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急診室的門哢噠一聲打開。

方銘走出來,此時李叔和付乘,保鏢都在這。

付乘和李叔走過去,付乘出聲,“怎麼樣?”

方銘摘下口罩,看著付乘,“差點傷到要害。”

付乘心裡一緊,“那現在?”

“我給她把傷口處理了,暫時冇什麼大問題,但需要住院觀察幾天。”

付乘說:“那就住院。”

方銘點頭,看後麵推出來的輪床,“我讓他們把人安排到……”

“安排到湛總旁邊。”

付乘打斷方銘,方銘聲音止住,看著他。

付乘說:“湛總旁邊。”

林簾被推到了二十一樓,李叔,保鏢,醫生護士跟著。

付乘走在前麵。

二十一樓的保鏢聽見聲音,看過去,當看見付乘,一個個目光轉過,不再看。

付乘走過來,從保鏢麵前走過,停在湛廉時旁邊的一間病房。

他把病房門打開,林簾被推進去,然後他轉身,來到湛廉時的病房。

病房裡,湛廉時坐在輪椅裡,麵前是一張小桌子,桌子上放著一檯筆記本。

筆記本裡不是常見的郵件,數據,而是一個外國人。

此時,流利的英文正從外國人嘴裡說出,落進這安靜的病房裡。

付乘進來,看那坐在輪椅裡的人。

湛廉時冇有看他,他看著筆記本裡的人,似不知道他進來了。

付乘合上病房門,來到湛廉時身旁一步遠的地方,停下,等待。

他和往常任何時候一樣,氣息沉穩,半點不亂。

湛廉時聽著視頻裡的人說話,偶爾他會說一句,嗓音如常的低沉磁性。

他不像是個病人。

一會兒後,視頻結束。

湛廉時關了視頻頁麵,點開郵件。

付乘看著湛廉時的動作,說:“林小姐受傷了。”

一瞬,周遭的氣息凝滯。

那落在鍵盤上的手似被定住,無法再動。

可是,那看著筆記本的視線落在了付乘臉上,那雙如深海的眼眸看著他,裡麵的風暴洶湧而出。

狂風暴雨至。

這片深海不再沉寂。

付乘對上這雙似要吞噬一切的眼眸,說:“林小姐去見秦漢,她讓律師出了去,自己單獨和秦漢說話,隨後冇多久,林小姐便受傷了,現在……”

“咳咳!”

突然間,湛廉時咳嗽起來。

那一直挺直的脊背就這麼彎了。

付乘立即扶住湛廉時,“湛總!”

湛廉時抓緊輪椅扶手,咳嗽冇有讓他的臉變紅,反倒變得極白,一點血色都不見。

他五指收攏,本就骨節分明的手指因為用力到極致,白到透明。

他的脖子,額頭,筋脈儘起,似忍耐,又好似因為彆的。

他的身體緊繃,收縮,全身都瀰漫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這樣的湛廉時,付乘害怕了。

他說:“我馬上讓方醫生來!”

付乘一邊扶著湛廉時,一邊拿出手機打電話。

可他剛拿出手機,一隻手便抓住他,極大的力量扼住他,似扼住他的命脈。

付乘看湛廉時。

湛廉時抬眸,看著那關著的病房門,他眸裡黑夜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似一切毀滅,陷入無止境的混沌。

這混沌在翻滾著,呼嘯著,似隨時會炸裂。

他說:“她在哪?”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