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裝革履,一身沉穩。

付乘拿著一個牛皮袋,大步從走廊儘頭的拐角走出,出現在二十一樓。

保鏢看見他,都收回視線,看前方。

付乘筆直來到病房,長長的走廊上隻有他的腳步聲,清晰的敲在這二十一樓的安靜上。

他來到病房外,站定,然後敲了兩下門,走進去。

病房裡很安靜,這樣的安靜一點都不陌生。

隻要湛廉時在,就是這樣的氣息。

沉靜中讓你冷靜。

付乘緊了緊手裡的牛皮袋,來到病床前,看著坐在床上處理工作的人。

一週的時間,湛廉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

他的精神,氣色,已經看著和常人無異。

除了他的臉,不再和以往那般有血色。

“湛總,林小姐的母親有線索了。”

付乘遞上牛皮袋。

眼眸動,裡麵的深變化,病房裡的氣息也悄無聲息轉變。

湛廉時轉眸,接過牛皮袋,把裡麵的資料拿出來。

付乘冇說話,他看著湛廉時,神色有些和平常不一樣。

湛廉時拿出資料,視線落在這不薄的內容上。

付乘說:“根據之前調查出來的所有畫家的學生,我們進行篩選,有幾位符合,但調查後,都不是林小姐的母親。”

“根據您的指示,我們再次調查所有畫家,看他們是否有不為人知的學生。”

“就在今天,他們查到了符合林小姐母親身份的人。”

“可與此同時。”

付乘聲音停頓,然後說:“他們也查到,林小姐的母親,似乎和秦又百有關聯。”

一瞬,病房裡的氣息沉到地底,周遭所有聲音消儘。

這裡靜的針掉下去都能聽見。

湛廉時看著資料,眸未動,身形也未動,但他身上的氣息卻不一樣了。

秦又百。

這樣一個讓人找不到錯處,無比危險的人,竟然和林簾的母親有關聯。

這樣的結果,寧願是假的。

付乘看著湛廉時,他因為看資料而垂眸,那深濃的睫毛跟著垂下,蓋住他眼睛,從付乘這裡看,隻能看見一片深黑。

他看不到湛廉時的神色,也猜不到湛廉時現在的心緒。

但他想,湛總現在,對這個訊息怕是不願意相信。

就像他得知這個訊息時。

時間靜止,付乘也沉默,這裡似被時間遺忘,什麼都不複存在。

突然的,資料翻過的聲音,湛廉時出聲,“確定了?”

他聲音如常的深沉又低磁,聽不出任何情緒。

付乘頓了下,說:“林小姐母親原名林明月,她生下林小姐那一年二十一歲,懷林小姐那一年二十歲。”

“而我們調查的資料顯示,林小姐母親在和畫家荀鬆林老先生學畫畫時,是十九歲。”

“從那一年開始,林家的經濟逐漸變好。”

“因為林小姐的母親跟著荀鬆林學畫畫小有成就,不到一年的時間,林小姐母親的畫便有人買。”

“而當時,以林小姐母親的身份是不可能成為荀鬆林老先生的學生的。”

“這中間有一個引薦人,就是秦又百。”

湛廉時看著資料,聽著付乘的話,無聲。

付乘知道,湛廉時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們的人怎麼都冇有想到這件事會跟秦又百有關聯,所以當得知把林小姐母親引薦給荀鬆林老先生的人是秦又百後就立即停止了調查。”

“他們立刻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繼續查下去。”

“因為秦又百關係到柳家,我不敢貿然下決定,便讓他們停止對這件事的調查,然後讓他們把目前得到的資料整理好,先給我。”

“我給您看了後,您下指示,再決定要不要調查。”

“現在您手上的資料就是他們暫時調查出的結果。”

付乘說到這,可以說說完了。

可是,他們都知道,這個暫時的結果幾乎代表著肯定。

林簾的母親的確和秦又百有關聯。

因為,荀鬆林老先生在世時,和趙宏銘關係不錯,他也很賞識秦又百。

在荀鬆林老先生逝世前,秦又百都經常去看望荀鬆林。

兩人關係很好。

而林簾的母親,林明月,她的畫風,她是荀鬆林老先生關門弟子的事,從他們調查出來的畫就已經可以肯定。

所以,事情變得複雜了。

湛廉時冇再出聲,他看著資料,一頁頁,冇有半點錯漏。

病房裡安靜下來,這裡的氣息恢複到付乘來之前,靜的無聲。

可是,這安靜裡,壓著密密的弦,一個不經意,便會繃緊。

好久,湛廉時把資料放小桌上。

這一刻,他抬眸,眸裡深深夜色籠罩,把所有的東西都沉於黑暗,看不到一絲一毫。

他說:“做一件事。”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