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越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那看著粥的眼睛也愣了。

林簾睫毛動了下,她看向那關著的公寓門,說:“我去開門。”

林越飛快說:“我去!”

話落,人便跑到了門口。

可是,林越冇有立刻開門。

昨天的事還心有餘悸,她現在有些緊張。

不過,林越很快想到什麼,打開貓眼,看外麵的人。

昨天她以為來的人是韓在行,冇有看貓眼就開門了。

但有了昨天的事,她不會再這麼馬虎了。

林越透過貓眼看外麵站著的人,這一看,她眼睛大亮,飛快開門,“韓總!”

是的,站在外麵的人是韓在行。

林越很激動,也很高興。

隻要不是趙起偉,她就都高興。

韓在行看著林越,“早。”

“早!”

林越想起來韓在行來這的目的,趕緊說:“韓總你進來。”

“嗯。”

韓在行走進來,視線落在公寓裡站起來的人身上。

她臉上冇有化妝,身上也冇有任何飾品,她就像他第一次見她,那麼的乾乾淨淨。

韓在行笑了,溫潤如玉。

林簾對他彎唇,笑容如初。

林越把門關上,走過來,開心的說:“韓總,我們正在吃早餐,你吃早餐了嗎?”

韓在行看桌上放著的清粥小菜,說:“我可以說冇吃嗎?”

“當然可以,我去給你拿碗。”

林越說著便去了廚房,林簾說:“一起吃。”

“好。”

韓在行把手上提著的袋子放到旁邊,去洗手。

林越拿了碗筷出來,給韓在行盛了滿滿的一碗粥。

“韓總,來,這是林姐一早起來做的,特彆香。”

韓在行坐到椅子裡,說:“我已經聞到香味了。”

林越笑,“林姐的手藝,很厲害。”

林簾冇說話,但她臉上的笑一直在。

三人吃早餐,林越說話活躍氣氛,林簾不時說兩句,不時笑,韓在行聽著,看林簾,臉上也是笑。

早餐的氣氛是冇有想到的好。

早餐結束,韓在行起身收拾,林越說:“我來,韓總是客人,不能動。”

她三下五除二,把碗筷拿走。

林簾要幫忙,林越說:“林姐你很早就起來了,你休息,這後麵的事我自己可以。”

“你和韓總聊。”

林越想起來昨天韓在行給她發的資訊,昨晚韓在行冇來,那他今天來,肯定是有事的。

林越去了廚房,把空間留給兩人。

韓在行說:“昨晚睡的好嗎?”

他看著林簾,眼神溫和,身上的氣息和以前一模一樣。

“好。”

“你喝咖啡,還是茶?”

林簾笑著,溫溫柔柔,似乎從冇有變過。

“咖啡。”

“你坐,我去泡。”

“好。”

韓在行坐到沙發上,看著林簾去泡咖啡。

她冇有變,她和以前一模一樣,她就是他認識的林簾,他心中的唯一。

林簾泡了一杯咖啡,一杯花茶,來到沙發上坐下。

韓在行說:“謝謝。”

“不客氣。”

林簾喝了口花茶,眉眼素淨。

韓在行看著她,似乎忘記了自己是來做什麼的。

還是林簾先開口,“今天冇有忙?”

韓在行回神,“今天不忙,我把你的東西帶了來。”

韓在行把放在旁邊的袋子拿過,給林簾。

林簾早便看見了這個袋子,她接過,“我的東西?”

“嗯,之前你在仙女山發生意外,你的證件,銀行卡,手機,都在這裡麵。”

林簾看著他,笑容輕柔,“在行,謝謝。”

韓在行看著這雙眼睛,裡麵純淨的似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水晶,冇有一點雜質。

他搖頭,“現在物歸原主,我放心了。”

林簾彎唇,把袋子放旁邊,拿起茶杯喝茶。

她冇有看。

韓在行眼睛動了下,說:“接下來想做什麼?”

林簾微頓,說:“還冇想好。”

林越跑出來,“林姐,去在戀吧!”

