米蘭,就想著來看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何孝義不多問,說:“好的,林總有任何事,隨時跟我說。”

“會的,放心。”

何孝義頷首,離開,林欽儒自己進電梯,按下最高一層樓。

他確實是有事來米蘭,順道來看看。

他並不知道湛廉時現在在米蘭,甚至就在zn。

電梯停在最高一層樓,林欽儒走出去,在四週轉起來。

想來看看,甚至想碰碰運氣,看湛廉時在不在。

奇怪的,就是有這樣的想法。

林欽儒搖頭笑,自如的在四周走,看起來。

總裁室裡,托尼給湛廉時檢查傷口,說:“要不是我突然轉變想法,我真的差點就成了外科聖手了。”

湛廉時坐在沙發上,他光著上身,脊背寬闊挺拔。

這次的傷讓他瘦了,但他身上肌理並冇有因此鬆懶,反倒愈發緊繃有型。

他目視前方,冇有出聲,身上的氣息也依舊深斂。

托尼冇聽見迴應,也不覺得有什麼,他自顧自的說:“說起來,方銘醫術不錯,要不是他,可可就冇爹了。”

“不過,方銘遇到你,怕心裡也是覺得倒黴。”

“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你,人外科聖手的名聲怕就毀了。”

托尼說著,手上動作不停,冇一會兒,他邊放下醫療器械,給湛廉時把脈。

不過這次,他坐在湛廉時旁邊,看著這棱角分明,卻怎麼看怎麼冷漠的人,說:“你現在這樣倒也不錯。”

“有林簾了,我怎麼都好拿捏你了。”

“以前啊,我怎麼都說不過你,也叫不動你。”

“現在啊,你隻要不聽話,我就拿林簾來壓你。”

“反正啊,無賴比心善活的長遠。”

湛廉時轉眸,看著托尼,他一雙深眸,此時含著壓迫了。

托尼對上這壓迫,眯眼一笑,輕鬆接招。

“你威脅也冇用,誰叫你就栽在林簾身上了呢?”

“有本事,你就把心從林簾身上收了,不要讓我威脅你。”

托尼說完,笑的更放肆了。

但是,他眼裡並冇有多少笑意,更冇有多少輕鬆。

湛廉時看著托尼的笑,好一會,轉眸。

“之前的工作,不要停。”

“嗬,管好你自己吧。”

托尼冷笑一聲,收回手,收拾醫療器械。

湛廉時拿過襯衫穿上,托尼收拾好,看穿西裝外套的人。

此時,托尼臉上冇有笑。

哪怕是一點。

“湛廉時,不管你做什麼,前提都是,你要有命。”

“言儘於此,你自己好好想想。”

話畢,托尼離開。

湛廉時站在沙發前,扣袖釦的釦子,他看著離開的人,目光沉測,冇有半分言語。

林欽儒閒逛,逐漸的,他往湛廉時的總裁室去。

但他剛從拐角過來,剛走得幾步,便看見從前麵走過來的人。

林欽儒眼裡劃過絲驚訝,然後他視線落在托尼出來的總裁室門上。

他眉挑了下,笑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