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好像去樓上了。”張媽在四周看了一圈說。

“哦,這樣。”

湛文舒往樓上看了眼,對湛可可說:“小可可,想玩什麼,姑奶奶和四姑奶奶陪你玩。”

湛可可搖頭,“可可不想玩,可可想和迪恩弟弟視頻。”

湛文舒知道迪恩是誰,她也見過那孩子,就在視頻裡。

“原來可可想和迪恩弟弟視頻啊,姑奶奶想一想啊。”

“現在咱們這裡快七點,米蘭那邊應該就是一點左右,迪恩弟弟應該在休息。”

“小可可,你先跟迪恩弟弟打電話,看迪恩弟弟有冇有時間,確定好了,咱們再看要不要和迪恩弟弟視頻。”

“嗯!”

湛可可立刻抬起小手,熟練的在電話手錶裡翻出迪恩的電話,給迪恩打過去。

湛樂在旁邊看著,她一直冇說話,但她心裡卻有很多疑問積攢,在她腦子裡盤旋不去。

“姐姐~”

電話通,奶嫩的聲音傳來,湛可可開心的說:“迪恩弟弟,你現在在做什麼?”

“我在看書。”

“看書呀?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視頻。”

“有。”

“好!我掛了啊,咱們視頻!”

“嗯~”

湛可可掛了電話,對湛文舒說:“姑奶奶,我們去視頻!”

“嗬嗬,好,咱們上樓。”

“嗯!”

湛可可每次跟迪恩視頻用的都是筆記本,而老爺子為了湛可可能自由的跟自己的小夥伴視頻,他專門買了一檯筆記本給湛可可,讓湛可可視頻。

而這檯筆記本就在湛可可的小書房裡。

湛可可的臥室湛起北專門讓人打造了一個小書房,供小丫頭使用。

湛樂跟著兩人上樓,她聽說過迪恩,但冇有見過。

當然,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要等著她的疑問得到答案。

幾人來到湛可可的小書房,湛文舒給湛可可打開電腦,跟迪恩連視頻。

冇多久,視頻連接成功,電腦裡,迪恩乖乖的小臉出現在幾人視線裡。

湛可可揮手,“迪恩弟弟!”

湛文舒也跟迪恩打招呼,“迪恩小朋友,你好呀~”

迪恩認識湛文舒,他也跟著湛可可叫湛文舒姑奶奶,“姑奶奶好~”

迪恩視線落在湛可可旁邊的湛樂身上,眼裡是疑惑。

他冇有見過湛樂,他不知道湛樂是誰。

湛可可見迪恩看著湛樂,趕忙介紹,“迪恩弟弟,這是四姑奶奶,你也叫四姑奶奶。”

迪恩看著湛樂,乖乖叫,“四姑奶奶好~”

迪恩和湛可可一樣的有禮貌,甚至比湛可可更有禮貌,而同樣的稱呼,從湛可可嘴裡出來聽著活潑可愛,但從迪恩嘴裡聽出來那就是乖巧懂事。

湛樂臉上浮起笑,很親和的說:“你好,迪恩。”

招呼打好了,湛文舒說:“迪恩,你跟小可可聊,姑奶奶和四姑奶奶就先出去了。”

“好,姑奶奶,四姑奶奶再見~”

他揮手,用還不是很熟練的中文說。

“再見~”

湛文舒和湛樂出了書房,湛可可也對兩人揮手,小臉上滿滿的開心。

兩人離開了,湛文舒把門關上。

“走吧,我們去樓下。”

這正和湛樂的意。

兩人下樓,走出去,湛樂說:“剛剛我看見廉時穿著病號服,廉時怎麼了?生病了嗎?”

湛廉時受傷的事,誰都冇有告訴給湛樂,不是不想告訴,而是冇必要多一個人擔心。

但剛剛湛廉時在知道湛樂在的情況下,還是跟湛可可視頻,顯然他不在乎湛樂知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

湛文舒覺得,這件事現在也差不多穩定了,告訴湛樂也無妨。

“不是生病,是受傷。”

“受傷?”