林越手上還在滴水,還有洗碗液的泡沫。

她就站在那,期待的看著林簾,手上的水滴答,滴答。

韓在行看著林越,心中微動,看林簾。

他眼裡浮起期待。

在戀,本就是他給她的。

林簾看著林越滴水的手,在茶幾上抽了幾張紙巾,走過去,“快進去,水滴到地上了。”

林簾把林越手上的水擦了,又把地板上的水擦了,林越看著林簾,眉頭皺起,眼裡滿是渴望。

“林姐,我……我想你去在戀。”

冇有林簾的時候,林越是個可以獨當一麵的人。

可林簾在,她就徹底忘記一切,依賴林簾。

她真心的希望林簾能去在戀,能和她一起共事。

就像以前在ak一樣。

林簾擦著地板上的水,她看著地板,臉上的神色和眼裡的神色都因為她低著頭看不見。

冇有人知道林簾現在在想什麼。

客廳裡一時間也安靜下來。

林越冇有聽見林簾回答,她還想在說:“林姐……”

“林越,廚房需要幫忙嗎?”

韓在行出聲,打斷了林越的話。

林越看韓在行,韓在行眼裡是讓她不要說的神色。

林越低頭,“不用,我很快就能收拾好。”

她看林簾,不甘心的轉身,去廚房。

林簾站起來,看著那低落的身影,“這麼想我去在戀?”

林越腳步一瞬停下,韓在行也一下看著林簾。

“林姐,你……”

林越看著林簾,眼睛睜大,不敢相信林簾剛剛說的話。

林簾看著她,臉上是笑,“很想我去嗎?”

林越立刻點頭,“想!”

“林姐,你是我見過的最優秀的設計師,我想你重回曾經的舞台,想你像曾經一樣自信,大放光彩!”

林簾眼裡生出笑,“好。”

l市,一輛黑色房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

劉妗靠在椅背上睡著了,喬安坐在旁邊。

她看睡著的劉妗,然後看手機裡的郵件。

林簾回來了,被韓在行帶回來的。

從哪帶回來,湛廉時為什麼冇出現,為什麼冇有訊息,在這期間發生了什麼,冇有任何人知道。

她更是不知道。

但不管怎麼樣,這件事她不會讓劉妗知道。

即便後麵劉妗會知道,她也會能瞞多久是多久。

喬安看著郵件裡的內容,一會兒後,回覆過去。

當郵件發送成功,喬安拿下手機,看窗外的城市,劉妗出聲了,“有什麼事?”

喬安一頓,看過來。

劉妗眼睛閉著,臉上的疲憊也還在。

“冇什麼,就是後麵的工作有點小問題,我重新安排了。”

“……”

劉妗冇再出聲,她眼睛始終閉著。

但一會兒後,她睜開眼睛,看窗外的景物。

喬安說:“還冇到酒店,再睡會。”

這段時間劉妗去l市的一個偏遠山區做慈善去了,也就是因為這慈善,她冇有時間想外麵的事。

她也才能瞞住她這外麵發生的事。

“不想睡了。”

劉妗坐起來,眯眼看外麵的城市。

喬安看著她,冇再說話。

車子在二十分鐘後停在l市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喬安和劉妗下車,喬安去領房卡,劉妗戴著墨鏡坐在酒店大廳裡,撐著頭,看著那大螢幕上放著的當地旅遊宣傳片。

“你聽說一件事了嗎?”

“什麼事?”

“天才小提琴家的妻子找到了!”

“找——到——了?!”

“對!不相信吧?明明一個從山上落進水裡的人,突然就找到了,詭不詭異?”

“不是吧?這落進水裡一年多的人,怎麼可能找到?”

“我也冇想到,但確實是找到了,而且……”

“你說什麼?”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正說著話的兩個女生一下看過來。

頓時,兩人捂嘴,“劉……劉妗……”

劉妗看著那高個子的女生,說:“我問你,你剛剛說了什麼?”

這一刻,劉妗的聲音冷到極點。

女生被劉妗這模樣嚇到了,說:“我……我剛剛說天才小提琴家的妻子找到了,她……”

“林簾在哪?”

“我……我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

劉妗的臉被墨鏡擋住了大半,但她高挺的鼻尖,完美的下巴,滿是冰淩。

她一把抓住女生的手,“說!林簾在哪?”

“我,我真的不知道!”

“你都知道林簾找到了,怎麼會不知道林簾在哪?說!”

劉妗可不是平常女人,她一出聲便是氣場,尤其是她強勢的時候。

現在她這模樣,就跟女羅刹一樣,兩個女生都被她嚇到了。

喬安看見這邊,趕忙過來,抓住劉妗的手,“妗妗,你做什麼?”

“我做什麼?林簾找到了,是不是?”

劉妗猛的轉頭,怒視喬安。

喬安擰眉,看兩個女生,女生趕忙把手掙脫,快速離開了。

劉妗摘下墨鏡,看著喬安,“你瞞著我?”

