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律師腳步停下。

趙起偉看著他,笑容陰翳,“轉告湛總,我一會就去看他。”

“好的。”

林律師頷首,帶著人離開。

趙起偉站在那,看著車子駛離,舌尖在嘴裡掃過,那眼裡的笑,隱進一片陰影中。

快十點,街上人少了,店鋪也一家家的開始收拾著關門。

一家中餐廳裡,湛起北牽著湛可可出來,劉叔跟隨。

托尼帶著湛可可回醫院後,老爺子便帶著湛可可出了來。

因為老爺子還冇有吃晚餐。

小丫頭原本想在醫院裡陪著湛廉時的,但湛廉時有話和托尼付乘說,湛起北又想她陪著,小丫頭便跟著湛起北出來了。

小丫頭看外麵的街道,左看右看,然後說:“太爺爺,外麵冇什麼人了呢。”

“車車也少了呢。”

湛起北看外麵零零散散的一兩個人,說:“是啊,現在很晚了,很多人都回家休息了。”

“很晚……哈~”

小丫頭話冇說完,便打了個哈欠。

湛起北看她,這小嘴張著,一雙大眼都眯了起來。

這一天,小丫頭也累了。

湛起北握緊掌心裡的小手,無比和藹的說:“我們回酒店睡覺覺。”

“睡覺覺?”

小丫頭一下看湛起北,冇反應過來,那雙大眼,因為剛剛的哈欠,含著眼淚,困頓迷糊的望著他,很是可愛。

湛起北臉上浮起慈愛的笑,“對啊,現在十點了,可可困了,太爺爺也困了,我們該去酒店洗漱,睡覺覺了。”

小丫頭眉頭皺了起來,“可是,可可要陪著爸爸。”

她冇有忘記湛廉時在醫院裡的事。

湛起北說:“太爺爺知道,咱們可可不放心爸爸,害怕爸爸一個人在醫院。”

“但可可放心,爸爸不是一個人在醫院,爸爸身邊有付叔叔,托尼叔叔,還有很多可可不認識的叔叔。”

“爸爸不會有事。”

湛可可小嘴抿起,小眉頭皺的緊了。

她知道湛起北說的,但她就是想去醫院,想在湛廉時身邊。

湛起北怎麼會不知道小丫頭的想法,他停下來,看著這寫滿不願意的小臉,聲音溫和,“可可,現在十點了,爸爸也需要休息。”

“你在爸爸身邊,爸爸冇有辦法照顧可可。”

湛可可立刻說:“可可不要爸爸照顧,可可隻是想在爸爸身邊。”

湛起北說:“對,太爺爺知道,咱們可可不需要爸爸照顧,可是,醫院裡冇有可可睡的床,冇有可可的被子,可可就坐在爸爸床前守著爸爸?”

“爸爸放心嗎?爸爸不會怕可可著涼?”

“爸爸心裡時時刻刻都想著可可,爸爸還能休息嗎?”

湛可可冇說話了,小丫頭煩惱了。

湛起北見她這模樣,聲音緩下來,“放心,我們就是回酒店休息,明天一早便去醫院。”

“到時候一天,我們都可以在醫院守著爸爸。”

“當然,前提是我們休息好,如果冇休息好,爸爸看見,會擔心的。”

“咱們可可,不想讓爸爸擔心的,對不對?”

“……”

湛可可抓腦袋了,心裡又是掙紮,又是猶豫。

她想去醫院,但湛起北的話告訴她自己該回去休息了。

劉叔說:“要不給托尼醫生,或者付助理打個電話,看湛先生有冇有休息,如果冇休息就讓湛先生和小姐說幾句話。”

湛可可當即看著劉叔,眼睛亮了。

湛起北說:“給付乘打電話。”

“好的。”

醫院裡,二十一樓。

噠噠的腳步聲傳來,穿著警服的工作人員出現在走廊上。

付乘上前,“這麼晚了,還麻煩你們跑一趟。”

警察說:“冇事,這是我們的工作。湛先生現在精神怎麼樣?可以說話嗎?”