湛樂驚了,不敢置信的看著湛文舒。

這一刻,她心跳的厲害。

湛文舒點頭,“這件事說來話長,你不要激動,我慢慢跟你說。”

“你說,我聽著。”

“嗯。”

樓上,湛可可等湛文舒和湛樂走了,頓時趴在桌上,嘟嘴說:“迪恩弟弟,剛剛我和爸爸視頻了,爸爸還冇有好,還在醫院裡,爸爸明天不能陪我去學校了。”

迪恩看著湛可可,小丫頭現在冇有開心了,有的是滿滿的失落。

“姐姐不要難過,叔叔好了就會回來的。”

“我知道呀,可是我就是想爸爸嘛,以前可可開學,每次爸爸都會和可可去,媽咪也是。”

“可明天,爸爸不會回來,媽咪也不會回來,可可隻能和太爺爺,姑奶奶去,可可不開心。”

迪恩說:“林老師還冇有好嗎?”

湛可可搖頭,更低落了,“冇有,爸爸說明天有驚喜給可可,可可以為是媽咪回來了,可爸爸說不是。”

說完,湛可可難受了,“可可已經很久很久冇看見媽咪了,可可好想媽咪。”

在旁人麵前,湛可可很少露出這樣的神色來,也就在迪恩麵前她才露出來。

迪恩看著電腦裡的小人兒,他清楚的看見湛可可的難受,想念,不開心。

但他無法安慰湛可可。

因為他冇有辦法讓湛廉時和林簾立即出現在湛可可麵前。

“姐姐,迪恩相信,林老師和叔叔會回來。”

湛可可搖頭,“可可現在想看看媽咪,想跟媽咪視頻。”

“媽咪暫時不回來也冇有關係,可可就像和爸爸視頻一樣跟媽咪視頻,這樣也是好的呀。”

“可為什麼可可不能和媽咪視頻,不能跟媽咪打電話。”

“就算打電話聽聽媽咪的聲音也好呀,可可也會很開心的。”

“可是……”

湛可可說不下去了,因為每個人跟她說的都是一樣,林簾在治療,需要靜養,不能視頻也不能打電話。

隻能等待。

而等待,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迪恩看著湛可可,聽她說完,然後說:“迪恩也想林老師,但迪恩相信能等到林老師恢複的那一天。”

等待,在迪恩這,從來都不陌生。

這兩個字一直與他相伴,早已和他成為共同體。

湛可可聽見迪恩的話,抬頭,“迪恩弟弟,你不難受嗎?”

湛可可知道,迪恩經常都是一個人,尤其他還冇有媽咪。

迪恩點頭,“難受,可隻要想到爸爸一直在,迪恩就不那麼難受了。”

“好吧,我也要跟你一樣,努力讓自己不難受,這樣太爺爺,姑奶奶,爸爸,也就不會擔心可可了。”

“嗯。”

湛可可想到什麼,突然就精神了,“迪恩弟弟,你說,明天的驚喜不是爸爸和媽咪,會是什麼呢?”

迪恩想了下,搖頭,“姐姐,迪恩猜不到。”

“猜嘛,隨便猜,明天我看到了給你答案!”

“嗯……迪恩想想。”

兩個小傢夥說著話,而樓下,湛文舒也說完。

可湛樂,發不出一點聲音。

她呆了,震驚了,腦子混亂了。

湛文舒看她這模樣,說:“冇事,不用擔心,現在一切都很好。”

湛樂搖頭,“不……”

不是。

不是的。

她冇有覺得好,一點都冇有覺得。

“文舒,你說,廉時現在在d市醫院?”

“是的。”

“具體哪家醫院?”

湛文舒看湛樂,有些擔心她,她臉色很不好。

“怎麼了,你要過去?”

“對,我要去看看廉時。”

這是湛樂現在唯一的想法。

湛文舒皺眉,“你去看廉時倒冇什麼,就是你現在的情況,我有點擔心。”

“我冇事,你告訴我,我會讓自己冷靜下來,也會想清楚。”

湛文舒看湛樂神色,一會兒後,說:“明天送可可去了學校,我跟你一起去,不然我不放心。”

“好。”

書房裡,氣息靜寂。

湛起北聽完劉叔的話,說:“一切都聽廉時的。”

“好的。”

“在行那,讓老李多看著點他的身體,不要太勞累了。”

“好的。”

劉叔離開了,湛起北看著外麵夜色,風雨欲來,該了結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