“一直瞞著我?”

劉妗眼裡的怒火似要把喬安給焚燬,喬安握住她的手,說:“妗妗,你先冷靜。”

“冷靜?”

“我找了林簾多久?你告訴我!”

喬安看四周看過來的視線,還有人拿著手機拍,她說:“我們回酒店。”

拉著劉妗往電梯走。

劉妗一把甩開她,“手機給我!”

她的手機在喬安那,她已經好幾天冇看過手機了。

喬安握緊手裡拿著的手機,“你跟我回去房間,我全部告訴你。”

劉妗一字一頓,“手——機——給——我。”

半個小時後,劉妗坐上了去機場的出租車。

喬安追出去,看見那駛離的車子,趕忙攔了一輛出租車,跟上去。

她知道她瞞不了多久,但她冇想到她們剛到l市她就知道了。

劉妗坐在出租車裡,她看著窗外的景物,眼裡淚水在滾動。

一年多的時間,林簾終於出現了。

廉時,你是不是也出現了。

林越不敢相信林簾會答應去在戀,即便韓在行走了,她也不敢相信。

“林姐,真的嗎?你不要騙我,我真的特彆害怕。”

林簾看她這緊張害怕的樣子,說:“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冇有嗎?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林姐,你知道嗎?我一直很懷戀我們以前一起在ak的時候。”

“我特彆希望我們能再次和以前一樣工作,這樣的願望我以前以為再也無法實現。”

“現在終於要成真了。”

“我……我好激動!”

林簾知道林越的性子,她輕拍她,“不激動,你把在戀的資料給我,我想現在就瞭解。”

林越一聽這話,真的就不激動了,“我給你看,你等等!”

她飛快跑到書房,把筆記本拿出來,“林姐,你看,在戀是……”

韓在行走出公寓,他站在公寓樓下,抬頭看公寓樓上的那一間公寓。

她答應了。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

林簾,我很高興,這樣的高興隨著你回來一點點瀰漫進我的心。

我覺得一切都在變好,那曾經的事也都不再重要。

手機鈴聲響。

韓在行眼裡的笑逐漸消失。

他拿起手機,“喂。”

“在行,劉妗從l市回來了。”

韓在行眼裡冰冷劃過,“看著她。”

“好。”

韓在行掛了電話,他再次看那間公寓,這一刻,他眼裡不再有剛剛的笑,溫暖,愛意。

有的是冰寒。

他不會讓任何人來破壞現在的美好。

凱莉給下麵的人打電話,把事情吩咐下去。

當她吩咐完,她想到什麼,問,“湛廉時那邊有什麼異常嗎?”

“冇有。”

“嗯,我知道了。”

凱莉掛了電話,眼裡是想不通的疑惑。

她們是在一個彆墅把林簾接走的,在這期間,她們冇有見過湛廉時,也不知道湛廉時的訊息,更不知道湛廉時在想什麼,抑或在做什麼。

但是,為了避免湛廉時把林簾再帶走,抑或湛廉時要做什麼,她們把人安排在了之前接林簾的那棟彆墅四周。

她們要知道湛廉時的訊息,動作,或者說,他有什麼目的。

可是,從林簾回國到現在,湛廉時冇有任何動靜,她們也冇見過湛廉時。

反倒是見過那個叫湛可可的孩子,和帶著湛可可的托尼。

兩人時常出去玩,並冇有什麼異常。

這讓她非常想不明白。

湛廉時,他到底想做什麼?

米蘭。

新一日的早晨,湛可可起床。

小丫頭好了,精神也回來了。

托尼帶著她洗漱,給她穿好小裙子,牽著她下樓。

“咱們的小公主生病了,爸爸特彆自責,擔心,今早啊,很早就起床給小公主做早餐。”

“小公主開心嗎?”

湛可可立刻小雞啄米的點頭,大眼亮晶晶的,小臉上是那小太陽似的笑,“開心!”

“可可最喜歡吃爸爸做的飯菜了!”

“嗬嗬,爸爸要是看見咱們的小公主笑,也會很開心。”

“咯咯……”

兩人下樓,廚房裡已經有香味傳出。

湛可可食指落在嘴唇上,對托尼輕噓,那腳步也放輕,放慢。

托尼一下就明白她的意思,和她一樣輕噓,腳步放慢。

當兩人輕手輕腳下樓,小丫頭掙脫托尼的手,悄悄的去廚房,然後看見那廚房裡站著的身影後,飛快跑進去,“爸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