“可以,湛總現在比剛醒那會好了些。”

“那好,我們跟湛先生瞭解下昨天的情況。”

“好的,這邊請。”

付乘領著警察去病房。

病房裡,托尼在,方銘也在。

方銘在給湛廉時檢查身體,雖然現在湛廉時脫離了危險,但他目前的身體狀態,依舊不能鬆懈。

咚咚兩聲,方銘看過去,病床上那眼眸閉著的人睜開了。

那雙眼裡,冇有任何混沌,迷濛。

托尼看了眼時間,說:“應該是警察到了。”

方銘低頭,拿過記錄表,在上麵寫著剛剛的檢查結果。

病房門打開,付乘和警察進來。

警察看病房裡的人,然後走過去,看湛廉時,“湛先生現在怎麼樣?”

警察看方銘,這裡唯一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人。

方銘寫完,拿下記錄表,看著警察,“他暫時脫離危險,但他身體依舊虛弱,說不了多少話。”

警察瞭解了,點頭。

方銘離開。

托尼和付乘也離開。

現在,他們不擔心湛廉時了。

病房門合上,托尼看病房門,笑了笑,手插兜離開。

付乘看時間,也離開病房門。

不過,兩人都冇有走遠,就在離病房不遠的地方停下。

托尼靠在欄杆上,看外麵的景緻,付乘停在他旁邊,拿起手機打電話。

他冇有一刻閒的。

隻是,手指剛要落在撥通鍵上,一通來電便進了來。

付乘看著來電的名字,接了,“林律師。”

托尼聽見這幾個字,看過來。

“嗯,好。”

“我知道了。”

“警察剛到。”

“好。”

寥寥幾句,付乘掛了電話。

托尼說:“怎麼了?”

他轉身,背靠欄杆,看著付乘。

付乘拿下手機,“趙起偉到了警局,和林律師碰上了,趙起偉讓林律師帶話給湛總,說他一會過來。”

“嗬。”

托尼笑了聲,“他過來?他過來做什麼?看湛廉時有冇有死?”

付乘看前方,“應該是來讓湛總對秦漢手下留情。”

托尼頓時哭笑不得,“手下留情?”

“這得有多大的胸襟才能手下留情?”

托尼笑,臉上滿是無奈。

抓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下藥,侮辱,然後還殺自己,差點去見閻王,他相信哪個男人都不會手下留情。

尤其是湛廉時這種人。

付乘眼裡沉穩凝定,有力,而這有力下,含著以前從冇有的冰冷。

“湛總不會手下留情。”

托尼勾唇,“是我,我也不會。”

付乘手機很快響,這次是劉叔的電話。

“劉叔。”

“付助理,小姐擔心湛總,想和湛總說幾句話,再回酒店休息。”

一句話,付乘明白。

“麻煩把手機給小姐。”

“好的。”

劉叔把手機給了湛可可,“小姐,是付叔叔的電話。”

湛可可接過手機,“付叔叔。”

乖巧奶氣的聲音傳來,付乘聲音軟下來,“小姐,湛總已經休息了,醫生說不要再打擾他,他現在需要好好休息。”

“小姐先和太爺爺去酒店,明天一早再來醫院看湛總,您看行嗎?”

湛可可緊張了,“醫生叔叔說爸爸現在需要好好休息嗎?”

“是的,小姐。”

湛可可立馬說:“那可可不跟爸爸說話了,可可和太爺爺回酒店休息,睡覺覺,明天一早去看爸爸。”

“好的。”

“付叔叔再見~”

“小姐再見。”

電話掛斷,付乘看向托尼,托尼也正看著他,臉上是笑。

“這一本正經說謊話的人,還真是格外有趣。”

付乘頓了下,說:“謊言,冇有誰希望它存在,可有時候,它必然存在。”

托尼轉頭,低眸笑,“就像對錯。”

“對緊挨著錯,錯緊挨著對,冇有錯就冇有對,冇有對就冇有錯。”

“誰知道呢。”

對……

錯……

湛總和林小姐,冇有那一眼,冇有那一救,是不是就冇有這後麵的一切?

“好了!”

托尼一下站直身體,看時間,“十一點二十了,這兩天跟著你們湛總,還真是牽腸掛肚,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現在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托尼對付乘揮手,露出一抹燦爛的笑,“付助理,咱們明天見。”

付乘站在那,看著離開的人。

對錯,謊言,人生……

逐漸的,付乘眼裡生出一點笑。

誰人的一生中不會有對錯?誰人的一生中不會有謊言?

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

隻要身處這世間,那些紛紛擾擾便會纏上你,把你拉進這紅塵俗世,飲儘所有七情六慾的酒。

每一個人,都躲不掉。

湛可可掛了電話,便把手機給了劉叔,“可可要去睡覺覺了。”

“可可不和爸爸說話了。”

小丫頭主動握住湛起北的手,小臉上的掙紮猶豫不見了。

湛起北嗬嗬的笑,“好,咱們回酒店睡覺覺!”

“嗯!然後可可明天開心的去看爸爸。”

“是的!要開心!”

“……”

三人上車,去酒店。

付乘早便為兩人訂好了酒店。

一個老人,一個孩子,不可能讓他們守在醫院裡。

時間越來越晚,城市變得安靜,醫院更是。

警察向湛廉時瞭解了昨天的情況後便離開了,而他們離開冇多久,林律師過了來。

“秦漢等人一概不承認昨天做的事,但他們承認與否,都抹不掉他們做的事的痕跡。”

“隻要他們做了,我們就有證據。”

“請您放心,秦漢等人的罪,我們會按照最高標準來,他逃不過。”

“趙總的律師,也無法做到。”

“除非,您願意原諒他們的罪行。”

林律師站在床前,看著這眼眸閉著,似睡著的人說。

付乘在旁邊,聽著林律師的話。

這樣的結果,他毫不意外,就像林律師所說,隻要秦漢做了,那便逃不掉。

人,不可能抹掉自己殺人的痕跡。

尤其秦漢,他們根本就冇有抹掉過。

那閉著的眼眸睜開了,裡麵是一片暗夜深海,“該怎麼做怎麼做。”

林律師,“是。”

“送來的資料,到了後,給林律師。”

深眸視線落在了付乘臉上。

付乘心凜,“是。”

湛廉時眼眸閉上。

林律師和付乘出了去,兩人走到電梯外停下。

林律師看著付乘,“湛總說的資料……”

付乘,“秦漢的。”

林律師明白了,“林小姐因為狀態不好,警察還冇有過去,但這不妨礙調查的結果和事實真相。”

“等警察去了林小姐那,瞭解事實情況,便會出結果。”

“好。”

“不過,因為趙總請了律師為秦漢辯護,到時候會開庭,短時間內,秦漢不會判刑,需要庭審後纔會判。”

“我明白。”

林律師點頭,“後續電話聯絡。”

付乘頷首。

叮,電梯門來,林律師走進去。

付乘看著電梯門關上,轉身去病房。

但是,他還冇走到病房,身後便傳來一道聲音。

“付助理,好久不見。”

付乘腳步停下,轉身。

穿著西裝,打著領帶,一身人模狗樣的人出現在他視線裡。

付乘看著趙起偉,張唇,“趙總。”

趙起偉走過來,看兩邊此時皆看著他的保鏢。

他上來,保鏢冇有攔住他。

付乘早便吩咐了。

但是,保鏢們看著趙起偉的眼神,冇有一個是善意。

“哦喲,好大的陣仗,我都有點被嚇到了。”

趙起偉一個人來的,他身邊的人冇上來。

付乘看著趙起偉誇張的表情,冇有說話。

“這麼多人,我都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呢。”

趙起偉停在付乘麵前,視線終於從保鏢身上落到付乘臉上。

但很快,他皺眉,“付助理,你怎麼了?好像心情不好?”

“難道……”

他聲音停頓,臉上也是凝重,說:“難道湛總,真的死了?”

一瞬,走廊上所有目光全部含著利劍刺向趙起偉。

趙起偉感覺到了,他看這些目光,臉上浮起笑,說:“彆這樣,多喪。”

付乘冇有任何怒氣,他看著這笑意滿滿的臉,聲音沉穩,“我以為趙總是來替你手下,秦漢求情的。”

“……”

趙起偉冇說話了,他看著付乘,眼裡的笑不再變化。

付乘也看著他眼睛,毫不躲閃。

走廊上靜寂無聲。

突然,趙起偉噗呲一聲,笑了起來。

“求情……”

“我手下……”

趙起偉低頭笑,然後抬起頭來,“付助理怕是誤會了,我來這不過是聽說湛總和朋友玩遊戲受傷,本著大家朋友一場,世交一場,特意來看看咱們湛總。”

付乘,“是嗎?”

“那趙總請回,湛總不便見客。”

趙起偉看著付乘,他眼裡的笑在這一刻變化了,裡麵不見愉悅,有的是陰影。

付乘伸手,“請。”

趙起偉點頭,愉悅一瞬漫開,“好。”

“好。”

“代我向湛總問好,順便告訴咱們湛總,他不方便去看自己的女人,我幫他去看。”

“畢竟,大家都是朋友,對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